瀕死資訊的省思

陸達誠

數年前一位遠房的表親去世。葬禮結束後數天,她的小女兒與我(她的小表舅)聯絡上,表示心中強烈的哀痛。為了安慰她,我把以前在《恆毅》發表的二篇文章寄給她:其一是<快樂得想死>(886),其二是<走過生生的關卡>(896)。她讀了頗感安慰,相信虔誠信天主的母親已活到「第二生」堨h了。未幾,她告訴我有一位同事送她一卷錄影帶《天外有天》,是六個有過瀕死經驗的人所作的見證。她說看了那個記錄片後,心中的牽掛大為紓解,她相信母親現在活得很好。我請她給我寄一個拷貝來。收到後,一看之下,果然不失所望。從此以後,這個五十分鐘的片子成了修我的「生死學」的學生必看的影片。

這六位死而復生的人都住在美國。其中有一位是前蘇俄的情報員,被鎗殺死的。其他的有的是車禍或意外死的,有的是自殺身亡的。寫《死亡九分鐘》的李濟醫師亦身歷其中。他們冷靜而喜悅地敘說一份難得的經驗。類似之處計有:身浮空中,看別人處理自己的身體、疼痛消除、聽到特殊的聲音、穿過黑色的通道、見到光明的新天地、重遇一些親人。有一位慈祥的靈體來歡迎他們。祂對來者沒有任何責斥的言辭,洋溢著愛與寬恕的光暈,只詢問他們是否曾以「愛」生活過。他們會在剎那間回顧自己的一生,以後他們可以決定要回到塵世與否。這六位朋友一致表示最初沒有人願意回來,因為那個境界實在太美好。如果不因特殊使命,如照顧未成年的孩子或老母,他們決不會選擇回來。這些人回來後都說死亡沒什麼可怕之處,他們不再怕死。他們現在都相信神,並願意今後要以愛心來度餘生。從他們臉上透現的喜悅和自信叫人無法置疑。

或許有人會說:既然這些人回來了,他們並沒有跨過死亡的門檻,他們說的不能算是彼界的信息。另有報導稱外科醫師在刺激右腦的「角腦」時,會使接受實驗者產生靈魂離體的經驗(中國時報91920)。但請別忘:「周大觀基金會」推估「國內近十二萬民眾曾有瀕死經驗」;又說「根據一九九四年美國蓋洛普的民調:美國二億人口中有一千三百萬人」有過這類經驗(中國時報91718)。這些人都因角腦受到剌激而有了這種經驗嗎?

最先研究瀕死現象的是一位美國精神科醫師雷蒙•穆迪。上述的影片《天外有天》是他製作的。雷氏於1969年獲取哲學博士學位後,任教於東卡羅來納大學。三年後改讀醫科,主修精神科,研究生死學,寫成《生後之生》等書。三十年後的今天研究瀕死經驗的「人體生命科學」已成顯學。國內孫安迪醫師自稱曾有三次離體的經驗(中國時報891028)。(附記:孫醫師在台大就學時參加天主教同學會,應當是教友吧)。雖然瀕死的情節並未普遍到百分之一百,但其比例甚高,不容吾人忽視,寧可信其有吧!

其實,為接受這類的報導,對有宗教信仰的人沒有太大困難。對基督徒更不難。瀕死經驗與我們的信仰非常吻合,我們不是相信耶穌和聖母媽媽會在我們生命最後一刻來歡迎我們進入永生嗎?而無限仁慈的天父不是正像那位充滿慈愛與寬恕之情的靈體,不會一見我們就要修理我們?

瀕死經驗傳達的訊息首先是人死後一定繼續活著。而對大部份人來說,死亡不會是一件可怕的事,相反,它是一個幸福和平安的回家經驗。天主的仁愛遠勝於公義,這是習慣於嚴苛判斷的世間之人無法全然了解的。最後,我們要記得那六位朋友告訴我們的堅志:要以愛活不去。生是為了愛。這是瀕死經驗最重要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