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格和洗者若翰的完結篇

田毓英

若翰入獄,深知自己有被殺的危險。他一直以為天主給他?示的天主的羔羊∼耶穌,就是默西亞。但他對默西亞的意義並不十分了解,他可能和一般的猶太人所期待的默西亞一樣,是來復興以色列的光耀威赫的君王,而耶穌的言行並不符合這樣的默西亞,他就派兩個門徒去問個究竟。耶穌用依撒意亞先知關於祂的預言回答他們。耶穌知道,不相信默西亞(是這樣)的人會起反感,而遠離祂甚至殺害祂,所以祂說:「凡不因我而絆倒的,是有福的!」(瑪十一6)

默西亞不是一位威風凜凜的君王,祂的前驅也不是什麼顯貴,而是先知書上所預言的厄里亞。然而,儘管他住在曠野,穿的是「駱駝毛做的衣服,腰間束著皮帶,他的食物是蝗虫和野蜜」(瑪三5-6),和原始人一無二致,不是穿細軟衣服住在宮中的高官顯貴,但因為他是默西亞的前驅,所以他在婦女所生的子女中是最大的,但這只是指他的職務而言,真正的大在於永恆:在天國中的任何人都比默西亞的前驅大(參考瑪十一11)

接下來的12-14節,各種版本有各自的解釋,譯文也各不相同。思高版的譯文是:「由洗者若翰的日子直到如今,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以猛力奪取的人,就攫取了它,因為眾先知和法律講說預言,直到若翰為止。」

考諸英文及西班牙文版,譯文都和思高版有出入。

首先,思高版中的「就攫取了它」是過去式,而筆者所掌握的西班牙文版全都是(不表示時間的)簡單的現在式;英文版雖有的是現在進行式,也有的是簡單的現在式,(而現在進行式在文章的脈絡中前後矛盾),重要的是沒有一個版本用過去式,可見簡單的現在式才是這幾句話所要表達的意義,這段話才能前後貫通。簡單的現在式在這裡擔負著重大的任務。因為,儘管從法律和先知時代天國就以猛力攫取,但天國卻是古今都能這樣(以搏鬥)攫取的。總之,這句話應該是簡單的現在式。

思高版的「眾先知和法律講說預言」,和英西版的譯文出入更大。「眾先知和法律」應是:「眾先知如同法律那樣」:「講說」二字應該是「說了」,簡單的過去式,表明有過這樣的事,思高版卻未表明。「預言」應改為「先知話」,意思是代天主說了話,教導了人如何攫取天國。所以「眾先知和法律講說預言」應改為「眾先知如同法律那樣都說了先知話(教導了攫取天國之道)」。

另外,「若翰的日子」和「直到若翰為止」指的是什麼?

若翰既是先知,先知始自亙古,梅瑟就是法律時代的大先知,「若翰的日子」自然始自梅瑟五書所表達的法律時代,也就是在默西亞出現之前的甚至創世時代。「直到若翰為止」中的若翰則具體地只指若翰本人而言,「到若翰為止」意即:「直到現在的若翰時代」。其全句的意思是:「古代的法律和先知都代天主說了話,都教導了以猛力攫取天國的道理,而用猛力攫取的人就會攫取到天國。」

由這些譯文來了解,這整段似乎可以這樣翻譯:「(若翰雖然不是什麼達官顯貴,但他是默西亞的前驅,由職位來說,)他是婦女所生的兒子中最大的。(但人的真正價值,在於天國中的生命,不在職務上,所以)進入天國的人,都比做默西亞的前驅大(都勝過做默西亞前驅的職務)(那麼,天國要如何獲得呢?要以猛力攫取。)自從法律和先知們的時代(若翰的日子)開始,直到現在,天國是用強力(以搏鬥)爭取的(不是憑空獲得的)。而爭取的人就會爭取到(無時間性的現在式:意即過去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如此)。怎麼知道是用猛力攫取的呢?因為法律和先知直到若翰時代都代天主說了話(都教導了人如何攫取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