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要理班

多默修女

我有打盹的毛病,特別是在彌撒中,因此神父見到我就說:「陸修女很會睡覺。」我也坦然應答:「特別是在您講道理的時候。」

每逢主日天,教友帶著自己的孩子進堂參與彌撒,神父願意小孩子們在最前面。當神父講道理時,孩子們就會在那裡說笑打鬧,惹得教友們分心。有一天,我向神父說:「神父,當你講道理時,我把孩子們帶出聖堂,講他們聽得懂的故事或要理問答,聽完就可給他們開聖體了,你說好嗎?」神父說:「去吧!免得妳在聖堂打瞌睡,但在我講完道理,唸信經時,一定帶他們進來。」我允諾一定會讓他們參與全彌撒。然而,這廿幾個孩子進出聖堂總會有一陣亂象,於是我建議神父,讓孩子們跪在後邊,避免大家分心。一年之後,孩子們的要理也聽了不少,其中有好幾位能開聖體的孩子,神父看了好高興。

大林天主堂庭院寬大,院中有幾棵大樹,顯得分外陰涼,附近的孩子們都喜歡到這裡來玩。下課後,孩子們在家裡待不下去,都只好到教堂來。聖家幼稚園設置在天主堂內,上課時庭院是屬於幼稚園的,下課後,附近的孩子們就來個共享共用,弄得不像個幼稚園,而這些孩子們的家長只願他們的孩子來玩,到了上幼稚園,就送他們到別的幼稚園去讀。

神父本來每週給一位董醫生講一次要理,他看我對福傳有興趣,就把董醫生講要理的責任交給我。有一天,我去買菜時,遇到一位自糖廠退休的江先生,年老多病,每天上下樓非常困難;我每天去看他,替他買菜,送東西給他吃;他住醫院,我去看他。以後江先生也領洗了,每主日來參與彌撒,成為一位非常熱心的教友。每個星期六,我也陪著神父去榮家為榮友們服務。

大林的教友多半是軍眷,死亡率也特別高,每個月至少有兩三位老人去世,我是唯一能陪神父去殯儀館的修女,從輔祭、讀經、唱聖歌、告別禮,一直送到墓地都是我的事情,因為我的同伴都忙著給小朋友上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