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壯士斷臂之志,破群魔巧佈之局

徐錦堯

那時候,耶穌充滿聖神,從約旦河回來,被聖神領到荒野裡去,受魔鬼的試探四十天之久。(面對著魔鬼三次的試探)耶穌回答說:「經上記載:『人不但靠餅,也靠發自天主口中的話而生活。』…經上記載:『你要朝拜上主、你的天主,單單侍奉他。』經上記載:『你不可試探上主、你的天主。』(路四1-13節錄)

在瑪竇福音的記載中,耶穌最後還加上了一句驅魔式的、疾言厲色的、聲如洪鐘的話:「去罷!撒殫!」或譯為「撒殫!走開!」(瑪四10

「去罷!」「走開!」我們在讀到福音的這個片段時,簡直是如見耶穌其人,如聞耶穌其聲。我們彷彿見到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在正氣凜然地把惡魔痛斥到抱頭鼠竄。在「天主的人」面前,怎容惡魔肆虐!

「去罷!」這是一個決絕的斥責,一個沒有妥協的拒絕。

「走開!」耶穌的聲音具有雷霆萬鈞之力,蘊含著懾人的天威,?發出天地之主對一切邪魔歪道的鄙夷和震怒。

如果我們純從耶穌的「人性」去看,我們更會看到一個中國古人夢寐以求的完人典範:人確實可以達到「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地步;這是一個富貴不能使他迷惑腐化,貧賤不能動搖他的高潔操守,威武不能使他屈服變節的人,這就是孟子所說的「大丈夫」。

人原來也確有能力做到「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的境界,即在任何環境中,無論是富貴、貧窮,或順境、逆境,都能恰到好處、恰如其分地,做個堂堂正正的人。

作為一個百分之百的人,耶穌的外表一定沒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否則,他的同鄉也不會拒絕他、輕視他,甚至膽敢「起來把他趕出城外,領他到了山崖上,要把他推下去。」(路四29)因為在許多人的眼中,耶穌只不過是「若瑟的兒子」而已!(路四22)

這個真真實實的、在各方面都和我們相似的人,現今在荒野裡,已經在守齋、祈禱中渡過了四十個晝夜;他顯然面容憔悴、饑腸轆轆,站起來時一定也是弱不禁風、搖搖欲墜的了。魔鬼見到這個牠不知來歷、卻又似曾相識的人,怎會不抓緊機會,要把這個人騙入自己的陣營,甚至收為己用呢?

管子所謂「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即要在足衣、足食之後,才能談理想、仁義道德和信仰等問題,這對許多人來說,都是顛撲不移的真理。所以魔鬼對這個餓到發慌的人的第一個誘惑,當然就是食物。

然後,雖然飽暖的人未必一定思淫慾,但食物無憂之後,人跟著要追求的,可能便是權勢、榮華了,最好還有神明的庇佑,使人行險而可以僥倖!這就是魔鬼對耶穌的隨後兩個誘惑∼以權勢、榮華去吸引耶穌;以對天主的信賴為名,而從聖殿頂跳下去,以搏取群眾掌聲,去考驗耶穌。

魔鬼對耶穌的誘惑還附有相當的宗教理由,一些聽起來十分堂皇的理由。至少,魔鬼不會一開始就露出猙獰面孔,或用上一些不理性的、荒謬的理由;聰明的魔鬼當然懂得如何包裝自己的邪惡:

「你若是天主子,你就有能力使石頭變成餅!挨餓算什麼聖德?人生活不單靠天主的聖言,還要靠餅呢!物質的豐盛不也是天主的祝福嗎?天主在曠野中,在以色列子民飢餓時,不是也從天上降下瑪納,去養活他們嗎?

「你不必害怕跳下去,因為天主的天使會保護你。跳啊!你不是屬於天主的嗎?你不是『天主的人』嗎?他會忍心讓你的腳碰著石頭嗎?還有,請你看看這個色彩繽紛的大千世界,它將會屬於你,因為我可以把它交給你!寶劍贈烈士,紅粉贈佳人,你絕對是配享這個世界的榮華富貴的!來,朝拜我!」

只說世風日下,或不斷認為今世是邪魔當道,也許是太過駭人了。但對邪惡勢力囂張掉以輕心,也同樣是不智的。

面對著可能有的邪惡勢力,和那個隨時可讓我們陷於誘惑的環境,我們需要學習耶穌,懷著大無畏的精神,以壯士斷臂的勇氣,斷然地向魔鬼說「不」;不需討論、不必理由,只需否決和驅逐。

讓我們緊緊追隨耶穌,還天地正氣,作古今之完人!(主日八分半/丙年四旬期第一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