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圖報的心

張為平

大多數入籍美國的同胞,也許有一種「血濃於水」或甚至「身在曹營心在漢」的情況。但包括我在內的極少數的移民,卻認為「沒有人能侍奉兩個主人」(瑪六24)。我既然被美國收養,身為美國公民,美國是我的國家,我愛這個國家,甚至勝過土生土長的美國人。因為,一個孩子對來自親生父母的愛視為當然;而養子對來自養父母的愛視為恩賜。我逃離大陸,不僅獲得自由,更僥倖獲得美國政府雇用。由於我擔任的工作性質是「譯、撰、編」,我一直願把自己視作新聞從業人員。聯邦政府公務員的退休制度,遠比一般人民為優。因此,我有一種「感恩圖報」的心情。在此心情下,有感於媒體的偏見禍國殃民,我就要用每一可得的機會(例如說,參加各種研討會)表達我的「片見」。

新聞從業人員應以客觀報導為第一信條。但是,今日美國的多數新聞從業人員,在大學攻讀新聞學的時候,就被左傾的教授洗腦,認定了新聞從業人員應以天下為己任,有著拯救世界的「神聖使命」,甚至可以不擇手段地去說謊。我所受的新聞學方面的訓練,則堅信媒體應客觀報導,絕不是為了所謂「使命」而捏造新聞。

波士頓環球報就是一個實例,該報要求法院查閱波士頓主教的日誌,並利用這日誌鼓動教友控告教會和蓋根神父。這使我回想到當年的尼克森總統女秘書,因說漏了嘴,透露總統辦公室內談話的錄音帶,成為控訴總統的唯一物證。如果尼克森和教會,能像柯林頓夫婦一樣的「精明」(我無意鼓吹違法),推說自己不記得了,並且毀滅所有物證,他們也許能像柯林頓夫婦一樣地太平無事了。

媒體實處於一個關鍵的地位,掌握了生殺大權。媒體透過接連不斷地報導,讓一般民眾知悉案件的某種發展情況,而引起群情憤慨的時候,法院的判決就會改觀。這就是媒體的力量。媒體可以助你,也可以毀你,全以他們的企圖心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