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異談起

張諟

靈異現象不是新鮮話題,可是談到這個問題,一定會看到兩極的不同反應。有人嗤之以鼻,「鐵齒」到不可以,有人集中全部注意力在這個話題上,充分發揮格物窮理的精神。不論如何,古今中外,任何地方任何時代都有所謂的靈異現象;每隔一段時間這類問題也會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

朋友的e-mail說,最近有一位以驅魔聞名的羅馬教區神父(Gabriele Amorth)報導,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至少有兩次公開驅魔。一次是1982年四月,一位婦人和義大利史波雷多(Spoleto)地方的主教(Ottorino Alberti)一起在教宗接見群眾當中,這位婦人忽然附魔似的咆哮起來。結束接見活動後,教宗當眾為她驅魔,當時沒有顯著效果,教宗答應隔天彌撒中為她祈禱,情況才平息。另一次也是在相同的場合,一位坐前座的年輕女孩發生附魔現象,這次教宗讓他的助理在接見群眾活動結束後,請那個女孩到伯多祿大殿的一個小堂,為她祈禱了大約三十分鐘,她就恢復正常了。Amorth神父說教宗在1998年六月三日接見群眾時,提到有關教會驅魔的責任,提醒神職弟兄「嚴肅看待附魔現象。」

對這類問題我一向「不冷也不熱」,既然朋友談到這個問題,身為教友對有關信仰問題不能相應不裡。便請教一位博學多聞的神父:「神父,我覺得只要確定不是精神性疾病,又確實是非正常現象,驅魔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方法。至於鑑定附魔又是另一個問題。請問您對驅魔有何看法?」

隔天得到神父的答案,他如是說:「您問倒人了!我們天主教神學受到十七世紀啟蒙時代的理性主義和後來的科學實證主義的影響,不敢真實面對這題材,即便今日仍受到這波成見的束縛。學院神學幾乎不談,大家只有瞎摸瞎掰。」他接著說:「我曾經被佛教徒的針灸醫師問過,天主教談不談鬼魂之說?我腦中怎樣找也找不到任何印象,後來聽道理的人也問我,我才去翻翻 Karl Rahner 所編的神學辭典,看完後仍是問號一堆。天主教修道院與神學院在這方面的研究都不太發達,也許零星出現在某些隱修院或小教派中。後來那位醫師告訴我,不談鬼魂也許是明智之舉;不談,牠們就不太容易出現整人了。也許罷!?」

信仰上有些問題用常理怎麼也說不清楚。什麼都要有「合理」的解釋,恐怕會被理性主義的障眼法蒙蔽。但有些現象不能不正視,教宗接見群眾時所發生的事,裝作沒看見也不是最佳選擇。神父的答案值得深思。有些事確實是多說無益,不能靠「說理」去找答案,凡事只靠理性難免以偏蓋全。任何事情過於強調或避而不談,恐怕都會有失偏頗,靈異現象不也一樣?

兩千年前,身為神的天主子化身為人,進入凡間,取名耶穌,他從出生就與眾不同---他生於貞女。縱使今日醫學科技如此發達,也難解貞女生子之謎。然而,全球有十幾億人對此深信不疑。相信耶穌基督是主的人,不認為貞女生子的問題會帶來困擾,而不信的人卻能有寫不完的文章批判譏諷、甚至辱罵撻伐。這就是信與不信的差異。

慶祝聖誕節已歷經多少世紀,不論相信與否,沒有人能否認耶穌誕生的歷史事實,也沒有人能取消這個全球性的大節慶。耶穌誕生不必由人的檢驗來證實。不信的人不也一樣以耶穌之名度過了多少狂歡聒噪的聖誕節?不論如何,能面對「不合常理」的質疑,看破其中的假象,而相信耶穌基督,這樣的人是有福的。信仰真的是恩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