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永福外,試問還有什麼話可談!

呂漁亭

「幾時人為了我而辱罵你們,捏造一切壞話?謗你們,你們是有福的。你們歡喜踴躍吧!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報是豐厚的!」(瑪五11-12)

「人為了天主的國捨棄了房屋或妻子、或兄弟、或父母、或子女,沒有不在今世獲得多倍賞報,而在來世獲得永生的。」(路十八29-30)

「人縱然賺得了全世界,但賠上了自己的靈魂,為他有什麼益處?」(瑪十六26)

不知何故,近來常會想到永恆這個極神祕的老問題。是否人老了,在人間的日子既已不多,因此較容易關心身後的大事?很有可能。或是否自己的靈修生活有了一點進步,多讀了一些聖賢書,唸經祈禱也更用心,因而想起永恆的機會隨之而增多?也不無可能。

但真正令我多想這個問題的,還是最近所發生的幾件事。首先是兩位好同學先後患重病入醫院;我們在六十多年前,一齊進入寧波文生備修院、小修院、大修院、最後因避赤禍也一齊出國進修。這樣算一算,大家同甘共苦,前後竟達十四年之久。晉鐸後雖一時勞燕東西各奔前程,但最後還是在台灣同聚。那知晴天霹靂,這兩位好友去年竟得重病,一位長住病房,一位一週須三次洗腎!與他們見面,除了安慰及鼓勵他們接受主旨,一心只求永福外,試問還有什麼話可談!

另一樁事,發生在月前返鄉親時,得知我心愛的那位姪兒,不久前因一次車禍與世長辭。姪兒今年才四十,身強力壯前程無限,那知這次見到的卻只是一撮土堆!第二天我在家中替他舉行追思爾撒,證道時我特別強調永生:對我們有信仰的人,死亡並非生命的消滅而只是改變,姪兒已脫離物質世界,進入了精神世界;他可能現在已在天父的懷抱中,替我們全家在祈禱哩。

但真正使我討論永恆,並決定寫這篇文章的,卻是上週才發生的事。原來校內有一位資深的高級職員,上週竟跑到我的宿舍,想與我談談永生這個問題:「神父,你也知道我是一位基督徒(長老會),我從小就相信人死後還有永生;但問題是,我直到現在還不知如何能確保永生?」他並說這個問題已困擾了他好幾年,也讀過不少有關永生的書籍,只是還沒有找到確實的答案!

我當時不斷讚許他不啻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畢竟在今日的信徒中,還有幾人在想永生的。之後我把耶穌與那位青年富翁的對談重述了一遍。當那位年輕人問耶穌,他該做什麼才能獲得永生時,耶穌只答說:「如果你願意進入永生,就該遵守誡命……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應該孝敬父母,應愛你的親人如愛你自己。」(瑪十九16-19)

那位職員似乎相當虔誠,他說這一切他都盡力在做:「一切按良心做事就是了!」。我聽了很喜歡,差一點也想像耶穌那樣,叫他去變賣一切施捨給家人,然後去跟隨耶穌。但他畢竟是一位有二個孩子的父親,且家庭生活很美滿,我又如何能叫他變賣一切去跟隨耶穌呢?於是靈機一動,在上天的助佑之下,我對他解釋永生只是一個終極目標,今日所做的每件事,才是達到這個目標的過程(Process);因此想確保永生,必須先把這些由點點滴滴合起來的過程做好才行,因為今日即永生,永生由今日開始。

我給他說了一個真人真事的故事,發生在七十年前,當時羅馬計劃在1933年,大肆慶祝耶穌三十三歲的逝世紀念年,希望全球各地信徒前往羅馬朝聖。那知北京有一位姓衛的年輕人,他也想到羅馬去朝聖,但籌措那筆龐大的旅費非他能力所及,因此他竟異想天開,決定用兩年時間徒步走到羅馬!不管人家怎樣譏諷與反對,他終於在1930年5月動身,換了無數雙的芒鞋,吃盡了無法計算的苦頭,不到兩年竟走到了聖京。當人家問他這是如何做到的,他只說一步一步地走啊,一天走多少就算多少啊!天國的目標可能也如此,只要每天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早晚一定會到達目的地!

當下即永恆,永恆就在當下!若那位姓衛的年輕人,不把羅馬放在每一個腳步上,每走一步就近羅馬一步,他可能早已放棄了那個計劃。我們走永生之路亦當如此,不但該把永生常放在每日的工作上,更當確信過一天就近天國一天,一直到進入天國為止。

對這個建議他似乎相當滿意:「對啊!永生就當從今天開始。當下即永生,這個簡單的觀念,我怎麼沒有想到?」但我還提醒他,像永生、天國等觀念,畢竟超越了人類有限的理智能力,正如神學家Tillich所言,這些觀念跟神或上帝一樣,是屬於無限界的(Infinite),而受造物的人類只屬於有限界(Finite),有限界不可能完全了解無限界!幸好世界上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還是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超自然界的奧秘,而這正是信仰之所以為信仰之所在。

這種信仰必須以信德為基礎,而信德又是一種上天所賜的恩寵,必須經由祈禱才能獲得。「主啊!請增加我們的信德吧!」我們也當像宗徒們那樣,天天祈求上主增強我們的信德。「你們求,必要給你們;你們找,就必找到!」這是耶穌已答應我們的。讓我們安心地這樣祈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