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練復健、心想事成

夏金波

這幾個月來,為本校徐?中學撰寫復校四十年校史,不但白天,即使在夜夢中,也會牽懷到前塵往事,歷歷在目。但給筆者記憶最鮮活的,要算廖國器同學了。

廖同學,家住三重市三和路四段通往格致中學大門的巷道,天生小兒麻痺症,雙腿動彈不得,於民國五十五年九月,就讀徐?中學國一(那時稱初一),每天上下學,都由父兄騎自行車輪流接送。五十八年高中聯考,考上板橋中學,因路途太遠,返回母校讀高中。

不幸,廖同學的父親,在那個暑假故世了,哥哥因有工作,若獨力照顧他上下學,非常不便。可幸,格致中學鄭校長的長子鄭經緯同學,那年也升讀徐?高一(格致那時尚未增設高中),而當鄭同學一知道他的鄰居,有位升讀徐?高一的廖生身體狀況時,立即見義勇為,願意騎自行車,順路接送廖同學,和他一同上下學。

高一時,學校把他們倆編在同一個班堙A以便鄭生負責照料廖生的飲食、盥洗等事。高二、高三,由於兩人都屬社會科學,故兩人仍舊編在同一班上。

我們的廖同學,大學聯考,金榜題名輔仁大學法律系。真巧極了!他徐?高三的謝姓同學,也考上了同校同系;大一時,廖生坐輪椅上課,由於臂力和手勁都不夠,仍然需要他人照顧,尤其是上下樓梯。謝姓同學步武鄭同學,欣然接下了這份服務。同時,我們的廖同學,每當乘電梯上下課的情況中,自忖自己一輩子要這樣受人侍奉,實在太麻煩別人了吧!

一天,觀看台灣新生報時,廖生讀到一則屏東殘障復健中心,報導小兒麻痺復健的消息,靈光一閃,激起他何不也去一試的意念。經過一段時間的反省,把復健問題想成熟了,便展開和母親的商討。所得的結論是:大一讀完,休學一年;寒假期內,南下屏東復健中心和醫師商談,並申請復?。母親看到兒子,信心十足,這樣堅定要嘗試一下,就答應他了。

大一的寒假到了,母子倆南下,找到了屏東的那個復健中心,經醫師的診斷,廖生年紀近二十,身體肢體已定型,又是雙腿麻痺,復健的成功率不高。醫師接著說:如果復健不成,有損該中心的名譽,因此醫師不願接受他。廖生知道該中心為基督徒開設,憑自己的信心和毅力,以及對醫師的信靠,苦苦哀求,讓他嘗試一下。醫師被他真誠的央求,動了憐憫的心,就勉強答應了他。

廖生求好心切,經過一段艱苦的基本練習,就漸漸進入情況。一天,筆者在蘆洲一家理髮店理髮,瞥見新生報上,有幅殘障人兩手扶著雙槓在苦練腳勁的圖片,仔細端詳並讀文字報導,果然是廖國器校友!

有志者事竟成,在他大二復學後的一個傍晚,筆者去輔大訪問他,在離別的時候,廖校友一定要在校園裡走路送我一段。他手持柺杖,慢慢步行,送到法學院頂端的圓環才握別。此情此景,在筆者心版上,直到如今,同樣的鮮明!

四年前的一個週日的下午,他約到了同屆高中畢業的四位校友來拜訪,他竟然驅一千六百西西的轎車而來,並在交談中透露,他也會騎機車哩!兩年前,筆者去輔大辦完事,準備返校時,已經夕陽西照的時候了,廖校友在輔大校園的中央大道駕車回家;他認出行人中有筆者的身影,立即停車問好,又猜中筆者準備返回徐?中學,一定要送筆者回學校。

卻之不恭,一路上,我深深感悟到,這次搭乘他的便車返校,誰說不是享受他「苦練復健、心想事成」的成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