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人性與聖召的三角關係

二水心台

按照教會習慣的說法,耶穌來到世界上,是為赦免人的罪,好使人與天主和好;也就是說,耶穌來是為召叫每一個人成聖,好能回歸天父家鄉。在耶穌所講的比喻裡,宴會的主人總是隨著故事的發展,最後還是邀請了所有的人。但結局常令人遺憾,就如耶穌所說的:「被召的多,被選的少。」所以,在本質上聖召人人相同,只是過程不一樣而已。「成聖」或「回歸父家」是天主公平地賜給每個人的權利與福氣,人本來不能拒絕,也無法放棄,但人因選擇「願意」接受或選擇「不肯」接受,使得結果大異其趣。「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選擇逆流而行的人,當然時時感受人生的艱苦與漫無目的;而選擇順流而下的人,自然逐漸感受到人生的輕鬆與自在,進而意識到天主召喚的真實與幸福。天主的召叫有如滔滔江水,源遠流長,信任地徜徉其上,終要流入浩瀚汪洋中;不幸選擇「力爭」上游者,有時以為可以得寸進尺,目標指日可待,卻在轉彎之間,又覺得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總感覺承受著若無似有的無明牽絆。

「自我掌控」似乎是人與生俱來的天性。人總是希望能自己設定目標、自己決定達成目的的作法。「跟著」天主的召喚前進,似乎是「違反」人性的事。我們常鼓勵人,在做決定時,要「傾聽內在的聲音」。就不知那「內在」是「我」還是「天主」?「原罪」遺毒真的必須尾大不掉嗎?人就真的無法弄清楚「天主的意思」嗎?分辨過來、分辨過去,最後做了決定,卻仍然忐忑不安,也不知是否能夠貫徹始終。人真的必須如此無奈嗎?人性傾向於自我掌控,而人性卻如此不易掌控,何其矛盾,又何其弔詭呢?耶穌說:「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這是否隱約地透露著弔詭解套的玄機,與矛盾調和的竅門呢?耶穌來赦免人的罪,而人若沒有「無罪一身輕」的感覺,其中必有緣故吧!

透過教育,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改變對事物與人生的看法。而面對事物不同的看法,導致個人不同的行為模式;面對人生不同的態度,則影響個人做人處事的原則與方法。所以,「成功」的人生必需依靠優良的教育。然而,要想進一步掙脫人性的桎梏,回歸父家與父合而為一,非賴信仰的改造不可。但信仰是天主的賞賜,無法教導,不能學習。教育在信仰的園地裡豈非「英雄無用武之地」嗎?「要理講授」、「主日學」莫非只是聯絡感情的社交聚會而已?而「神學」、「聖經學」充其量不過是勉人向上的「高深學問」嗎?教育與信仰的關係的確耐人尋味。

除非天主不存在,否則天主不可能不永遠地召喚我們與祂合而為一。人是天主的肖像,分享了天主性,不可能對天主的召喚全然不知。耶穌說:「我的羊認識我的聲音,我也認識我的羊。」毫無疑問,我們都是耶穌的羊,也是天父的羊,因為耶穌說過:「我在他們內,他們在我內…我在父內,父在我內…」所以答覆聖召的關鍵就在「認清自己是天父的羊。」因此教育的功能就在「喚醒自我意識」。從基督信仰的角度檢視教育的成效,應該問它是否幫助人「認識自己」;而從人性的角度衡量教育的正當性,就必須要問它是否幫助人更「逆來順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