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傳信者,忠誠的證道人

徐錦堯

太初已有聖言,聖言與天主同在,聖言就是天主;聖言在太初就與天主同在,萬物是藉著他而造成的。在他內有生命,這生命是人的光。

曾有一個人名叫若翰,是天主派遣來的;他來是為作證,是給光作證,為使眾人藉著他而信。

那普照世人的真光,正在進入這世界。他原來已在世界上,因為世界本是藉著他而造成的,但是世界竟不認識他。於是,聖言成了血肉,住在我們當中,充滿恩寵和真理。(若1:1-18)

以上是若望宗徒對那位不可名傳的崇高的天主的一種傳述,對那位不能被準確描寫的至上真神的一種描寫。

老子說:「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意思是,說得出來的道,就不是永恆的道;叫得出來的名,就不是永恆的名。

萬物的本源天主原來就是永恆的道,他無形無相、無始無終、不死不滅,他是無限而絕對的真、善、美、愛;他的存在,他的本體,遠遠超越我們的感官、視野、思想、理智、思維和智慧。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沒有可能完全認識這位天主,這位至高無上的真神。

關於對神的認識,讓我們先以一個自然的現象作比方。如果你從未見過茶杯,那你便絕對不可能從茶杯的影子裡,去認識茶杯,例如,你不能從茶杯的影子知道茶杯的大小、重量、質地等,因為茶杯的影子是「兩度空間」中的事物,而茶杯是「三度空間」中的事物;茶杯影是平面的,茶杯是立體的。

永恆的道、無窮的天主不屬於二度空間,不屬於三度空間,他甚至不屬於四度、五度、六度、千度、萬度,或任何度的、任何的空間,我們這些在空間中的人,被我們的經驗所影響、限制和侷促的人,絕不能真真正正的認識這位超越一切空間的、無限的天主。對神的認識,我們比坐井觀天,或比管中窺豹的限制更大。

能以人間的語言說得出來的、描寫得到的天主,就不是那永恆的、無限的天主。

但正正就是這位無限的天主,今天降生成人,成了血肉,住在我們中間,樂於與世人同居共處,經驗人間的疾苦、品嚐人生的煩惱、分擔我們眾人的重擔。

天主教不單重視來世,也重視今生;不單肯定快樂有意義,也肯定痛苦有意義;不單接受生命,也接受死亡。最基本的原因,是因為天主自己親自接受和祝福了這一切。

這就是喜訊。依撒意亞先知這樣說:「那傳播喜訊者的足跡是多麼美麗!他宣佈和平,傳報佳音,宣揚救恩。耶路撒冷的廢墟啊!你們要興高采烈,一起歡呼,因為上主安慰了他的子民,救贖了耶路撒冷。」(依52:7-10節錄)

喜訊的根基是基督,他來了,他投入了人間,他祝福、肯定、轉化和提昇了人間的一切,包括我們那些支離破碎的生命。連耶路撒冷的「廢墟」也可以興高采烈,因為廢墟已非廢墟、黑暗已非黑暗、痛苦已非痛苦、死亡已非死亡。因為「風雨晦明身外事,心中只有艷陽天」,因為基督就是我們生命的「艷陽」,他來了,他驅逐了一切的黑暗。

基督的來臨,還有一項十分重要的任務,就是要向我們說話。「在古時,天主曾多次並以各種方式,藉著先知對我們的祖先說過話;但在這末期,他更藉著自己的兒子對我們說了話。」(希1:1-2)他說出宇宙和生命的秘密,他宣告生命的豐盛和姿采、生命的奧妙和深沉,他告訴我們怎樣活得快樂,怎樣按天父的計劃去建設一個以天國為模型的人間樂土。

我們今天慶祝聖誕節徐了興高采烈、大事「慶祝」外,也應好好地去默想一下,作出深刻的反省:上主給我們的恩典,我們應如何報答?

其實,最好的報答是「傳揚」這喜訊,我們要喜樂的、如實的告訴別人:天主向我們說了話,基督提昇了我們的生命。但這必須真的是我們的經驗:我們已經親耳聽到了天主的話,我們正在努力活出基督所賜給我們的豐富而快樂的生命。

讓我們在這個快樂的時刻,也向上主決志:我們要做一個快樂的傳信者,做一個忠誠的證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