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最可以發揮力量的地方

李家同

我們教會之所以受人尊敬,不僅僅是因為我們傳佈福音而已,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我們一直默默地做了很多公益的工作,舉例來說,我們替智障者的服務,在全國都已非常有名。在過去,智障者生活在社會中最黑暗的角落裡,教會裡一些有善心的神父修女們認真地將他們從黑暗的地方拉了出來,不僅僅讓他們看到陽光,也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尊敬。天主教會在這方面的貢獻,當然使我們對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力。因為照顧智障者,不僅需要專業,而且更需要愛心,而由於我們教會向來注重愛心,智障者在教會辦的智障中心往往會受到最好的照顧。

我在此要向教會的神長們呼籲,教會應該注意社會上日漸嚴重的失功能家庭問題。我最近碰到一位國中校長,他告訴我,他的一千五百位學生中,單單父母離婚的就有三百多位,如果再加上父母分居的,恐怕總有三分之一的學生家庭有某種問題。

即使父母沒有離異,也沒有分居,孩子的生活仍可能非常不幸福。最近我有一位學生輔導一些來自偏遠地區的孩子們,正好碰到八月八日父親節,我的學生就說同學們回家的時候應該祝賀爸爸,沒有想到有好幾位小朋友聽到爸爸以後臉色大變。原來這幾位小朋友的爸爸經常喝酒,喝了酒會打小朋友,雖然事後後悔不已,卻已經於事無補,孩子心靈的創傷已經夠嚴重了。

我們的社會中有一批糊裡糊塗的父母,他們不知道如何管教孩子,自己又因為貧困而心情不好,孩子常變成了他們的出氣筒,他們無法給孩子好的居住環境,孩子自然晚上也無法唸書,在學校裡跟不上進度,很多孩子們就只好放棄了。

我在新竹寶山鄉的德蘭中心服務很久,我深深地感到,教會應該傾全力來照顧社會上不幸的小孩子,這些小孩子如果和他們的父母住,很難有前途,可是住在德蘭中心,在修女們愛心的滋潤之下,他們不僅沒有變壞,而且因為有很多學問很好的義工來輔導他們的功課,他們的功課也都過得去。

我知道好幾個值得神長們知道的案例,有一對兄弟,哥哥沒有進入德蘭中心,結果哥哥不僅連國中都沒有畢業,而且絕大多數的日子都在感化院和監獄裡度過。弟弟從小就在德蘭中心長大,現在是醫學院的學生。每次,哥哥看到弟弟,就會來埋怨當年他的媽媽沒有將他送到德蘭中心去。

我們的社會很容易使一些窮困家庭孩子變壞,以國中生為例,如果這所國中在鄉下,屬於相當偏遠的地方,反而沒有問題,因為大家同學家裡都沒有錢,誰也不羨慕誰,假使在城裡的國中,有一些非常貧窮的小孩子,這些小孩子是會很難受的。首先,其他同學可以到補習班去補習,而他們不能去,這也往往會使他們的功課遠遠落後於其他同學,他們因此知道他們絕無希望考入國立的高中高職。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會放棄學業,因為他們絕對不可能付得起私立高中高職的學費。

一旦放棄學業,他們就有被壞人引誘的可能。我曾經到一所感化機構去參觀,發現那裡有一大批少年所犯的罪是違反著作權法,小孩子怎麼會違反著作權法呢?我後來搞清楚了,這些小孩子們被請去販賣非法光碟。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有些小孩子甚至替賭場做把風的工作。尤有甚者,有些小孩子已經和毒品發生某種關係了。

因此我希望各教區主教們能夠成立各種機構,來照顧這些需要特別照顧的孩子們。天下沒有一個小孩子生下來就是壞的,如果他生長的環境很好,他也就會變成一個好人。如果他生長的環境不好,他即使沒有變壞,也極有可能放棄學業而失去競爭力。

這種機構當然不只是要有愛心就夠了,裡面一定要有優秀的青少年輔導人員,我們教會辦的靜宜大學,就有青少年兒童福利系,他們可以幫忙培訓這種人才。

我最近好幾次看到一些會令我感到憂心的案例,我每次都想,如果這些孩子能夠在教會的青少年中心生活多好。說起來也很有趣,神父也好,修女也好,雖然都是出家人,大多數都不會令人望之生畏。絕大多數的年輕人是可以接受他們的,也會受他們的影響。

希望主教神父修女們注意一下社會上有很多黑暗的角落,他們那裡正在等待主耶穌的光和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