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滴滴話德日進大會

陸達誠

十月十五至十六日筆者與雷煥章神父參加了在北京召開的「紀念德日進逝世5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研討會共有十九篇論文,一半有關科學,另一半有關他的神學和文化思想及其在全球政治的變革中實踐的可能性。參加人數約二百,一半來自法國,另一半是中國科學院及若干大學師生。此外尚有埃及、日本和澳門的代表。美國本擬組織一團參加,因SARS肆虐而取消。

德日進神父(1881-1955)在生前發表大量科學性文章,去世後神哲學和靈修書藉開始問世,立刻受到普世的關注,譯成多國語言,研究他的文章層出不窮,瞬時德日進成了戰後世界的瑰寶。

德神父綜合科學與信仰於一爐,以當時教會仍質疑的進化論為主軸,推演出一套另類的創造論和救世論,他從復活的基督身上找到了進化的活力和終點站。雖然傳統派不接納他,但有遠見的神學家把他看成新的典範。通過後者,德氏直接影響了梵蒂崗第二屆大公會議,大大地推動教會改革。

這次盛大慶祝德日進逝世五十年共有五年十次研討會,由法國德日進研究會主辦,十個地主單位協辦:2001年 哈斯汀/里爾;2002年 開羅/巴黎;2003年 北京/斯特拉斯堡;2004年 羅馬/巴黎;2005年 紐約/巴黎。今年十月北京的一場是第五場,協辦單位是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古人類研究所和北京語言文化大學。

北京梯次的研討會共有十九篇論文,用法文發表的共六篇,其他十三篇是中文的。大會事先譯好中法文,發表人按其原語發表,其他人讀譯文隨之。第一天八篇是純科學的,均由華人發表。第二天十一篇有關神學與文化,其中六篇是用法語發表的,六文中有一篇的作者是埃及女教授莎菲卡曼素,題目是「德日進邁向未來靈修的歷程」。

八篇科學論文首推大會中方主席,中國科學院院士劉東生的<德日進與中國地質學>。他肯定德氏對中國化石研究的貢獻(足跡遍及外內蒙古、東北、新疆、周口店、長江中下遊,山東、廣東廣西等地,共寫論文一百廿八篇,幾近德氏全部科學論文的半數,另有專集十八本)使他成為大陸地質學研究的先驅;又說德氏後來發表的影嚮全球的人類演化思想是他在中國工作期醞釀成熟的。他培育及啟發大量中國年輕學者,給他們提供研究方法,打好堅實的學術基礎。

另一篇論文<德日與中國古生物學研究>,由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徐欽琦發表。該文提及德氏培育北京「新生代研究室」楊鐘健先生(1897-1979),「不遺餘力和循循善誘」「為人謙和,不以老前輩自居」,楊氏視德公亦師亦友,與他交往,「獲益比在學校時多得多」。此外,徐文提及斐文中和賈蘭坡兩位院士亦推崇德氏為影嚮他們極重要的老師。

在學理方面,徐欽琦認為德日進的成就超過達爾文。他不用達爾文的「漸變論」而主張「跳躍式的進化」。八十年後大家已普遍接受德氏的見解。另一重點是德氏的「有導向的進化」和奧米加點的概念。他說:「對於這一觀點,我是贊成的。德日進的奧米加點相當於第五次事件的第三幕,它是遲早一定會到來的,因為它符合生物界演變的大規律。我稱它為人類智慧的大發展,它就是德日進的奧米加點。」

以上二文已足代表大陸去地質學學者對德日進的肯定,這種氣氛還彌漫在中國科學院內。想不到德日進接上了十六世紀另一位耶穌會士利瑪竇的棒,深受知識份子的器重。

次日大會會場從中國科學院轉到北京語言大學進行,論文比較偏重人文方面。計有台灣雷煥章神父的<德日進與中國的陰陽觀>,梅謙立神父(法藉)的<德日進與梁漱冥的觀念>,瑪德林神父的<從利瑪竇到德日進>,陸達誠神父的<德日進論愛是能量>,四位都是耶穌會會士。其他相關的論文有<德日進的「合」哲學與中國的和合思想>(王海燕),<耶穌會的科學研究傳統及對中國科學發展的貢獻>(韓琦)。最後二篇的法國政經專家( Jean-Luc Domenach, Georges Ordonnaud) 對當代全球政治的剖析,尋求實現德日進理想之道。

這些文章與大會聽眾關係較多,引起許多討論,氣氛熱烈。陸達誠的論文<德日進論愛是能量>涉及德日進的私密,引起更多反應。德日進在1929認識美國雕刻家露西後,結為至交。露西是離婚者,德氏因修會聖願無法滿足露西的期望,二人關係極度緊張。德氏去世後,露西將他們的用英文寫的信交姪女付梓。「德、露通訊」於1993年出版,這段愛情故事才公諸於世。德氏從這份長達廿六年的友誼中深受其益,這是德公創造力最旺盛的時期。但二人為保持貞潔所支付的代價亦大到難以想像。(該文將於近期《神學論集》發表)。德神父的家屬有八、九位在場,其中一位是巴黎教區的神父,非常贊同該文的觀點,亦向筆者表示感謝之忱。

梅謙立神父在岷市作卒試,無法出席,由一友人代讀其論文。他把德日進的《人的現象》作一撮要,再與梁漱冥比較,最後提到超越與完成。王海燕教授的和合思想強調「合」與創造力的相互關係。她從「合」需引力及進化需「基本穩定性」推論到有一超驗力量的必要。這個強大的力是愛,是基督。她又把德日進和中國的和合觀比較,發現後者較重社會面,前者直指進化之源:純精神之神。

最後二篇政經分析提出聯合國已無法領導全球的危機。新的恐怖與分裂源源不絕,建議在聯合國另設二個新的安理會:社會理事會和經濟理事會,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均隸屬其下。另建「督政府」制約「七大工業國聯盟」及其與「十五個發展中國家聯盟」的關係,來保障全球政經的平衡。作者並引用教宗之語來加強其說服力。

德日進對奧米加的信念究竟是一套空泛理論或是有可能成為真實的全球方案,這是需要心儀德日進的後學一起戮力達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