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的思想

安德

精神的王國

保祿之為「宗徒」,顯然和其他的宗徒不同。他並非耶穌的入門弟子,相反地,他曾站在敵對的立場,刁難耶穌的信徒,而其他宗徒都是長期追隨耶穌。但他一生要求和其他宗徒同等地位、權威。

保祿可能曾經在聖京的人群中見過騎在驢背上的耶穌,或從遙遠的距離見過懸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但他不像其他宗徒和耶穌有師徒的關係:一齊生活、傳道、患難與共。因此他一再強調神性的基督,完全消除肉體的耶穌。信徒與基督的關係在乎信(Faith)。神性的基督就是復活後,坐在天父之右、與父同性同體的天主聖子,以聖神的寵愛寄居於信徒心中。

保祿的認識論是救贖神學(Soteriology)的出發點。基督信仰就是信仰神性的基督。歷史的耶穌便是至上神安排祂到世界,受苦受辱,被釘十字架上,以祂的流血與死亡,救贖人類,復活後,榮升天國,坐在天父右邊,在世界末日,降來審判萬民。這顯然否定了復國救民的民族英雄默西亞。而猶太傳統的默西亞,自然是猶太人的君王、達味的後裔、拯救以色列免受外邦人奴役∼打倒羅馬帝國。

耶穌的門徒必須否定猶太傳統的默西亞,強調耶穌的精神使命,祂的王國不在此世,而是精神的王國。信仰耶穌不包括打倒羅馬帝國,而是修心養性,度道德的生活,準備天國。保祿則繼而發揮,更上一層樓,對耶穌的認識,日益神化,最終承認祂為天主聖子。天主從永遠就計畫救贖人類,到了圓滿時期,遣發聖子,借取人體,降生人世,成為歷史的耶穌。世人沒有認識耶穌,把祂釘在十字架上,然而天主卻把祂從死中復活起來,光榮升天,將來還要再來審判世界。(見圖)

耶穌被釘而死的事,和民族英雄式的默西亞不能存於羅馬帝國境內,這兩個背景,促使門徒強調耶穌的神性,和祂的超出人世的使命。強調耶穌的倫理道德的宣講,因此,蒐集耶穌的語錄、寓言,和富有教育性的軼事,這樣,就不會引起羅馬當局的懷疑。相反地,可得帝國的青睞,因為當時帝國崇拜門廊學派的人生晢學,和耶穌的道理遙相契合,因此在一、二世紀時,基督徒往往被視為門廊學派的弟子。同時,重視耶穌的倫理,也解救了門徒對耶穌死亡的失望。這樣就可解釋整個耶穌的意義。羅馬人釘死耶穌是出於誤會,以為祂是政治性的叛徒,而將全部責任嫁禍到猶太人的肩上。從傳統的默西亞觀念來看,耶穌被釘死,是徹底的失敗,然而祂的門徒堅信祂復活升天。

復活的信仰絕非始於基督徒,後期猶太經書,如巴路克,厄斯拉(Ezra),厄諾克第四書都載有世界末日人類復活的預言。默西亞的降來,世界重建,死過的人都要復活。

闡揚神性的基督

因為歷史背景的不同,保祿直接闡揚耶穌的神性,而其他宗徒則未忘記與耶穌共同生活的經驗,因此無法忽視祂的人性。耶穌升天的時候,宗徒還問祂:「是此時要給以色列復興國家嗎?」(宗一6)。宗徒們知道耶穌的生活、職業,認識祂的父母兄弟,很難像保祿一樣,直接默觀祂的神性(谷六3;瑪十三54;路四22)。

保祿所認識的耶穌是神性的基督:「祂具有天主的形體致使天上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一切唇舌無不明認耶穌基督是主」(參閱斐二5-11)。門徒們和納匝肋的耶穌共餐共飲,一起勞苦跋涉,親耳聆聽祂的教訓,祂是有血有肉的人,也許是超人,但不會像保祿一樣直接了當地聲明祂是神明:「祂是不可見的天主的肖像,是一切受造物的首生者,因為在天上和在地下的一切都是在祂內受造的:一切都是藉著祂,並且為了祂而受造的。祂在萬有之先就有,萬物都賴祂而存在;祂又是身體∼教會的頭」(哥一15-20)。

門徒很難像保祿一樣,大膽肯定新約取代舊約,一切古法都解除了(羅十4;迦二16;希七22…)。保祿是生於國外的僑民,可能從未見過耶穌,未曾聆聽耶穌的教訓,未曾與耶穌生活。他所接觸的是神視(Vision)中見到的耶穌,不是肉體的耶穌。保祿是生而富於想像的人,同時又是靈巧的實行家(格後十二1-6),因此,他有天賦的能力發揚基督神學,有系統地發展基督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