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蓋根神父說句公道話

張為平

當我初次聽到蓋根(Geoghan)神父的凶訊時,我直覺地哭了。而在其後的幾天中,又一次看到媒體的偏見時,我是真正地傷心透了。因為一位神父和教會受到羞辱,我認為就等於我自己受到羞辱。唯一可比擬的是美國顧總統尼克森在三十年前受所到的羞辱。他和今日蓋根神父所受的羞辱,全是媒體的不公正,造成了竊國者候,竊君者誅。當然,尼克森犯了錯誤,他想幫助朋友而掩飾是不對的。尼克森說了謊,但是比起柯林頓對大陪審團說謊,是小巫見大巫。蓋根被司法定了罪,但比起柯林頓,憑藉州長、總統身份作性侵犯,也是小巫見大巫。前兩人都受到了最無情的羞辱;相對地他們對待柯林頓,不但沒有羞辱,而且從未停止過歌功頌德,這公平嗎?

儘管紐約時報等報紙的報導是負面的,這還算是不錯的。更壞的是,美聯通訊設所發的新聞槁,居然把這件有計畫的謀殺,寫成了「與囚犯衝突」。任何一位在媒體上見過這位神父的觀眾,絕不會相信,這樣一位弱不禁風的老人,會跟這個38歲的年輕力壯、被判無期徒刑的殺人犯打架。但是左派報人,不肯說句公道話,更不用說慈悲了。

神父雖已死亡,要求賠償的官司未了,這位律師代表86名原告,已獲得一千萬美元的陪償。律師至少可取五百萬元,86名原告均分另一半∼五百萬元,平均每人僅五萬餘元,他們為此區區之數,利令智昏,而這些錢全是同教會內兄弟姊妹辛勞賺來的。而教會所付出的,尚不只此數,因為被告的律師費用不斐。同一律師,另外代表542名原告的案件,波士頓大主教最近同意8500萬美元的和解。

人命關天,我迄今尚未看到有人為神父說句公道話,即使有人說,或許媒體不予採用。我們不能期望所有的神父都是聖人,所以對神父應以平常心對待。因為我們有更大的問題需操心:近三、四十年來,到處都有「神父荒」,最近美國尤為顯著。就以我所住的 Fort Wayne 小都市為例,上個月內有兩個天主教堂被歸併到另一個教堂去,就是因為沒有神父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