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羊

多默修女

一天清晨,神父要我陪他到醫院看楊建華先生,到了病人床前,病人已在翻白眼,我立刻對病人說:「楊先生你晚走一會兒,因為耶穌會來接你,你趕緊請神父因耶穌之名替你付洗,好讓神父把你的罪洗淨,而你也好跟耶穌升天堂,好嗎?」他點點頭,我又問他:「你信耶穌是你的救主嗎?」他又點頭。「求耶穌寬恕你過去的過錯,好嗎?」他再點頭。「你願意領洗嗎?」他看著我又點了一次頭,我馬上請神父趕快給他付洗。付洗完畢,我趕回幼稚園做點心煮飯。十點一刻有電話來說:「楊建華先生已平安去了。」楊太太好多年不進堂,連辦告解也忘了,有一天,她來找我教她辦告解,從此她又重新回到天主兒女的行列。

我喜歡運動,一天早上,我發覺鄰近的大同國小有很多人在那裡作運動,於是每天早晨五點鐘左右,我也加入她們的行列,六點鐘回來掃院、做早點。但是,有時如遇聖堂有預定的婚禮或葬禮,我就必須花點時間佈置聖堂,因此會一連幾天無法去參加運動,事先我會向指導員張先生請假。有一次,張先生說:「我知道教會的婚禮一向很隆重。」我驚問:「你是教友嗎?」他說:「多年前我是教友,是華神父給我領的洗。」我回去向神父報告,並且一同到他家拜訪,於是又帶回一隻迷途的羊重歸主的羊棧,而常在一起做運動的三十多位老太太,也成了我的好朋友,有時我也會帶她們去聖堂參觀和祈禱呢!

有天早上,有位丁護士來找我,說她想聽道理,但希望能安排在早上八點以前∼她還未上班之前,而那時我也正有空。某日,正在講要理時,我的腸胃毛病又發作,痛得幾乎掉下眼淚,丁護士見我如此痛苦,遂帶我去她工作的台南市立醫院看病,經檢查,才知道是膽結石作怪。以前我不知道是什麼毛病,只當是胃病醫。丁小姐聽要理告一段落後就領洗了,並且和一位青年教友結婚,成為一位熱心教友,現在彰化秀傳醫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