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教會禱告點滴

多蕾蜜

去大陸宣教過的人,大概都知道,許多人信耶穌是經歷了神蹟奇事,其中又以身患重病或?症,禱告後得醫治;或經歷苦難、逼迫,經過禱告,蒙神保佑等。近年也有些信徒說:他們信主是因為有平安;也有信徒說:他信主是因為被鬼附,禱告後,鬼被趕走了。可見邪靈和魔鬼的工作,也積極在大陸動工。

在農村裡,老姊妹養了幾頭羊,我稱讚其中一頭,長得特別肥壯,老姊妹說年初這頭羊,整整七天不吃草不喝水,我禱告了整整七天,到第八天,這頭羊又吃又喝,所以長得這麼肥壯,都是天上主賜的。另有禱告後母雞生蛋,母豬生小豬等等神蹟奇事。

從這裡可以看出,禱告和他們的生活溶在一起,也帶動教會增長、福音廣傳。那像台灣,居然有間教會,執事會以公投方式,要求牧師不要指名執事公開帶領會眾禱告,原因是「怕」,難怪教會不長進。大陸教會在聚會中,不但搶先禱告,如果被指名,還認為是極大榮耀哩!

大陸農村信徒禱告,也有些特別的地方,比如,一位老姊妹這樣禱告:

掙啊!掙啊掙!掙開魔鬼的?鎖繩。一頭趴到主懷裡。耶穌說俺真聰明。哈利路亞!主得勝,我得勝。

這樣的禱告,雖然有點像順口溜,但是簡單明瞭,充分代表他們的心聲。禱告姿式也有點特別,尤其培訓期間,無論嚴冬酷暑,清早五點起床禱告,一直到七、八點,大家一起直挺挺地跪在泥土地上,所謂直挺挺,是說身軀和膝蓋成直角,頭和頸是直的。這樣跪當然很容易疲累,但他們一跪就是兩三個小時,據說是對主的敬虔,保持儆醒云。而我們台灣,禱告是跪在軟墊,上身俯伏在椅子上,比較舒服,也容易打瞌睡。

我參加的禱告會,是在培訓結束,最後一個節目「聖餐」禮拜中,進入高潮。因為聚會地點是一間比較大的房子,當然不像一般教堂有聖壇、講台,聖餐桌等設備,只是把坐的木凳,全部除去。信徒、同工,也包括已受洗的小孩,分成四行,兩排相對跪下,先是唱詩、禱告、認罪,預備心!大多數信徒都會痛哭流淚,也有些會隨地吐痰、擤鼻涕,見怪不怪。至於聖餐用的餅,是軟的,撕開∼不是掰開,送入口中,免得餅屑掉在地上,對主的身體不敬。葡萄酒裝在一個大茶杯中,一勺一勺的餵,或傳遞人各喝一口,也不怕傳梁病。一面繼續禱告唱詩,直到完全領了聖餐,再以同念主禱文,祝福後結束。

發聖餐我有一個特別經歷。領聖餐的人跪下領,同用一個杯,都不足為奇,像信義宗有些教會,信徒都是跪下來領、牧師站著發。你看過發聖餐的,是用膝蓋跪在泥土地上,走向信徒的嗎?據說:有位老傳道為操練,還每天跪在磚頭上,硬是把膝蓋磨成繭,以方便用膝蓋走哩!我就碰上一次,當地教會要求發聖餐者用跪的,我入鄉隨俗,只好照辦,跪在滿地唾沫口水、眼淚鼻涕、凹凸不平的黃土地上,捧著餅,用膝蓋一寸一寸的移動,一排二三十人,約有十公尺距離,一趟下來,兩腿顫抖不停,尤其我這上了年紀的老傳道,要不是弟兄扶一把,真的會倒下。幸好同工發現得早,說:老牧師不用跪著發了。這句話充滿了多少愛心和體貼,發葡萄酒就不跪了:不是不敬虔,實在吃不消。

照我的習慣,發完聖餐,會跟他們一一握手話別,因為實在不知道何時會再見。鄉下很保守,但幾天相聚,雖沒多有交通,彼此已經熟悉,一些弟兄姊妹,不分年輕年長,也會激動地流著淚,擁抱著說:不要忘記我們。我也回應說:四十多年,每逢受難節我都禁食,為骨肉之親的得救禱告,怎麼會忘記呢?現在看見教會如此復興,把榮耀歸與主。

一次和一位年長老弟兄握手說:弟兄啊!不要灰心。那知他號啕大哭起來,嚇一跳。過幾年又見到他,才知道他那時正在灰心,因為我的一句話,得了復興。

以上略略分享一些大陸教會信徒的禱告,求神幫助我們把禱告溶化在我們的生活中、生命裡,個人得造就,教會也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