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濟會明、清兩朝的傳教簡史

韓承良

閉關自守

元朝被明朝取代,而明朝閉關自守,不准外國人進入。同時,西歐教會內部又發生了困難,結果,元朝在中國開始的傳教工作,中斷了近百年之久。

公元1533年,十二位西班牙傳教士,到墨西哥去傳教。他們的首領祖馬拉加(Zumaraga)主教,是瓜達露培聖母顯現的見証人,他看到那裡傳教的效果不彰,曾要求教宗許可他到中國來傳教。雖未成事實,但他們對中國傳教區的嚮往可見一斑!此時西班牙人在屬地菲律賓馬尼拉成立了聖額俄略會省,其目的不外是準備到中國傳教的人員,可說是到中國的跳板。

公元1577年,西班牙方濟會士伯多祿阿爾發羅(P. Alfaro)率領三位會士前往廣州傳教(比利瑪竇早七年到中國)。可惜只居住了數月,便被趕了出去。但他們仍不死心,在澳門建立了會院,他們吃苦耐勞,席地而臥,立即吸引了二十位中國青年請求入會修道。可惜他們為葡萄牙人所不容,被綑綁起來送出了澳門。這是在1588811日所發生的事。伯多祿神父非常不甘心,便去果阿(Goa)向葡萄牙總督抗議。可惜途中遇上風暴沉船,神父溺斃海中,土人發現他的屍體仍然雙手合十,雙腿跪下作祈禱狀,因此以聖人恭敬之。(在南洋一帶有許多方濟會士傳教的紀念。)

已聚集在馬尼拉的許多方濟會士,因不能到中國傳教,便相繼去了日本。這就是為何日本第一批致命聖人中以方濟會士為最多的原因。道明會士因見去中國太難,便轉往台灣工作。而一位著名的方濟會士李安堂神父(Caballero),同一位道明會士莫神父(Morales)本應去羅馬解決禮儀之爭,但到達澳門後,李安堂自己留下,請莫神父一人前往羅馬。李神父去了福建傳教。在這之前李氏在福建傳教時曾歸化了羅文藻。羅氏本有意入方濟會,可惜不被接納,便入了道明會,成了的第一位國籍主教。1633年李安堂在澳門指導佳蘭會修女,有三十多位中國女青年進入修會,她們的會院很大。可惜十年後,被趕出了澳門,回到馬尼拉。

李安堂神父並不灰心,帶著兩位傳教員北上要去韓國傳教。但到了北京遇到湯若望神父,神父建議他去山東濟南傳教,謂那裡大有可為。果然神父在濟南修建了兩座聖堂,建立了方濟第三會,並且在城中買下了一大片土地作為傳教之用。可惜傳教士太少,李安堂打發自己唯一的同伴文都拉(B. Ibanez),回歐洲去招集人馬來幫忙。而此時由於禮儀之爭已如火如荼地展開,康熙皇帝將傳教士集中到廣州,不准他們自由傳教。此時李安堂己被祝聖為主教。於是在他的領導之下,約有三十位在中國的傳教士,利用時間召開了中國第一次的傳教會議。制定了不少在中國傳教的規則。有許多規則和習俗至今仍在中國沿用。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其中也規定了聖若瑟為中國教會的主保,時在1668年的126日。被李安堂打發去招兵買馬的文都拉神父,一去十二年才回到了中國,而那時李安堂主教早己與世長辭了。

再接再勵

1676年文都拉神父終於從歐洲歸來,帶來了四位新傳教士。他們一行五人本來是要到山東濟南傳教的∼這也是李安堂主教的意思。可是他們到了廣州,卻被廣州巡撫挽留了下來,在廣州蓋房子、會院、聖堂、醫院等。結果這裡成了方濟會的根據地。不但方濟會士,而且道明會,耶穌會,奧斯定會等,都來這裡學習中國語言、過路暫住或養病休假等。六十多年來,該地成了天主教傳教士的集中地,一切經費和信件大都由這裡收發,也成了方濟會在南方的中心地點,會院之大可想而知。一位方濟會輔理修士,是當時有名的醫生,名叫安多尼( A.de la Concepcion),他不僅是傳教士的主治醫生,而且有許多教友和外教人都前來看病。也因此有許多人回頭進入了教會。

方濟會士們也從廣州向外發展,廣東省許多重要的城市,都在方濟會的歷史文件上多次出現,譬如:順德、啟慶、東筦、詔關、惠陽、新會、南海、惠州、南海等等,都曾經有方濟會士的足跡。

會士們也從這裡向全中國內地出發去傳教。尤其向山東、山西、陝西、福建、湖南、湖北、甚至連邊區的省份諸如甘肅等地也有會士們的足跡。

為什麼中國初期的傳教士都是西班牙人?理由十分簡單。西班牙向來是個熱心的天主教國家,尤其在中古世代國王,大都是熱心的教友,樂意幫助教會。尤其自從西班牙發現了美洲新大陸之後,一夜之間成了強大的國家,十分富有,也有能力幫助傳教的工作。而當時在西班牙有一大批特別守神貧的方濟會士,他們一無牽掛,因此可以放心大膽地到遠方去傳教。而國王也特別喜愛他們,對他們傳教的一切需要都願意支援。這批方濟會士既然有了錢,而過的又是十分貧窮的生活,故此能作許多的事業,尤其傳教事業更是他們的最愛。

這樣直到1684年,中國的傳教士可以說清一色的是西班牙方濟會士。在這之後,才慢慢有了其他的會士們來傳教。聖教會為了集中力量,曾將山東、山西、陝西、湖南、湖北的傳教地區交給方濟會士來管理。直到1948年為止,在中國曾有760多位方濟會傳教士,有五個總主教區、十三個教區、九個監牧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