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路難,逍遙可達

徐錦堯

「老師,這些誡命我從小都遵守了。」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他,對他說:「你還有一件事沒有做:去,變賣你所有的財產,捐給窮人,你必有財寶存在天上,然後背著十字架來跟隨我!」那人聽了這話就面帶愁容,悶悶不樂地走了,因為他有很多財產(谷十20-22)

這個富少年的故事,也是你和我,甚至是我們每一個人的故事。

這個少年「跑」到耶穌面前,確是充滿著對人生「上下而求索」的衝勁;這是一個青春活潑、朝氣蓬勃、而富有活力的年輕人。他「跪」在耶穌面前,也顯出他是多麼熱切而虔誠地要探索人生,而且有決心向耶穌討教。

我可以作什麼?」他不是來聽道理,不是單單想作一個信徒;他是想改變自己、發展自己、完成自己,想扎扎實實地去生活和實踐:他要「作」一點什麼的!

因為他不滿足於他自己目前的生活,還未找到人生的真正安頓處。《大學》說:「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這種境界他似乎仍未達到,也找不到門路。所以他來找耶穌。

對於真誠求道的人,耶穌從不使他失望。所以耶穌告訴他:追求美好的生活有一些基本的要求,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盜,不可做假見證,要孝敬父母。(谷十19)

即是說,在追求更高超的生活之前,先要盡好最平凡的本分:在做基督的追隨者之前,先要做一個真真實實的人,要學會「一步一腳印」地走人生路。

少年人一聽耶穌的話,就充滿信心的回答說:「師傅,這一切我從小就都遵守了。

他不是一個好奇的、膚淺的求道者;他是一個有心人,他有一個很積極而充實的過去,來證明他現在的誠意,他有一個豐盛的人生展現在他的眼前。所以聖經說:「耶穌定睛看他,就喜愛他。

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青年人,這是社會的希望,也是教會的希望。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說,他可算是現代庸俗世界中的「稀有動物」。

耶穌是從不讓慕道的人失望的,於是立刻給他一個邀請,邀請他去進一步發展自己的生命,在生活中奮發前進、更上一層樓,並邀請他做自己的門徒、做自己的入室弟子,和自己一起生活。

於是耶穌對他說:「你還缺少一樣」,這「一樣」是畫龍點睛中的「」;有了這個「」,這條龍就可以騰飛了。耶穌就是要給他點睛、讓他騰飛,使他能逍遙地生活和遨遊在天地之間。

我們都是龍,我們都擁有天主所創造和所賦與的、最好的天賦和條件。我想起了一首小詩: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牢關鎖;

一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是的,我們都是龍,只是缺少了眼睛;我們都是明珠,不過是蒙了塵而已。耶穌可以幫助我們、聖化我們,使我們騰飛、讓我們發光。條件是要我們活在祂內、和祂在一起、追隨祂。

盧德對她婆母的話,也應是我們對耶穌的話:「你到哪裡去,我也到那裡去;你住在哪裡,我也住在那裡;你的民族,就是我的民族;你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你死在哪裡,我也死在那裡、埋在那裡。(盧一16-17)

追隨耶穌是?對的,它要求我們拋棄一切、死生相隨,和祂形影不離。這是耶穌對富少年和對我們每一個人的邀請。

我們有時會以為拋棄是一種消極的行為,是一種損失;富少年大概也是這樣想。所以他不願拋棄,他有很多財產,他終於「悶悶不樂地走了。

他不知道,拋棄是為了全心的追隨;拋棄是為了在耶穌內完全的發展自己;拋棄是為了獲得;?棄是為了放下包袱,輕輕鬆鬆的走人生路。布袋和尚有一首詩,道盡了拋棄的逍遙:「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多少自在!

我們在耶穌內?不吃虧,也?無損失。相反地,我們在耶穌內獲得了一切:我們更逍遙地生活,我們更肯定地可以在祂內,獲得祂給我們預備了的天國。(主日八分半/乙年二十八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