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成長的契機

傅佩榮

每逢開學期間,看到家長們為了子女而奔波辛勞,我就不禁想問:這些子女將來會不會孝順呢?其中有些子女將來可能使父母失望、傷心,甚至製造社會問題,成為人群的負擔。那麼,身為父母,是否應該預先思考如何避免這種不理想的情況發生?根據我的長期觀察,父母們的思考可以參酌以下幾點意見。

首先,對子女的要求必須明確,並且設定底線。我對胡適先生的認識不多,但是讀到他對兒子的期許,則深為佩服。他在兒子出生後不久,寫了一篇文章,說他沒有別的期許,只希望這個孩子在一生中「不要危害社會」。試問:現在的父母願意這樣想嗎?他們倒不至於反對胡適先生的看法,只是會覺得不太搭調,因為小孩子念書最重要,並且將來是否危害社會,又有誰知道呢?

我也不認為「要求小孩好好念書」與「將來不要危害社會」之間,有什麼矛盾之處。不過,重視前者而忽略後者,就會形成一套價值觀,亦即:念書最重要,而念書是為了就業賺錢,然後一路下來,是否考試作弊,是否損人利己,是否危害社會,又有什麼關係呢?問題就在這堙C人的起心動念,若無一致而一貫的目標,就難免產生內在的掙扎與衝突;如果心心念念都在個人成就上,則自私自利,進而損傷公義、危害社會,豈不是有如江河日下,然後群體生活的品質日差,這位特定的個人的一生也將因為一念之差,而遠離人生的真正幸福。

其次,身教真的重於言教。許多學生告訴我,說他們自幼喜歡念書,主要正是因為父母的示範。我有一位朋友,他在兒子上國中時,就把家堛犒q視機賣掉了,全家講好三年不看電視。兒子每天放學回家,進書房做功課,父母與妹妹則各自看報念書,翻閱雜誌,臨睡前再分享一天中發生的事。這個孩子不但念書一帆風順,做人處事也都中規中矩。這種作法說明了一點,就是:如果你希望子女好好念書,則必須配合塑造良好的念書環境。

不僅如此,子女受父母影響最深的是生活習慣,其中還隱含了特定的人生態度以及無形的價值觀。譬如父母如果愛護小動物,孩子也將樂此不疲;父母如果心胸開朗,不計較別人的錯誤,子女也會變得較為樂觀,並且寬待別人,培養良好的人際關係。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認為:壞人沒有朋友,因為壞人做壞事,無法維持朋友之間的道義。因此,只有好人(如:用心善良的人)才能與好人形成良性循環,而其結果則是大家相互扶持,快樂生活。父母與子女之間,雖有天賦的親情,但是如果未能促成良性循環,大家?手走向「善」的人生,那麼結果將會如何?台灣近年家庭問題日趨複雜,推究根源,不是與父母的身教有直接的關係嗎?任何一位有遠見的父母,都會想到自己將來要與子女相依為命,那麼除了以「善」的身教與言教為依歸,尚有何路可走?

然後,光靠父母的力量,顯然是不夠的,這時需要外來的支援力量。我會請大家特別留意的是宗教信仰。根據調查研究,個人選擇宗教時,約有八成是受家庭所影響,亦即子女會跟隨父母去信教。我回憶自己的幼年生活,印象最深的就是跟著父母上教堂望彌撒。每逢周日,全家人穿上整潔的衣服,步行半小時到街上的教堂,那兒有全村除了學校之外的唯一一架風琴。隨著風琴奏出莊嚴而優雅的聖樂,教友們唱詩的虔誠聲調,彌撒進行的每一個細節,都永遠嵌入我的腦海中,構成一幅永恆而神聖的畫面。我閱讀聖經,聆聽神父講解道理,然後一周一周下去,再年復一年。試問:還有什麼比信教更好的幼年教育?我的父母有七個孩子,如果全靠自己來教,難免心餘力絀,並且無法保証成功。現在,由於他們自己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就讓子女自幼跟著去信教,然後呢?人生觀、價值觀都是正面而積極的;不僅如此,還有靈魂觀、死亡觀,全部一體成型。擁有如此完整的裝備,走在人生道上,應該是比較容易的。

我以自身的經驗為例,不是為了宣傳天主教,而是想要說明,父母若有信仰,就應充分善用此一資源來幫助子女。宗教所關懷的是人的靈性生命,子女在年幼時也許會覺得有些遙不可及,但是歲月如流,等到跨進社會、逼近中年,身心備感壓力而靈性無所依歸時,還是會想到有關宗教的議題。近年台灣社會的靈修組織一直在蓬勃發展,有時還成為媒體新聞中的羅生門,其原因正是大家都有此一需要。既然如此,父母為何不認真面對此一課題,為子女未雨綢繆呢?

我從父母的角度來省思子女心靈成長的契機何在,其結論有三:

一,在底線上,要肯定「不要危害社會」,否則踏上不歸路還談什麼人生?

二,要努力以自身的善行來引發回應,與子女形成良性循環。

三,要借助宗教的資源,或者從傳統文化找材料(如兒童讀經時,父母也要共襄盛舉,否則難以形成家庭氛圍),用以安頓心靈。

這三點其實也是每一個人在盼望自己「心靈成長」時,可以依循的原則。這些是「契機」,要想收穫豐盛,還須付諸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