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救星瑪谷神父列入真福

羅 漁

2003年4月27日教宗宣佈阿威亞諾的瑪谷神父(Marco of Aviano)等六位上主的忠僕列入真福行例。今只介紹瑪谷神父:他1631年11月17日生於義大利費友利的阿威亞諾(Aviano)鄉下。父名嘉祿,母名羅撒。童年在故鄉受教育,及長在高里濟亞受耶穌會的薰陶。年16時由於嚮往殉道者的英勇,試圖步行到克里特島殉道,因為當時威尼斯正在同土耳其作戰。步行數天後,又飢又渴,便到嘉布遣方濟會院求施捨;院長同情這位少年,給他飽食一頓,又說服他回家。後來他因受感召,入了嘉布遣會,1648年發願,取會名瑪谷,1655年晉鐸。

1664年瑪谷神父獲准為百姓佈道。1676年9月8日他在巴都亞會院帶領退省時,由於祝福一位癱瘓十三年之久的弗朗高妮修女(V. Francesconi)而無藥痊癒,因而名聲大噪,不少患重病的人都求他祝福,結果也都獲得痊癒。自此,他成為著名的佈道家,又得到「顯奇蹟者」之美譽,因此義大利,尤其奧地利和日耳曼各地主教紛紛請他為民眾佈道。他每到一處,無不萬人空巷,許多迷途者聽他講道後回頭改過。他撰寫的一篇「上等痛悔經」,讓大家朗誦,獲益良多。雖然天主教和新教之間有過爭執,可是有不少新教徒也來聽講,牧師禁止無效;他祝福教友,也降福新教徒,因此有不少新教徒回到天主教的懷抱。

1683年7月間,蘇丹穆罕默德四世率15萬新軍圍攻維也納;大敵當前,奧皇與天主教聯軍的領袖,似無多大信心。尤其回軍佔據巴爾幹半島各國與匈牙利後,慘殺擄掠,大家恐懼萬分,對聯合抵抗並不感興趣,只顧自掃門前雪。而敵軍且揚言,拿下維也納後,下一個目標便是羅馬。

信仰基督的歐洲遭受威脅,這絕非同小可,當然教宗特別憂心。這時教宗諾森十一世便遣發天主的工具∼瑪谷神父前去會見奧皇(列奧波耳特一世)與天主教諸侯們,瑪谷神父要大家對天主務必有信心,在這緊要關頭,上主必會施以救援,激勵奧皇和波蘭國王,他們果真有了無比的信心,大家同心協力一致對外,果然獲得輝煌的勝利,解救了信仰基督的歐洲。1686年9月2日又奪回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1688年9月6日再收復南斯拉夫京都,解除了土耳其霸佔整個歐洲的野心,因而瑪谷神父得到「歐洲救星」的美名。也成為奧皇的神師,在任何問題上,為帝建言;真福逝世後,奧皇讓他葬在皇陵附近。

直到今日,很多人∼包括義大利人尚不知這位真福的存在,更不知他對歐洲的貢獻。可是在奧地利與東歐,卻把他的故事,講給學校的學生聽,把他視為國家與民族的英雄。雖然德、奧人或許不知真福瑪谷的出生地,但他的葬身地和墳墓他們卻常去頂禮。其墳墓距奧匈帝國哈布斯堡皇帝的陵墓不遠,而葬地之聖堂由嘉布遣方濟會士管理。今日藉列真福的佳機,讓我們認識了這位歐洲的救星,也感激上主賞賜了人類這位謙遜而虔誠的顯奇蹟者、著名佈道家和祈禱之人。

瑪谷神父雖然不斷地和人接觸,但絲毫不影嚮他與上主密切的契合,使他在極困難中能獲得光明和分辨善惡的能力,常能為人提供適當的主意。他寫道:「天主曉得我工作的所有目的,無不是契合祂的聖意。我關心的也只有天主的光榮和人靈的益處。我是慈母教會的孝子。我常準備為教會拋頭顱、灑鮮血」。1699年8月13日瑪谷神父因癌症死於維也納。正如他常忍耐而堅強地面對困難與教會仇人的迫害,同樣在他生活的末期也勇敢地接受了由疾病而來的痛苦。

真福案副申請人列尼埃神父曾撰寫「瑪谷神父傳」。教宗曾接見參加真福大典的歐洲各地朝聖團,教宗表示,瑪谷神父為我們立了善表,受到眾人的尊敬。他參與社會的工作都是為了人靈的益處,今天仍然鼓勵基督徒保護、促進福音的價值。

插曲:義大利習慣把牛奶放進黑咖啡中,顏色呈方濟會會衣色∼咖啡色,義文叫「Cappuccino∼嘉布遣會士」。有人稱這種飲法來自瑪谷神父,列品申請人克里士果樂神父否認這個說法,不過他承認義大利用這名詞,可能是為光榮我們的真福瑪谷;他講了一個故事:當大敵攻打維也納關鍵之夜,一位製麵包的師傅半夜工作之際,聽見地下有挖土之聲,立刻想到是敵人在挖地洞,馬上向城防軍報告,因此得以先發制人,而獲得決定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