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哭之間

黎潔如

人自母體呱呱落地,一聲淒厲的哭聲,踏上這個世界,展開旅程,直至最後的一個哭聲,這哭聲當然仍是自己的,因為幾十年下來,割捨不了自己曾擁有的家人、心愛物;閤上了眼睛,一切就得?掉了。

哭著來,哭著去,兩個哭聲的中間,可能延展幾十年,幾許風雨,億萬足印,當中際遇,有苦亦有樂,細細品嚐。如今,我學懂珍惜:珍惜身邊的一切,珍惜每分每秒,珍惜我自己的生命,不敢毀損分毫。

每天張開眼睛,迎接窗外的晨曦,聽著小鳥的啁啾,我感謝上主,讚美天主。生命是可愛的,呼吸著四周甜美的空氣。人當會深深地感恩。

一個故事,神父說的:伐木者領取主人的斧頭,欣然去工作,第一天伐樹十八棵,第二天伐十五棵,第三天伐十棵。伐木者頹然地把斧頭送回主人,羞愧地說:「我工作退步了,不濟了。」主人檢視他的斧頭說:「不是你工作退步,你只是沒有停下來,打磨一下斧頭吧了。」

真的,人營營役役,難得靜下來,檢視一下自己。在旅途上,儘是跑著跑著,風光如畫,美景悠然,為什麼不肯停下來,遊目四顧檢視得失?

今天聖堂發了一個小單張給教友,上面寫著:「死亡不是生命的毀滅,而是生命的改變。」改變?有誰不怕?因為人人喜歡平靜、穩定,一旦改變,什麼也得捨棄了,走向另一個不知的新途徑:「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罷!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罷!」(瑪二十五34),或「可咒罵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裡去罷!」(瑪二十五41)。

雖然人生的旅程中間有悲亦有喜,習慣了這個生活,一旦改變,如何適應?孔子有云:未知生,焉知死。我們人是縮著頭,不敢接觸,不敢面對吧了。

知道生命會改變,知道有永恆的生命,對善人來說,新生命是一個新天新地,穿破時空界限,沒有人世間的煩苦,只有極樂、歡欣:「進入你主人的服樂罷!」(瑪二十五23)。但對惡人來說,一旦下到永火的地獄:「必有唉號和切齒」(瑪二十五30)。

金庸先生在他的「射雕英雄傳」埵酗@段意味深長的描寫,是關於生命終結的,容我擷取轉述於下:郭靖問成吉思汗:「大汗,人死後能佔多大土地?」成吉思汗用鞭指著地下說:「也不過這般大小。」郭靖於是問:「那大汗南征北討,打下偌大土地,死後又能帶回多少?」成吉思汗哈哈大笑說:「真是孩子話!」

這該不是孩子話,這是發人深省的智慧。人在世上辛苦爭奪榮華富貴,為的什麼?正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走,金銀財帛,於我何所有?只是人在現世,就是貪,就是渴求。

基督跟西滿說;「拾棄一切,跟隨我!」於是,西滿請弟弟安德肋,也一起跟隨基督了。

羡慕、尊崇神父修女,因為他們有極大的智慧,知道現世生命短暫,一切皆虛幻,追隨的是永恆的生命,與主相偕的極樂。他們的生命悠然、瀟灑。還有,神職人員在兩個哭之間的經歷,跟俗世人迥異,感受的生命自是截然不同的。

相同的是:路踏出了,就不能往回走。自一個哭步往另外一個哭,直至生命的終結。然後,接受改變、審判、賞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