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早該成為天主教大國!

楊鍾祥

恭讀三月十六日教友生活周刊朱秉欣神父「中國早該成為天主教的第一大國」宏文,真是我教年來經歷的八面鏡,神職信友都應細讀,其中一段的要點:淨空法師肯定各宗教都可共融;對天主教的教義,尤其欽佩;唯一使他感到遺憾的是:天主教的文化事業都太重利;他認為基督的福音就是要傳出去的,怎麼天主教印了聖經、聖書不但要人去買,而且還不准翻印,這樣,教外的社會大眾根本接觸不到天主教的文物。

另一小段:二十年前台灣還沒有佛教大學,現在至少已有五所;四十年前,天主教的神父早已在台灣推廣電視教育、輸入科技、培養人材、創辦電視節目製作機構;現在佛教、基督教整天有電視節目講經說法,傳教佈道,而天主教在電視銀幕上難得聽到聲音或看到人影。

數週前鄙人在該周刊所發表之「台灣各宗教之人際、社會關係與作風」一文內,亦提及佛教抵台後與大陸時代之作風丕變;曾述及慈濟會對獨居老人除經常電話慰問外,亦經常攜物探視;該會多年前於長江及孟加拉水災時馳往救濟,又在南美及非洲舉行救濟,且已在十六國有分會,已成一個際宗教組織;佛教電視的佈道,一個接一個,書店及圖書館的宗教書架上,書冊最多,佛教之所以有今日,第一係因信徒人數較多(較天主教及基督教多),第二比較富有,亦因信徒人數多,在經濟起飛後,欲行建業者多先前往寺廟許願,如有所得,捐獻若干,第三,有錢後亦須有善加利用之善意,及有勇敢出現之魄力。

基督教雖已少見街頭發傳單,但鄙人所居之士林區每次獨居老人集會時,該區靈糧堂之牧師均率其唱詩班及學童表演,每次老人旅遊時,車上工作人員,均穿著該堂所贈夾克,夾克上印製佈道標語。

道教在電視上亦有節目,其較少係國人除其他宗教外,幾已均屬道教,不必再佈道。

我教基本教義是:「愛天主於萬有之上,愛人如己」,因之醫療機構、痲瘋病院、育嬰堂、安老院,在歷史上都是天主教首創,並且許多神父、修女,終身獻身於慈善事業;在教育歷史上,更是獨樹,歐洲大學的初創,幾乎都一手包辦。

我們的聖經聖書多印有「版權所有,翻印必究」。鄙人在幾間書局和圖書館的宗教書架上,注意到佛教書最多,其次是基督教、道教,天主教是零本;每次在榮總門診時,見門旁堆了一些佛教贈送的書籍。

我教的中小學和幼稚園超越其他各宗教的總數,如對福傳無助,不知建立這些學校的目的是什麼,難道僅是為收入?政府雖規定正課時間不能他用,但理化等有關科學課程及其他課程的若干語句,多與創造主之存在及其他教義有關,可藉以說明。鄙人主持聖心語文中心時,聖經係必修,理由是英文聖經是最好的英文。各校在正課時間外找機會設立一點福傳時間,必會使學校獲得好印象。

我們的福傳不可只有口號,而無積極的行動,必須尋求對象與目標。有目標後亦須念及目前的社會與農業時代不同。大家忙於學業、事業、電視…,如欲其仍每週來二次,半年或數月後受洗,不大容易。而基督教佈道大會後,即可迅予付洗,先把有厚望者納入掌握,再追蹤補強,實係有利途徑,試想宗徒們佈道時須向聽眾講道數月嗎?

三十年前,鄙人家居民族西路一眷村,附近年老之比利時孟神父,應邀來舍間小坐,伊要求是否能邀請一些人到舍間聽道;遵其囑邀到同一眷區四鄰戶,約定每週三晚間實施,孟神父先到寒舍晚餐,餐後開始;目前懷有此種精神的神父應仍不在少數,不知是否因成效不彰,多感氣餒。

我教會在電視銀幕和新聞紙上很少出現。我們較其他教會有更多的優秀人才,在某些時段,作一短暫的講述,費用應不太高。基督教不如佛教富有,不少牧師可自行上台,我們的教會最能作統一佈局,應容易解決。

外國教會亦有類似情形,美國自Fulton Sheen總主教去世後,原在無線電、電視台之「天主教時段」,即大為衰退。多年來全美天主教只經營六個無線電台,反觀基督教之NRB(全國宗教廣播協會),經常有1,616六台播出,且每年初舉行大會,歷屆均邀總統出席致詞(我國亦數次參加),兩教在媒體運用上之差別,不啻天壤。

天主教神職及信徒人才濟濟,可以組成教育協會、新聞協會、演藝協會…。各協會在教會大典時,邀請新聞人士參加,以利在媒體中曝光,勇敢地向群眾宣布耶穌的福音,期能使中國早日成為天主教大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