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代子和代女

多默修女

大約是十二月中的一個下午,神父要我和他一起去拜訪一位高先生。到了高先生家,才知道高太太是教友,但不甚熱心,而高先生正在跟著神父聽道理,且準備在聖誕夜領洗。那天,神父問高先生:「你準備好在聖誕節領洗了嗎?」高先生伸出手拿了一本放在桌上的禮儀本,愁眉苦臉地不作聲,之後又將本子在左手上輕拍,我在旁仔細看著一切,瞭解高先生誤解了神父的意思,以為神父要他把本子裡的東西全部背出來,於是馬上插嘴說:「高先生,你別怕,神父不是要讓你將這書裡的內容熟背,只是在領洗時,照著書裡的回答兩句就行。第一句:『你在教會內求什麼?』你答說:『求信德。』神父再問你第二句:『信德為你有什麼好處?』你回答:『得永生。』這樣就行了」。高先生恍然大悟,如釋重擔地立刻回答神父:「我願意,沒問題。」

十二月廿四日的下午,神父特別為高先生準備舉行甄選禮和入門禮,到夜半子時彌撒時再讓他接受洗禮;也許神父為了使高先生領洗的禮節更隆重,所以特別在子時舉行洗禮。我建議神父:「不必了,一次舉行吧!您看高先生中風過的雙腿,拄著雙拐,年紀又那麼大了,行動不便,乾脆一次舉行算了。」神父說:「沒有人給他作代父,怎麼辦?」神父低頭想了一下說:「妳作他的代母好嗎?」我回答:「神父,你說可以就可以。」從此以後,我算是有了第一個代子。

我還有一位代女,她因乳癌而開刀,癌細胞擴散到腦部,醫生說只有兩個月的壽命。沒想到,從她領洗迄今已四年了,活得好的很呢。我萬萬沒想到,像我這個已無太多功用的工具,竟然被天主派上用場,作為光榮祂的工具。

聖保祿說:「我為基督的緣故,喜歡在軟弱中,在困苦中生活,因為我幾時軟弱,正是我有能力的時候。」(格後十二10)看來,我雖退休,但在福傳的工作上,天主似乎仍繼續在給我福傳的機會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