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業祖師爺利瑪竇神父郵票(二)

孫多默

十六、七世紀時,歐洲基督教興起,在德國、英國、丹麥、挪威,瑞典以及法國南部,都大行其道。而葡萄牙和西班牙開闢了新傳教地區。這時聖依納爵成立了耶穌會,一方面在歐洲加強教導缺乏宗教知識和訓練的神職人員及教徒,另方面計畫到遠方擴展傳教事業。

方濟各沙勿略 (St. Francis Xavier 1506-1552),在巴黎與依納爵就讀於聖巴爾巴辣學院,且二人同室而居。成立耶穌會時,沙勿略與其他五人首先加入了耶穌會,也是首先東來傳教的耶穌會士,現被稱為東亞宗徒。聖人企圖進入中國,但未成功,?於廣東的上川島,時為1552年12月3日。

沙勿略在日本,發現中國在東方的影響力很大,日人稱中國為上國。日人以為:「如果天主教是崇高的,文明的中國應早就信奉了」。因此,聖人也以為必需先給中國人傳福音,東方其他各國自然效法。聖人的這一看法,影響其他幾位耶穌會士如范禮安、羅明堅,特別是利瑪竇∼可謂是沙勿略的繼承人。當時在沙勿略以後,已有數位耶穌會士東來,或在印度等候,或去日本傳教。范禮安神父被派東來巡視,經由果阿(Goa)轉往日本,而在澳門停留了近一年,他了解到,不只進入中國困難,而語言風俗更是進入中國的必需條件。因此他規定凡來中國傳教的耶穌會士,必須會讀,會寫,會說中文,且須熟習中國禮規和風俗人情。羅明堅神父先利瑪竇來到澳門,他的中文程度雖遜於利氏,但他卻小心學習了中國禮規。當他第二次來廣州時,中國官員見他是位彬彬有禮的學者,特免其跪,可站立與官員說話。以後廣州當局應羅神父之請撥給他一塊土地蓋堂建宅。他與新來的利神父按照范神父的規定,苦讀中文。利氏語文進步迅速,研習中國人的生活民俗,以及中國的政體,因此交結了不少中國文人學士。

利氏研習中文有成,且把心得寫了一本三十多頁的小冊子,論述語言的進修和文化的交流。並指出中國文化自成一派,與西方迥然不同。他也分析了中國哲學宗教和政治思想。他很推崇中國人的優秀,值得西方人士效法。由此可見利氏很快洞悉了中國情況。他雖然在學術、技術、天文、地理、數學上對中國有所供獻,卻沒有西方主義的優越感。也因為他的這種心態,使他在傳教的方法上方向正確,福傳成功!

傳教士接踵而來,本是可喜之事,但中國不幸發生了禮儀之爭。教宗派特使多羅主教來華。多氏邀巴黎外方傳教會福建代牧嚴璫覲見康熙帝。本來皇帝優禮款待多羅。第二次召見時,皇帝考問嚴璫御座後的四字匾,嚴璫不認得一字。康熙怒斥他「愚不識字,擅敢妄論中國之道」。禮儀之爭,隨懸了四百多年;加上後來的傳教士多半不精通中文,且西方帝國主義欺壓中國,雖賣力傳教,但效力不彰,發生了許多不幸之事。利氏深知孫子的兵法: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現在主教都是中國人,但是洋墨水喝的太多,雖高喊教會本地化,但對本國風土人情、民間信仰恐怕有欠深入研究,因此給予人民的印象,難免仍未能脫離宣傳「洋教」之嫌!有位老神父在交接典禮時,把聖經交到接任的年青神父手裡說:傳福音要用這本聖經,別只傳「聖教法典」!真是一針見血!

現在輕鬆一下,把影響最深的兩位聖人郵票,列舉於下,以便集郵人士尋蹟可查(#全為Scott郵票目錄號):

甲、依納爵lgnatius of Loyola 1491-1556

  1. Colombia:#668 #C287;#C324
  2. Ecuador:#478-480, 489, 525-527
  3. Paraguay:#620,625;520-524;704-707;C342-345,C362-365
  4. Philippines:#810-11
  5. Spain:#836-38
  6. Vatican:#113;212-13

乙、方濟各沙勿略 Franciscus Xavier

  1. Macao:#353-360;365-67
  2. Belgian Congo:#285
  3. Portuguese India:#414-419;464-471a;517-19, 520-21a,b;522-23a
  4. Pontugal:#753-56
  5. Spain:#C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