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濟會元朝在華傳教簡史

韓承良

元朝勢如破竹

聖方濟建立修會的那一年(1206),正是中國元朝皇帝成吉思汗統一中原、建立強大帝國的一年。他和他的兒子窩闊台開始率軍西征。歐洲的一些國家簡直如秋風掃落葉,不論多大多強的城市,不出三天就被攻打下來。而且他們殺人如麻,殘忍無度,使歐洲大驚失色。他為西進,更直達意大利北方的烏的乃城(Udine)。雖然歐洲人組織大軍,企圖阻止元朝軍人的侵略,但這些歐洲聯軍都不堪一擊。教宗見無計可施,便打發使者去與蒙古王朝講和,並希望能建交。兩批方濟會士,由柏郎嘉賓(G. Carpine),及羅伯魯(Rubruck)率領先後出使元朝。(之前曾派遣兩名道明會士,但因害怕而半途而返)。方濟會士到達克拉昆崙山區,拜見元朝正在出征的元帥,後者羅伯魯則到了北京,亦見到了元朝皇帝,且被以禮相待。可惜未能達到目的,因為教宗真正的目的,是同元朝建立外交聯盟關係,旨在東西夾擊對抗回民,因為歐洲和教會真正所怕的不是中國,而是日漸強勝的回民。但這也不能不說是天主的聖意:天主不願人大興干戈。

彼此交往

方濟會使者雖未能成功建交,卻對亞洲的執政者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會士回國後對中國作了詳細的記錄和報告,使歐洲人對中國有了一個清楚的印象,知道中國是個文明古國,不但地大物博,而且文明倡盛,是個偉大的民族。這種觀念至今不斷出現於教宗的言論之中。其實它由來已久。

建交雖未成,但許可意大人到中國通商。這時有著名的馬克波羅的父親和叔父(尼苛老和波羅)。皇帝忽必烈打發這二位商人去見教宗,要求派遣一百位方濟會士前來中國傳教,時在額俄略教宗第十世時代。不久後教宗尼各老三世派遣了五位方濟會士前來中國傳教。可惜他們不知何故完全自歷史上消失,至今成謎。

天主教傳教士到中國

1288年教宗尼各老四世上任,他是位方濟會士教宗。他於1290年前後打發方濟會士孟高維諾神父,率領一批同會弟兄,來我國傳教。這是第一批真正的傳教士,不再是為政治理由而來。孟高維諾完成了教宗吩咐的使命,真正的在北京開始了他的傳教工作。雖有景教人士的大力阻撓和迫害,他仍然成功地建立了教會,修建了兩座大堂,招收了一批為數四十人的修生,準備他們聖神父後在中國繼續傳教,並多次帶領修生到皇官去演唱聖詩,甚得皇帝的歡心。

可是在西方羅馬,由於路途遙遠,對孟高維諾的行蹤一無所知,猜想他早己與世長辭了,因為已過了十一年之久。但作夢也未想到,十一年之後教宗突然接到孟高維諾的一封信,報告他在中國十一年來傳教的工作和成果。教宗喜出望外,立即親自祝聖了七位方濟會主教,打發他們到中國來,一來為祝聖孟高維諾為宗主教,二來為幫助他傳教,建立更多中國教區。可惜七位主教中只有三位到達了中國,其他有的未能行成,有的路上病死,有的遇上強盜而被殺。然而到達中國的三位主教將孟氏祝聖為宗主教後,便開始了正式的傳教工作。並在北京、泉州、建立了教區。後來在楊州、杭州等地展了傳教工作。他們甚至將福音傳到了山東一帶,比如陽谷的波里村,周村教區的劉家寨,都有元朝時代的傳教紀念和傳說。而當地的老百姓也以自己為元朝時代的教友為榮。這是我在訪問他們時親自聽到的。至於文物方面則不太多見,就我所知所見,只有北京以北的門頭溝,仍然保存著一對石獅子,據說是元朝教會的遺物。

中國教會走向下坡

中國教會跟著元朝的滅亡,走上了下坡。另一方面,教會也在西方遭受打擊:一種可怕的黑死病使近半數的修士喪生,以致無人可派往中國傳教。另一方面,教會內部也鬧分裂,無暇顧及傳教區的工作。如此迫使中國教會停頓了一段相當長教的時期。

但方濟會士們對元朝時代的輝煌歷史並沒有忘記。許久以來,方濟會所謂之傳教事業,主要就是以中國的傳教事業為主。到傳教區去就是到中國來傳教。中國傳教區成了方濟會的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