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時代即將來臨

剛恆毅

創立本籍修會

我很久很久想到創立中國本籍神職修會的適宜性,其主要目的為歸化他們的同胞兄弟姊妹。在中國的修會全部都是屬於外籍的,屬於外籍省會長的。他們自然會以外籍人士的觀點來看中國事務。即便在這些修會中有不少的中國神父,但修會中一切重要職務仍然操縱在外籍會士手中。至今還沒有中國男修會產生。

中國新修會可到各教區服務,也可到沒有中國神父的地方,為中國教友服務,例如到太平洋上的各島嶼、美洲各大都市。他們應當是博學之士,好能使中國人明瞭天主教會的真理、出版護教書籍、管理各級學校。將來有一日中國政府會聘請他們作學校校長,但應先具備中國人所需要的學位,也必須瞭解新時代的來臨以資因應。

呼籲拯救日本震災

我呼籲救助日本大地震所遭受的災禍,受到各地熱烈地響應。以香港為例:一九二三年九月十七日香港宗座代牧寫信告訴我:「大地震給日本帶來嚴重損失的消息感動了整個香港,各團體積極推動救助。我們收到總主教的信,我可以報告教友們作了以下措施:

1. 雲先會立即召集會議,由我來主持,討論如何去救濟,決定先捐助一百元。

2. 九月九日∼主日,各聖堂所有的捐獻充作救濟災民用∼共得到四百十七元。

3. 九月十八日,為遭難者舉行主教大禮追思彌撒。

4. 義大利籍嘉納撒會向地方委員會建議收容孤兒,但是沒有被接納。

一個燒死的人

今天(十一月八日)早晨,在我們附近一間被燒毀的小房子裡找到一具窮人的屍體。在牆上用木炭寫了兩句咒罵共和、惋惜清朝的話。這個人以前曾在滿清時代作官,是上等階級的人,清朝被推翻後變成一個可憐的窮人。住在我對面的清王給這個不幸的自殺者買了一口棺材。

這個自盡者,適逢帝國傾倒、朝代沒落,好像船上拋出來的廢棄物。這些世界上的寄生蟲,有的已經腐壞了,有的不幸地在慢慢腐壞中。不少前一朝代的富人、王侯、公子哥們陷入窮困中。以前游手好閒、享受特恩,不知適應新時代而去工作。當財富日益耗盡,就變賣王府,有些人力車夫居然是王爺們的後代。

這個世界平靜了、被打倒了,再也不會翻身了。

法國革命與蘇聯革命情形也是一樣;不過,所不同的是,中國革命不像法國和蘇聯革命那麼過分走極端。在內地有些地區曾一度驅逐滿洲人,發生了可怕的暗殺事件,還好都只是些少數偶發事件。北京革命政府宣佈撥給末代皇帝款項,並讓出皇宮的一部份供退位的皇帝使用。共和的產生是由於皇帝退位,這樣做表示對他的尊重和感激。

無論如何,從這方面可以看出來古代民族的教育方式,這個高尚性出於歷史,是走在西方文化之前的。

中國將是最偉大的民族

現在,外國政府的態度仍然對中國不友善,也不隱瞞他們的傲慢。當然,在這不可輕視的改革、更新的緊要關頭,難免犯下一些大錯。但我深深地尋求外表以外的內涵。我對中國∼這廣大無垠、世界最大之一國家的前途深具信心。正因為有這麼巨大的國土,不可能為外人所強取。它只不過缺乏西方那種活躍的國家觀念而已,但在學校裡已經播散這種觀念,目前正在潛伏中。中國人常以自己的種族及文化為榮。

我細心觀察中國的未來,這個民族是不會淪亡的。因為這個龐大的民族有著出奇的特質:勤苦、樸實、同胞手足之愛。雖然有混亂局面,但並不影響基層的平靜。從哈爾濱到廣州,男人的服裝都是一模一樣的,女人的衣服端莊得像修女∼一些歐化的都市少女除外;任何地方的房舍、用具全是同一色調。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沒有這樣的劃一,文字、文學、歷史也是這樣的一致。

天主願意的話,中國也能像歐洲那樣物質進步。在空虛的心靈中充滿慰藉和宗教的德能、內外一致。以堅強信心認識、愛慕天主。

中國民族將是最偉大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