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兄弟姊妹(下)

田毓英

一、雅各伯

聖保祿在他的書信上說見到了伯鐸和「主的兄弟雅各伯」(迦一19),以外沒看見別的宗徒。保祿口中的主的兄弟雅各伯是宗徒,沒有懷疑的餘地。而這個雅各伯是耶穌的什麼兄弟呢?

十二宗徒的名字共出現了四次,即瑪十2,谷三16,路六14,宗一13,這十二人中,伯鐸,安德肋,載伯德的兒子雅各伯和若望,斐理伯,巴爾多祿茂,多默,瑪竇,阿耳斐的兒子雅各伯,和負賣耶穌的猶達斯等十人,四部書上都一致。不一致的是達陡和西滿。這二人我們將在下面分析。此處要澄清的是:名單中載伯德和阿耳斐的「兒子」以及阿耳斐的兒子的「兄弟」都是原文,並非由譯者加上去的。這種加法有的是因為文字結構的需要,中、英文就有這種需要。但比如西班牙文,不加這幾個字行文也很通順,和加上後的意思相同。總之,加上兒子和兄弟符合原意。不過,英倫耶版把Judas the brother of James換成Judas the son of James(雅各伯的兒子猶達),就太離譜了。

我們首先要指出的是,兩個雅各伯中,一個是載伯德的兒子、若望的兄弟。這點不容置疑,因為福音書上記錄了他兄弟二個很多事跡(瑪四21:雅各伯、若望兄弟「在船上同自己的父親載伯德修理他們的網」)。另一個雅各伯是阿耳斐的兒子,是耶穌所揀選的宗徒,不是祂的胞兄弟,可能連堂表都不是。因為他如果是耶穌的胞兄弟,按當時當地的習俗,應該說他是若瑟的兒子,而非阿耳斐的兒子。就像群眾口中的耶穌那樣(路四22)。我們不知道這個雅各伯如何不是去找耶穌的四人中的那個雅各伯。

伯鐸被天使從獄中救出,到了瑪谷的母親瑪利亞的家中,向在場的人說明得救,並要那些人「把這些事報告給雅各伯和弟兄們。」(宗十二17)。有些解經者認為弟兄們指的是宗徒,所以這裡的雅各伯不是宗徒中的雅各伯。本文不同意這種看法。本文對這段的了解是:這裡的兄弟是指接受了耶穌福音的信友們,那時還沒有基督徒這個詞,稱信友為兄弟姊妹。(這種稱呼不是從二十世紀下半葉又在教會內流行起來了嗎?)而這個雅各伯正是宗徒中阿耳斐的兒子雅各伯。因為在同一章的開端已說明另一個雅各伯,載伯德的兒子雅各伯已被黑落德殺害。至於伯鐸為什麼單單要人通知雅各伯,由宗徒們第一次的會議中,可以看出雅各伯的地位及重要性。說不定除了伯鐸,雅各伯是宗徒之間的領袖。宗徒們有事不是找伯鐸就是找雅各伯。

雅各伯是阿耳斐的兒子,不是聖母瑪利亞的兒子,不是耶穌的胞兄弟。

二、達陡

瑪竇和瑪谷福音中十二宗徒之一的達陡,路加福音和宗徒大事錄則換成猶達。解經者大都認為達陡和猶達是同一個人。猶達書中自我介紹說他是雅各伯的兄弟,如果這封書信是他人偽託的,更足以證明,猶達和雅各伯是兄弟,而其所以提出雅各伯,無非是因為雅各伯的聲望地位是人人盡知的。

三部對觀福音關於達陡的記載都不盡相同。瑪谷只簡單地寫達陡,瑪竇的原文是「別號達陡的Lebaeus」。路加福音則明白記載:雅各伯的兄弟猶達。Lebaeus這個詞如果是「xx人」(黎巴嫩人?)的意思,而這個別號達陡的黎巴嫩人的猶達,和第二個雅各伯同是阿耳斐的兒子,這個猶達或達陡不就是納匝肋人所說的四人中的那位猶達嗎?

三、西滿

思高版在所有宗徒名單中一律譯為「熱誠者西滿」。這也是一些西洋版本的譯法。但瑪竇和瑪谷的原文是「迦南人西滿」,路加(路;宗)則用的是「熱誠者」西滿。其所以有這種情形,無非是因為西滿有這兩種屬性:一個說明他是迦南人,另一個表示他是個熱心腸的人。「熱誠」英文用的是Zealot。這個詞譯為「熱誠者」甚至「狂熱者」都可以。「迦南人」這個詞可能說明他的族群。至於為什麼說他是熱心者,有兩個可能:其一是,迦南人的特性是熱心,其二是,這位西滿以熱心出名,人們給了他這個別號。我們找不到迦南人的特性是熱誠的證明,剩下的只能是他以熱誠出名。

而他之所以以熱誠出名,一定是因為他做過引人注意的熱心舉動。什麼舉動呢?耶穌忙著宣講天國,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是這位熱情奔放的西滿認為耶穌瘋了,發動了其他親友,要把耶穌抓回去(谷三20-21)。這群人到了耶穌的家,因為人多進不去,請人去叫耶穌。圍繞耶穌的人說祂的母親和兄弟姊妹在找祂。由耶穌的反應,可以看出那是出乎祂意料之外的,他們不了解祂。祂在忙祂父的事,連伯鐸也勸祂不要受苦受難,耶穌都斥責他是撒旦(瑪十六23),這群人認為忙天主的事是瘋了,並且想把祂抓回去,耶穌如何不反駁?所以耶穌說:「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兄弟?」然後環視周圍坐著的人說:「看,我的母親,我的兄弟!因為誰奉行天主的旨意,誰就是我的母親兄弟姊妹」(谷三31-35)。這段插曲的來龍去脈,只有瑪谷提供給我們。瑪谷福音最短,但許多關鍵處卻只有這部福音記錄下來。

我們知道,迦南人對以色列人來說是外邦人,拿今天的說法,他們都是外教人,至多是皈化的外教人、新教友∼對天主的道還不很熟悉的人。這樣的人對耶穌的作為陌生甚至見怪,是可以想像的。一個人不吃不喝只顧宣講救人,他們自然認為有違情理。熱愛耶穌的西滿,帶頭發動親友去抓耶穌,是出於善心。結果耶穌並不領情,人們就這樣給了他熱心者這別號。

這裡有一點,是關於聖母的。難道她也像多少有些冒失的西滿等人盲目地跟著他們來抓耶穌嗎?我們不要忘記三件事,第一,聖母對耶穌不完全了解,許多事是「默存在心理」(路二51)。第二,聖母住在納匝肋,耶穌住在葛法翁。在那交通不便的時代,兩地路途遙遠。聽熱心人士說耶穌不吃不喝瘋了,關懷之情遠勝他人的慈母,不能無動於衷。第三,聖母是位起而行的行動者慈母。愛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慈母中最慈的母親,不顧路途遙遠,跟隨眾人到葛法翁去看個究竟,不是至理至性嗎?

我們的結論是,這個熱心人西滿,也是群眾口中四人之一的耶穌的兄弟。但他是迦南人,而耶穌是猶太人、達味的後裔。祂二人之間根本沒有直系親屬關係,更不是胞兄弟。

四、若瑟

納匝肋人口中另一位耶穌的兄弟若瑟,不在宗徒之列。但他也是另有來歷的人。耶穌被懸在十字架上,十字架下有聖母、聖若望以及許多婦女。瑪竇記載:「有許多婦女在那裡從遠處觀望,她們從加里肋亞就跟隨了耶穌為服侍祂。其中有瑪利亞瑪達肋納,雅各伯和若瑟的母親瑪利亞與載伯德的兒子的母親。」(瑪二七55-56)。瑪谷的記載和瑪竇大致相同。鐵證如山,這些婦女是從納匝肋所在地加里肋亞來的,以這四個人的名字為耶穌的兄弟來攻擊祂的事,是在納匝肋發生的,這四人至少都住在納匝肋。雅各伯和若瑟的母親是同一個人,這個雅各伯,不加其他介紹,直接提出名字,不應該是宗徒之一阿耳斐的兒子嗎?不要忽略,新約在提到不太熟習的人時,多少都予介紹。比如領取耶穌遺體的若瑟,若望福音寫「阿黎瑪特亞人德摩」(若十九38-39;瑪二七57)。甚至敘事簡略的瑪谷在這些人身上也加以介紹,而且更加詳細:「前一天,來了一個阿黎瑪特亞人若瑟,他是一位顯貴的議員,也是期待天國的人,他大膽地晉見比拉多,要求耶穌的遺體」(谷十五43)。不加任何介紹的雅各伯不應該是宗徒之一阿耳斐的兒子嗎?若瑟是這位雅各伯的兄弟,所以若瑟也是納匝肋人口中的耶穌的兄弟,並非耶穌的胞兄弟。

提到若瑟時不說他是誰的兒子,而說他是誰的兄弟,明明是因為他是當時人熟知的。凡此種種,都十足證明,阿耳斐的兒子雅各伯和猶達以及若瑟是兄弟,他們有自己的父親和母親,並非耶穌的胞兄弟。

聖母瑪利亞呢,她有沒有其他的子女?從聖母瑪利亞的角度看,也同樣明顯,她沒有其他子女,耶穌是她唯一的兒子。

耶穌十二歲那年獨自留在聖殿,聖母和聖若瑟回去找,根本未提聖母其他子女。聖家到耶路撒冷去過逾越節,只慶節就需要八天,加上往返的路程,離家半個月是最保守的估計。那些孩子由誰照顧?一個母親能丟下他們半月之久嗎?

在加納婚宴上,耶穌如果有胞兄弟,為何一個也沒去參加?

在十字架上,尤其在這最重要的時刻,聖母如果有其他子女,耶穌也不用把她託付給自己的愛徒,而且耶穌死後聖母隨這位愛徒去住。如果聖母有其他子女,這合乎邏輯嗎?

所以,耶穌沒有胞兄弟姊妹,聖母瑪利亞沒有其他的子女。她唯一的兒子是救主耶穌,因天主聖神的德能懷孕所生的降世為人的天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