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已死?!

呂漁亭

我們前面已說過,一個社會科技經濟愈發達、物質享受愈高、生活愈富足,好像愈使人心靈空虛、愈不知做人究竟為了什麼!而心靈貧瘠(失落人生意義)的必然後果,則往往是焦慮與憂鬱,甚至產生自殺。無怪許多學者說廿世紀是一個憂鬱生活的時代!

在前文中我們雖已介紹了幾種憂鬱焦慮的原因,如社會變遷過速、家庭結構破裂、人際競爭惡劣等…;但這些原因又由另一個更大更重要的原因所產生,那就是上帝既已死了,人類可以放心地胡作非為了。

「上帝已死」這個觀念,首次由尼采提出,但畢竟那只是一種虛無的哲學觀念,因此影響不大。其實尼采一再地堅持人必須有上帝,歷史上的上帝既已死,必須替自己再創造一位上帝,即人必須設法變成「超人」。只可惜這種觀念到了廿世紀就變了樣,人開始崇拜物質、科學、金錢或感官等等,而金錢、物質、科學、感官,於是搖身一變而成了「變相的上帝」!

但上帝畢竟不能這樣容易地消失。首先,若上帝一死,人類的許多問題將永遠無以解答,其中尤以(一)、如何解答生老病死之謎?難道人真如動物那樣一死百了,死後根本什麼也不存在?(二)、誰能解答人之終極問題,如我是誰?為什麼生在這個世界上?我將往何處去等等?(三)、人人需要活得心安理得有恃無恐,但若真的否認「頭上三尺有神明」,人又如何能活得安心,人還能去依?誰?向誰去訴苦?

心理學家荷妮在基本焦慮論中(Basic Anxiety Theory)早已強調,產生人之基本焦慮原因,是因為人在年幼時感覺那種「無能、無助、無愛」所致。人萬一失落了上帝,也必然會感到既無奈又無能;正是這種無力感及無助感,才是造成廿世紀焦慮憂鬱,甚至失望自殺的真正原因。

叫我向誰去訴苦?誰能幫助我跨出這個困境?人生痛苦究竟為了什麼?活著到底還有什麼意義?……這種種苦悶的心聲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她)們都忘了自己頭上三尺還有一個神明在。

一位因戀愛失敗曾企圖自殺的女孩子,最後終於被醫院救回了一命;當她睜開雙眼,見到一位善良的白衣修女在旁看顧、安慰著她,慢慢地接受了修女的勸導皈依了真主。她後來有感地說:「原來一切痛苦都是有意義的!耶穌基督雖貴為天主之子,但最後還是選擇了苦難,死在十字架上。我的這點小小痛苦又稱得了什麼!」當然,接受痛苦並不是信仰上帝的唯一原因,但一切正宗宗教似乎都在強調,人必須先受苦受難,然後才能上西天或進天國。

中研院院士李亦園曾提醒我們說,宗教對人類有三種主要功能:一是提供解釋人生及終極關係之真正意義;二是提供道德倫理的基本基礎;三是企圖使人類在智慧及德行上超越平凡的境界,讓人超凡入聖。他認為只有宗教能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使人無論在精神上、智慧上、甚至在感情上獨得超越。而正是這些功能,任何科技是無法取代的,物質與感官享受更與它背道而馳。換言之,人類只能與上帝相結合,才能獨得精神及感情的真實安頓。

人畢竟不可能沒有上帝,因為人的根在上帝那裡。正如一朵豔麗的玫瑰花,斷了根很快就會枯萎,人若離開上帝,不管科技如何進步、經濟如何發達,到最後也只有走上一條自毀的末路。目前SARS瘟情盛傳,人人談疫色變。我們雖還不知這次傳染的元兇何在,但正如癌症那樣,大概又與濫用大自然有關。的確,人若濫用大自然而不知愛惜,大自然早晚會報復;水及空氣一旦被濫用,結果水汙染、空氣汙染產生了許多後遺症;人濫伐樹木,因此造成土石流;人濫用性,因此造成各種前所未有的性病。但大自然只是上帝手中的受造物而已,它們尚且不可濫用,更何況否認大自然的真原上帝自己,其後果真不堪設想!

上帝沒有死,不但沒有死,祂還日以繼夜地在那裡照顧著我們,愛護著我們。即使人類背叛了祂,祂還在那裡苦苦地等著人類回頭。聖經中那位不肖之子,曾要求慈父分家,把分得的財物在外地揮霍殆盡,結果弄得人財兩空,只好餵豬為生,但偏偏這豬缸內的豆莢他也不許吃!那時他才猛然想起那些在父親身邊吃得飽飽的家僕,於是決定返家,並只求父親讓他做一員家佣,於願已足矣。那位父親自小兒離家後,卻日夜站在山崗上望兒早回。如今見孩兒回來,喜出望外,令人立刻給他換新衣設酒席,讓大家來慶祝一番,因為這個兒子死而復生,失而復得。

我們若因一時之誤遠離了上帝,祂也必然天天還在那裡等著我們回家!快快回來吧,因為只有在上帝身邊我們才能找到安慰、幸福和人生的真正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