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SARS 看信仰

二水心台

世界上有許多不同的宗教與信徒。理論上說,各個宗教所探討與實行的,是面對人生的「態度」,而不是解決世界問題的「方法」。在舊約的出谷記裡,梅瑟按照天主的指示做了一些應對的動作,十個大災難一個一個的被「解決」掉。梅瑟不曾召集各部會首長或各族領袖「商討」應付的「對策」,只是「信賴」天主的「吩咐」而已。梅瑟所示範的是信仰的態度,不是世俗的方法。

有許許多多的人談論消減 SARS 的方法或策略,卻不知「一災未平一災又起」乃是人生常態,為何浪費許多時間與精力在處理「單一」的災害呢?人之生涯有限,卻把生命的大部分用在解決問題或對抗災難上,實在是太可惜了!每個場所、每個地方都努力消毒,每個人都戴口罩,每個人都常常洗手,病毒就真能銷聲匿跡嗎?即使真能如此,我們就能快樂平安地度此一生嗎?「疲於奔命」是世俗生活的寫照,無論如何也不能與「平安快樂」同時發生。

宗教人追求的是真正內在的平安與喜樂。生活在世俗裡的宗教人,若沒有一顆時時儆醒的心,久而久之就忘記了宗教的本質與目的,也跟著世俗疲於奔命,想辦法「解決」問題,只是解決問題時,習慣性地披著不太容易脫下的宗教袈裟罷了。

宗教人的快樂與平安建立在信仰上,而信仰的本質是態度而不是作為。宗教人所有的作為都應該是「誠於中而形於外」的自然表現;面對人生問題失去了穩定而一貫的態度時,任何作為都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權宜之計,只有揚湯止沸的短暫效果,卻不能帶給人風平浪靜的長治久安。今日 SARS 來臨,我們迎戰 SARS;明日其他災難降來,我們又忙於應付那個災難;要是同時碰上好幾個棘手的問題,我們豈不陣腳大亂、精疲力竭?

好的態度能夠以不變應萬變,但任何好的作法都只能解決局部或暫時的問題。問題層出不窮;為了解決問題,科學的方法不斷進步。多數人寧願鑽研與時俱進的科學方法,而不喜歡培養連貫古今放諸四海皆準的態度,因為科學的辦法如立竿見影,容易滿足人的成就感並換來短暫的舒適與方便,而信仰的態度卻要求漫長摸索且堅忍不拔的陶養過程。「急功近利」的文化逐漸內化成多數人的性格,「解決問題」變成多數人的生活常態,因此培養堅定的人生態度就成了今日世紀難能可貴的事了!

SARS 雖是最摩登的疾病,卻不見得是人類歷史中最難處理的疾病。科學的進步總是追趕在「先進」疾病之後。人類無法預測明年或下一世紀會發展出什麼樣的疾病而預定作戰計畫。後知後覺是人類無法更改的弱點。也因此,任何新品種的疾病都把人類搞得人仰馬翻,既緊張又勞累。其實,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宗教人應該知道「天主所造的樣樣都美好」,不論看得見或看不見的東西,都不至於真正傷害人;任何傷害人的事物都是人類主導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遊戲的配角而已。不能與大自然和平共存、不能與微生物共生共榮,下場必是激烈的鬥毆遊戲;鬥毆遊戲的本質與特色無非是「暴力相向」。暴力相向的結果,可想而知,不是兩敗俱傷就是同歸於盡,一面倒的結局恐怕千載難逢吧!

「平常心」常掛在許多人的嘴上,尤其以宗教人為甚。面對 SARS 仍能保持平常心的人,即使沒有特定宗教信仰,也堪稱宗教高人;相反地,手足無措、提心吊膽的宗教人,大概還需經過一番歷練吧!平常心是一種坦然面對人生的態度,但不是得過且過、偷機取巧、碰運氣的僥倖心理。其實愈有平常心的人愈有特殊行,只是在那特殊當中,我們看不見慌亂,看不到抱怨,也看不見氣餒,我們只看到從容不迫地相親相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