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應該使我們更愛人

李家同

SARS對我們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和恐慌,我們從來沒有經驗過這種樣子病毒的傳染。值得我們慶幸的是我們有很多的醫院,很好的檢驗設備,以及很好的醫生,所以我們到目前為止,死亡人數還沒有超過二十位。

設想我們國家是一個很窮的國家,我們會有這種成績嗎?如果一個人得了SARS,他絕對沒有這種隔離病房,也不可能有各種昂貴的藥物,因此大概只有死亡一途。不僅如此,在一個貧窮的國家,所謂居家隔離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很多貧窮國家的人家破爛不堪,連最基本的的衛生設備都沒有,隔離,有何可能?

我們基督徒,在和SARS作戰的時候,也許只想到了自己,而沒有想到在那些落後而貧窮的國家,他們能夠應付SARS嗎?以印度為例,他們每八萬人,才有一個小診所。印度人口眾多,大城市裡人口就更多,絕大多數的人民都住在貧民窟裡,一旦爆發了SARS,其蔓延之快,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非州情形就更糟了,他們根本無法醫治SARS病人的,肯亞算是非洲最好的國家,他們全國只有十個呼吸器。

SARS使我們感到脆弱,也使我們感到需要外來的安慰和協助。等到危機過了,我們一定又忘了所謂安慰的意義,我們一定又回到過去快樂的日子。身為基督徒,我們應該對於世界上的貧窮有更深的體認和同情。我們應該多多默想的是世界上本來就有多少渴望安慰和協助的人,他們一直生活在極端的悲慘之中,他們希望有人注意到他們,也希望有人安慰他們,但是他們其實是沒有得到什麼安慰,也沒有得到什麼協助。

就以非洲的愛滋病來說吧!非洲有三千九百萬的愛滋病人,而他們所需要的醫療費用頂多只是幾十億美元而已,可是每次聯合國向富國要錢,他們都說他們沒有錢。真的沒有錢嗎?這次美伊戰爭的費用就是八百億,花八百億美元打仗,誰都願意,花幾億美元醫治愛滋病人,誰都不願意。

我們教友們在祈禱的時候,不妨做一個默想,如果我生長在一個貧窮的國家,而又得了SARS,我還要遭遇到什麼情形?我很坦白地說,如果你是非洲人,十有八九,你會等死,而且你的親人,也會跟著死去。

SARS帶給了我們恐懼,但是我們基督徒卻應該經由SARS這一場危機而有了一顆更柔軟的心,我們現在不會再驕傲了,也不會自以為我們有能力應付任何一場危機,我們這一次一定會深深體認到自己其實是非常脆弱的,我們忽然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對我們有足夠的同情心。

我們在此危機之中,應該靜下來,讓我們不再全心全意地追求財富和功名,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得到SARS,財富和功名都沒有意義了。如果我們靜了下來,我們應該多多注意到我們週遭的人,我們不妨乘此機會,向他們表達我們的愛。平時我們經過辦公大樓的警衛的時候,不會和他們打招呼,現在,我們不妨和他們打招呼,也順便問問他們的家人。

SARS使我們受創,但不能重創我們的心靈,基督徒在這一個危機過去後,應該更有愛心,更能想到世界上的弱勢團體,希望我們整個台灣的天主教徒,能夠將我們的視野擴展到全世界去,使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人都是我們關心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