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兄弟姊妹

田毓英

耶穌有沒有胞兄弟姊妹,關係到聖母瑪利亞的童貞。不知道神學家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神學家們可有很多聖經之外的資料以為佐證。但為一個神學門外的人,聖經是唯一的依歸。

新約上幾次提到耶穌的兄弟姊妹,許多基督教派以此認定聖母瑪利亞有其他子女,所以聖母並非一生都是童貞,甚至根本不是童貞,因而有的基督徒簡直以嘲諷的口吻談論聖母!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天主教會宣定聖母是卒世童貞的道理,當然有聖神的庇佑,天主聖神永遠和教會在一起直到世界的終結。但是,教會得到的默感應該包含在聖經內,應該和聖經的含意一致,不相衝突。聖經上的兄弟姊妹,包括些什麼人;新約上耶穌的兄弟姊妹,作何解釋,是否即耶穌的胞兄弟姊妹,是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

在中國人之間,直呼堂兄弟姊妹甚至表兄弟姊妹為兄弟姊妹,是件很平常的事。即使在西洋,稱年稍長者為兄姊也所見多有。為什麼聖經上就一定要「免俗」呢?尤其聖經是先使人直接了解,然後再傳給世界的,能夠不用首先接受者熟悉的語言詞彙嗎?因而,所謂兄弟姊妹也者,並非不管時空,一定只指胞兄弟姊妹而言,並非一定是同父同母所生。

我們提前的答覆是肯定的,聖經時代有這種習俗,不只新約,連舊約時代的兄弟姊妹也並非全指胞兄弟姊妹而言。

以民自古極端重視親屬家族關係,而且十二支派為保持血統純淨,甚至不和其他民族通婚。經過兩千年的顛沛流離,猶太人仍是世界上凝聚力最強的民族,就是這種情形的證明。又如我國民間戲稱他人為兒為孫是凌辱的話,但以民稱年幼者為「兒」是表示親密。稱年齡相仿的為兄弟自是想像中的事。以兄弟或兒子稱呼近親更是理所當然的。不但如此,以民古時並不重視輩份,創世紀十三章記載:亞巴郎的牧人和其侄羅特的牧人常發生口角,亞巴郎對羅特說:「在我與你,我的牧人與你的牧人之間,不要發生口角,因為我們是兄弟」(創十三8)。思高版把此處的「兄弟」譯為「至親」,一些現代版本也有這種譯法,英倫耶版也翻為kinsmen。但由King James版:for we be brethren, 西班牙耶版直接譯為「我們是兄弟」(pues somos hermanos)來看,原文應該是「兄弟」而非親屬。由一位希伯來文教授翻譯的西班牙版,雖譯為「親戚」,但加了註,明白說明原文是「兄弟」。

肋味紀十章3-4節還有一個明顯不過的例子:亞郎的兒子納達布和阿彼胡給上主祭獻了凡火,犯了罪,當場被燒死。「梅瑟叫了亞郎的叔父烏齊耳的兒子米沙耳和厄耳匝番來,對他們說:『…將你們的兄弟由聖所前抬到營外去。』」死者二人和抬他們屍體的是堂兄弟,並非胞兄弟,梅瑟卻說他們的兄弟。

編上卄三22節還有一個例子:「厄肋阿匝爾死了,沒有兒子,只有女兒。因此克士的兒子即她們的堂兄弟,娶了她們為妻」。這是思高版譯文,直接譯為「堂兄弟」,外文也有譯為親戚或堂表兄弟(cousin)的,但西耶版和King James都保持了「兄弟」這個詞。

儘管聖經的譯文非常嚴謹,有時還是免不了偏離原意。在英語世界,King James版之受肯定不無道理。筆者不諳希伯來文希臘文,往往求助這個版本。譯為「堂兄弟」和cousin都未免大膽。以英文的cousin這個字為例,聖經時代在以民間可能沒有這樣的詞。英文的cousin這個詞,本身是來自中世紀(紀元八世紀至十五世紀)的英文。相當於堂表兄弟的西班牙文primo(西班牙文並未譯primo),稍早來自晚期的拉丁文(紀元三世紀以後)。這些詞都晚於聖經時代。聖經的語言以兄弟姊妹概括稱呼胞弟姊妹和堂表以至其他平輩或年齡相仿的人,不但可以理解,且是必然的。不要忘記,我國有兄、弟、姐、妹、姑、姨、伯、叔等等的稱謂,西洋文至今兄與弟,姊與妹,姑與姨,伯與叔不分,更何況堂表。另外,我國很早就使用姓氏,而在聖經時代,不只以民沒有姓氏,整個西洋使用姓氏也是晚期的事,而且人名又很有限,許多人同名。在註明某某人的兒子時,還可以分辨誰是誰,在只寫名字時,的確造成很多困擾。

總之,在舊約時代,「兄弟」並非每次都指胞兄弟而言。

在耶穌時代又如何呢?我們提前的答覆是:和舊約一致,「兄弟」二字並非每次都指胞兄弟,有時是指堂表甚至非親非故的人而言。聖經上沒有明白寫明耶穌是否有胞兄弟姊妹,也未說明聖母瑪利亞是否有其他子女。而且若不經心的閱讀,倒真容易使人誤解。比如,耶穌獻堂受割損時的「凡開胎首生的男性,應祝聖於上主」(路三23)。耶穌既然是首生的,其後應有次生三生等等的子女。

但作者並非要表達這樣的意思,並非埋下伏筆說耶穌有胞兄弟姊妹,因為,一來,作者是引用舊約上的法律,把該條文照抄下來;二來,寫在書上的文字是無聲的,而一個句子的重點往往是藉由語音來表達與辨認的。這句話的重點在「男性」二字上。獨生男子也同樣要受割損。就是說,作者儘管沒明言耶穌是聖母的獨子,也沒有暗示耶穌有兄弟姊妹的意思。只是從法律來看,聖母第一次生的是男性,所以要遵守以色列的法律。

總之,讀聖經時,縝密而置身於聖經的時空中,是萬分重要的。

新約上提到耶穌的兄弟姊妹的地方,有下列各點:

瑪十八5耶穌指示如何規勸人改過:「如果你們的兄弟犯了錯,…」要如何以愛規勸的方法。這句話思高版譯為「如果你們的兄弟得罪了你」。此處的「兄弟」二字,以基督所講的天國來判斷,絕非只規勸自己的胞兄弟。這裡的兄弟,應不是指任何一個人的胞兄弟而言。

在耶路撒冷風聲緊急的時候,祂的弟兄對祂說:「你離開這裡往猶太去吧!好叫你的門徒看見你所行的事…連他的兄弟們也不相信他。」(若七3-5)。在那民風純樸、直言從納匝肋出不了好事的人們之間,說這樣諷刺的話,斷非自己的胞兄弟。我們認為這些兄弟亦非耶穌的胞兄弟。

瑪十二46-48(谷三31-35;路八19-21):耶穌在宣講,祂的母親和兄弟站在外面找祂。此處的兄弟姊妹,無法證明就是耶穌的胞兄弟姊妹。

另外,宗徒大事錄屢次記載宗徒們以兄弟稱呼群眾,例如宗一15-16:「有一天,伯鐸起來站在弟兄們中間說…『諸位仁人弟兄:…』」然後他們十一個人抓鬮,選了瑪弟亞補猶達斯所留遺缺。這裡的弟兄豈只有安德肋一人?

聖神降臨日伯鐸向當時在場的人為耶穌作證後,那些人向伯鐸和其他宗徒說:「諸位仁人弟兄,我們該作什麼?….」(宗二37)。那些人豈是宗徒們的胞兄弟?

宗徒們的書信大都以兄弟或親愛的兄弟稱呼受信者。那些人豈也是宗徒們的胞兄弟?

瑪十三55記述;耶穌在故鄉納匝肋宣道,猶太人不信祂,議論說:「這人不是那木匠的兒子?它的母親不是叫瑪利亞,他的弟兄不是叫雅各伯、若瑟、西滿和猶達嗎?他的姊妹不都在我們這裡嗎?」瑪谷六3有大同小異的敘述:納匝肋人口中耶穌的兄弟是雅各伯、若望、西滿和猶達。這四個名字給了我們線索,幫助我們探究耶穌的兄弟到底是什麼人。

所以,這四人都另有來歷。讓我們在下期一一追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