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信仰者愉快無憂

楊鍾祥

一月末旬時代週刊刊載了一篇「有無歡樂的公式?」(Is There Formula For Joy?),列舉了數項有關此方面的著作,但其引述要點僅述及以下數項:

(一)心理學家但巴克爾負責指導亞利桑納一地區的生命增高節目,監督精神健康準則的調察。他們發現關於沮喪的研究共54,000件,而關於愉快的僅415件,不足前者的1%。

(二)著作家賽理曼將快樂區分為三類:

  1. 愉快的生活:這一類的生活是歡笑、感覺良好、熱情奔放。愉快生活並非每人都可獲得,同時這是一基因的偏好,可能半數人士有獲得機會。

  2. 良好的生活:有前項愉快生活者亦可獲此第二種機會,此類人士首先瞭解自己的能力是什麼,然後重新設計予以利用,亦即在工作、愛情、友誼、空間、子女教養各方面予以利用。

  3. 有意義的生活:這包括本人簽字的力量,然後將之運用於較目前地位更高的項目上,同時不必因其達成而獲得傳統的愉快,譬如邱吉爾和林肯都有深沉的抑鬱,但他們經由良好及有意義的生活,善予處理運用。

環境並不永遠表示動態,賽理曼承認極端的貧窮是令人沮喪的,但他表示:「一旦你站在安全網以上,就總體來說,較富有國家的人民,不一定較貧窮國家的人民愉快」。氣候亦並非決定因素,北部較冷地區的人民可能與南部較溫地區的人民,同樣愉快。金錢亦非決定因素,我們可看到中獎者在前數月可能很愉快,但一年後會恢復常態。賽氏又說:「就一般而言,患有威脅生命疾病者並不一定較一般人士憂鬱」。

最有關鍵性的兩個因素是婚姻和宗教信仰,賽氏對此的表示是「就世俗人士言,已婚者較未能成婚者愉快(但近代已有甚多婚姻造成不幸),同時有宗教信仰者較無宗教信仰者愉快」。

之前,鄙人參加了一個婚禮,同桌有數位昔日同一單位的同事,大家談到什麼人才能真正愉快,鄙人當時即表達「有真正虔誠信仰者」。理由是,就一般而言,地位高者並不一定愉快。我們看電視、戲劇,那一位皇帝、皇后真正愉快?現在我們看總統競選,敗選者固不愉快,勝選者真正愉快嗎?其次是富有者不一定愉快,且有時反而構成憂鬱的因素,例如大企業家在股票狂跌時、經濟景氣偏低須關廠或裁員時,很難安眠。擁有甚多財富者往往將世界視作天堂,但在年老力衰,即將去世時,其憂鬱情緒之遞升,不難想像。至於那些過度貧窮者,當然亦不愉快;平時生活困難,病時缺乏經費診斷;入院病危時無力動大手術或進入加護病房,等於因貧窮促成早亡。當然不僅病患,其家屬亦極端不安(當然有虔誠信仰者例外,甚至將財物捐出)。總之,各種狀況與處境均有令人難安遭遇,因為這是世界,世界不可能有完美。

為何有真正虔誠信仰者一定會愉快,無憂鬱?理由很簡單:(一)一切遭遇,無論幸與不幸,認為均係上主的安排,幸時善加利用,不幸時認為是立功機會,為進入天國的資本。(二)世界是短暫的,天國是永久的,短暫的犧牲亦係進入天國的代價。(三)有虔誠信仰者並非不可求高求富。但成敗均認為係上主的聖意。成時善加利用,以之為立功機會;敗時認為上主對本人及他人均已有安排,只好遵從其聖意,未來自有賞報。(四)……。

無信仰者可能認為此係阿Q精神,但稍加思維,事實極為明顯。如一人毫無信仰,不僅是愚蠢,還是不幸,如以「愚」譏「智」,更屬不幸。理由是,目前科學雖愈益昌明,益能證明除非有造物主,不可能有宇宙及萬物。創造萬物者,對萬物自有安排,何慮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