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結構改變的後遺症

呂漁亭

廿世紀之所以成為一個憂鬱焦慮的時代,除了上次提及的社會變遷快速之外,家庭結構的改變也是主因之一。

中華文化一直認為多子多孫就是福,因此無論在中國大陸或台灣,在四十年代以前,家中育有五、六個孩子的比比皆是,尤其是在農村。以我自己的家庭為例,祖父有六個孩子,其中四個長大成人;大伯父及三伯父各有五個孩子,我們這一家有七個兄弟姊妹。等而下之,長兄生了十一個孩子,其中七個尚活至今日,大姐及二弟亦各有六個孩子。我計算了一下,只祖父以下這三代,就增添了四十多個人口!我相信像這樣的大家庭,在過去的台灣或中國絕對不是異類。

人口一多,當然有利有弊:利者勞動手腳增多,弊則不符經濟條件,所謂窮者愈窮,農地所能生產的,往往無法填飽每人的肚子。這一切現在已開始改變。大陸一胎化制度暫不去說它,台灣由於經濟突飛猛進,鄉村人口快速地向城市移動。由於父母雙方均有工作,以及城市住宅空間有限,因此多子多孫之美夢早已成了一椿不可能實現的空中樓閣。

小家庭雖較符合經濟條件,但對於成長及未成熟的孩子們來說則相當不利,尤其對獨生子女似乎更不利,原因有三:(一)小家庭長大的孩子,往往得不到父母妥善的照顧;(二)缺少孩子所需要的玩伴;(三)易產生孤獨感。

在小家庭長大的孩子,往往由於父母工作忙碌,很可能得不到妥善的照顧。做父母的∼尤其做母親的,需要全天候的照顧孩子。父親有工作在身,可能無法用心照顧子女,可惜現在有不少母親,也在爭取工作機會,以致無法整天留在孩子身邊。固然可以請保姆,或把孩子送到托兒所去看顧。但這些保姆畢竟非親生父母,無法完全滿足幼兒們的心理需求。

這種現象在過去的大家庭內,好像並不存在。我們都知道,過去鄉下父母也很忙,甚至比現代父母更忙。我記得小時,父親只能在吃飯時見個面,一天也講不到一句話;母親更是忙內忙外,根本無暇照顧我們。但我們有個大家庭,父母忙碌時,孩子不是由祖母看管,就是由大姐二姐背著到處玩,我從來沒有那種孤獨的感受。

更甚者,在城內小家庭長大的孩子,似乎很缺少「玩伴」,他們真不知到那裡去找同年齡的孩子們玩。大家庭的孩子則沒有這種問題:我們只要一出門,可供遊戲的同伴比比皆是,少則四、五個,多則甚至十來個。據心理學家報告,遊戲對兒童好處多多,不但能助長孩子的體力,更能幫助孩子從小就學習做人。我還記得,跟其他小孩子一齊玩,你千萬不可隨便罵人或打人,否則人人都對你敬而遠之,不再同你玩!再者,一切遊戲都有遊戲規則,人人都必須遵守,遵守社會規則也都是從孩提時學來的!

可能正因為乏人細心照顧及缺少遊戲伙伴,在小家庭長大的孩子最易產生孤獨感,正是這種感覺孤獨lonely的兒童,長大後最易產生心理偏差,造成心理不健康。幸好這種孤獨感,有愛心的父母只要稍加注意,尚不致產生嚴重的後遺症,最要命的則是那些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們!

大家都知道,台灣離婚率幾乎已將奪世界之冠,每三對婚姻,平均就有一對宣告分離!有關離婚問題,希望將來再撰文討論,今天我們只關心離婚後的孩子問題。由單親父母帶大的孩子,或與繼父後母生活在一起的孩子,在心理上多少是一種「打擊」。兒童年幼時需要一種「認同感」,男孩子往往認同父親,女孩則認同母親。中國人素有嚴父慈母的傳統觀念,認為父親是一家之長,孩子必須對他有點怕懼之感;父親講的話必定算數;母親則是慈悲心腸,在她面前我們才敢寵嬌,甚至有任何要求,都托母親向父親傳達。

嚴父慈母扮演著不同的角色,兩者互補互助,才能促進兒童身心的成長及平衡;但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就缺少這種作用。有些單親母親可能會說:「我可以同時扮演嚴父及慈母的角色:應嚴就嚴,應寬則寬!」可惜說之容易,做起來沒有那樣簡單,這是有關男女性別及傳統觀念的問題,不是一夜之間可以改變的。據社會學及心理學家的調查,廿世紀後半段青少年問題愈來愈嚴重,而不良少年的問題,與單親家庭有密切的關係。也就是說:單親家庭才是蘊釀問題青少年的溫床!

至於繼父及後母的問題,在造成兒童心理的壓力上,可能比單親父母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不否認有善良的後母或繼父之存在,但畢竟這只是少數,大多數對別人生的孩子很難待之如己出!

無論是小家庭制度,或單親父母、繼父後母,這一切均對正常的兒童教育不利;一個得不到真愛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可憐的孩子,這些兒童長大後,由於心靈從小缺少陽光,遲早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