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話題釘祂在十字架上!

韓承良

許多人以為十字的酷刑是羅馬人發明的,但事實不然,遠在羅馬人之前就早已有了十字架的刑罰,只是羅馬人大力推廣而已。西默盎關於耶穌預言說:「這個孩子…將成為反對的記號」(路二24),這句預言已在暗示著十字架的陰影。大黑落德企圖將才誕生的小耶穌斬草除根,以防患未然,免得耶穌將來奪取他的王位。但暴君未能殺死耶穌,卻使白冷周圍不少的嬰兒死於非命(瑪二16)。只有耶穌的前驅∼生於阿殷卡林村莊的小若翰,奇蹟般地被救了出來,沒有被殺。但三十年後,他二人∼耶穌和若翰都被殺死了(瑪十四10;若十九16):若翰被劍斬首,而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現在讓我們談談十字架。

十字架是令人羞恥、害怕的酷刑

古代曾經有段很長的時期,人們利用十字架的刑罰來處置罪大惡極的犯人,而耶穌儘管是天主的無罪羔羊,竟也被判十字架酷刑。由考古學上我們知道,在亞述、埃及和敘利亞,從未施行過釘十字架的刑罰,因為太過慘忍。發明和利用這種刑罰的大概是波斯人。其後有希臘人加以仿效,但本國人不受此刑,希臘人對外方人卻不會手軟,例如亞歷山大國王在提洛曾經一口氣釘死了兩千被俘虜的腓尼基人。敘利亞國王安提約古四世厄丕法乃,將這種可怕的刑罰引進聖地巴勒斯坦。

羅馬人征服聖地後,開始用這種刑具施行於猶太人。但主要是對付那些叛亂者和暴徒之類的惡人。開始時也施行於羅馬人,但遭到西塞洛的大事抗議而作罷。雖然如此,若遇有叛國的罪犯,雖身為羅馬公民,亦難倖免。

犯人赴法場要自己揹著十字架,在重要的街市上遊行示眾,頸上掛著罪狀牌,以增加犯人的恥辱。後來這個罪狀牌事先釘在十字架的頂端,不再由犯人自己掛在身上了。罪狀牌上寫著犯人的名字和被罰的罪狀。

當年法利塞人聯同黑落德黨人,質問耶穌是否許可給凱撒納稅(瑪二十二17),是個十分難答的問題,因為如果說不許可,立即就有被釘十字架的危險。這是當時羅馬人對付叛徒最普遍的方式。史家若瑟夫曾記載,當時有許多人因著這個罪名,而被執釘十字架的酷刑。

關於耶穌的受十字架酷刑,聖經上已有明文記載,是蓋法大司祭和比拉多二人合夥的計謀。當時猶太人的公議會,聯同受挑撥的百姓一致要求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也果然得逞。

大黑落德剛過世後,聖地的百姓在法利塞人的挑撥之下,就迫不及待地起來造反,要推翻黑氏的外來政權;但黑氏的兒子阿爾赫勞嚴厲地加以鎮壓,將鬧事的兩千多人加以正法∼釘在十字架上。羅馬在猶太的執政者安多尼腓利斯,將成千的熱誠派猶太人置於十字架的酷刑。另一位最為著名的羅馬總督革息奧富老勞,動輒就處以十字架的刑罰,在他手下有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死在十字架上。後來在聖地執政的一個非常野蠻的亞歷山大雅乃烏斯,大事利用這種可怕的刑罰來鎮壓百姓,尤其是在公元90年,為了平息法利塞人的暴動,在耶路撒冷宮殿前竟一下子就釘死了八百多人。誰也不能否認猶太人是個非常可憐的民族,它在人類的歷史上受盡了人間各種的折磨。

十字架的各種樣式

「十字架」一詞本不是希伯來文,而是來自一種外來語。原指一棵樹,或一個木樁,在執刑時將犯人釘或綁在上面,使其慢慢死去。後來才增加一塊橫木,好能更容易地將犯人的手臂和肩膀綑綁在上面,使其不能自由活動。

就這樣由樹木和木樁演變成了十字架的形狀。它主要的形狀有四種:希臘字母的Tau(丁)形的十字架;至於拉丁文形狀的十字架,長短不一,即中間的豎木是長的,而橫木則較短,呈交叉形;另一種是在較長的豎木中間,增加一個類似座位的東西,好支撐犯人全身的重量,稱為小凳子;後期的十字架更加上一種能放雙腳的小架子,如此不至於太過勞累和痛苦,有點實行人道主義的意味。

中間直豎的長木樁,下面要插在地上,以支撐十字架的重量,使它豎立在地面上,好將受刑者示眾。它的長度因時因地而異。普通說來,長約兩公尺,如此能使行刑的人容易工作∼將犯人釘在十字架上,尤其如果犯人太多時,更不能太高。另一方面這些即將死去的屍體要掛在十字架上,任由飛鳥和走獸前來啃蝕,因此也不能太高。但如果所處死的人是位知名人士,或者為使死者更受羞辱,則將豎木特別加長,好使死囚高高在上,令眾人都能清楚地看到。基督信徒向來將耶穌的十字架設計得很高,一來表示耶穌受了更大的凌辱,二來士兵要用蘆葦將浸滿了醋的海綿給耶穌喝,再者一個士兵要用長槍來刺透耶穌的肋旁(若一九34)。這都在說明耶穌的十字架是個高大的刑具。

至於橫木的寬度至少應足以伸開兩個手臂和手掌,因為要用兩個大鐵釘將人的手掌釘在橫木上,這是我們常見到的耶穌被釘苦架的形狀。但事實上只靠兩個釘子是不能完全支撐犯人體重的,手掌一定會被扯破,而犯人會掉下來,因此釘耶穌的兩個鐵釘一定不是由兩個手掌中穿過,而是自手掌和手臂之間的手腕地方穿過,那裡正好有幾塊骨頭組成一個圓圈形的間隔,可讓鐵釘穿過,這樣就可以一勞永逸地將人牢牢地掛在十字架上,絕對不會有危險掉下來。不過我們教會傳統的十字架卻與此不同,也不必費心去更正它,免得在信友之間產生混亂的現象。

耶穌的被釘十字架

耶穌受苦難的紀錄告訴我們,他大致上固然與其他被釘的犯人沒有太大的分別,但是仍有一些不同的地方。譬如,普通的犯人在揹十字架的路上,一路走,一路受士兵鞭打;一來為增加犯人的痛苦,二來為使他難堪丟臉。耶穌卻沒有在苦路上受鞭打,而是在比拉多衙門內先受了鞭刑。比拉多由於在耶穌身上找不到罪過,便想釋放祂。他本以為將耶穌鞭打一頓,已足夠使人們心軟而要求釋放祂的了(若十九1)。而且看來所施行的鞭刑,也不是太厲害的一種,免得祂在路上斷氣而終,也因此強逼基勒乃人西滿來幫助祂揹十字架(谷十五21-22),這是在執行十字架酷刑時少有的仁慈表現。

耶穌終於到達了加爾瓦略山上,行刑者一定先在地上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然後再用繩索和梯子將十字架拉起來,使它直立示眾。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尤其在加爾瓦略山頂上一塊小小的地方,同時要釘死三個人。而耶穌的十字架一定是個大型的,因為在耶穌的頭頂上還要釘上一個罪狀牌。牌子上寫的是:「納匝肋人耶穌,猶太人的君王」(若十九19)。這是司祭和經師所不願見到的一個頭銜,因此想將它更換,卻未能成功(若十九21-22)。

行刑者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後,不需像兩個強盜一樣,將兩腿打斷,因為耶穌很快就死去了。其實也不需要用長槍剌透祂的肋旁,因為平常都沒有這種習慣,就像兩個強盜並沒有被剌一樣。

連比拉多自己也驚奇耶穌已經這麼快就死去了(谷十五44)。一般被釘者有時需要長久時間,按歷史記載,一位在大馬士革的奴隸被釘在十字架上三天後,才在十字架上斷氣,他所受的痛苦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聖經上記載,耶穌一路揹著十字架,從比拉多衙門直到加爾瓦略山,受盡了人們的恥笑和侮辱,這些人中有平民百姓、有過路的人、有長官和士兵、甚至連同他受釘的強盜也在侮辱譏笑他(瑪二十七39-44…)。耶穌在接受身體巨大痛苦之餘,還要加上精神上所受的打擊,諸如祂的門徒都棄祂而逃。只有幾位熱心忠實的婦女在十字架下陪伴著祂。難能可貴的是,有兩位暗中的門徒出面仗義執言,要求領回祂的屍體,加以適當地埋葬。若望特別強調,埋葬死者是猶太人不可推拖的責任,這也大大安慰了聖母的心靈。而所有福音的作者都記載這段事蹟,可見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因為有人敢出面埋葬一位被處死的屍體,是要冒一定危險的。

為了確保墳墓內的屍體不被人侮辱或盜竊,有時會派人把守墳墓。而經師和大司祭們要求比拉多派人看守耶穌的墓穴(瑪二七64-66);這種安排固然不懷好心:怕有人將耶穌的屍體在夜間偷走,再造謠說祂已經復活起來了。

但他們作夢也未想到,正是他們派去的那些守衛人,成了耶穌復活最有力的証人。那突然之間的巨大光明,和天使向婦女們有關耶穌復活的報告,以及婦女們無限的歡喜,和其後耶穌不斷親自向宗徒們的顯現,成了耶穌死而復活的確切真實的証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