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最後行程

安德

第三次傳教

祿第二次傳教歸來,在安提約基雅小住(約在52年秋後的一段期間),然後又開始第三次傳教,首站是厄弗所,遇到十二個若翰的門徒,很可能是和阿頗羅一齊來的。從格林多前書可以清楚看出阿頗羅是初期教會的一位重要人物(參閱一11-13)。

保祿在阿弗所住了三年,開始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向猶太僑民宣講,但無人接受,甚至惹起強烈的反對。保祿不得已,便改弦易轍,借用一個哲學講習所作為根據地,向外邦人傳福音,當然也不拒絕猶太人。在這兩年多期間「凡住在亞細亞的人都聽見了主的道理」(宗十九10)。保祿的計畫是,盡量走遍羅馬帝國,再由希臘轉往羅馬。

保祿講道的重點是,只信唯一的真神,否認其祂的神明∼自然也包括當地傳統信仰的聖母狄雅納。保祿歸化外邦人,也就是使狄雅納的信徒皈依耶穌。皈依者倒也從善如流,放棄他們的傳統信仰,但這也無形中大大地影響了製造狄雅納聖母像的生意,因而商人聯合起來,遊行示威,引起暴動(參閱宗十九23-40)。

暴動平息後,保祿仍須面對挑戰:「當日在厄弗所與野獸搏鬥」(格前十五32):猶太人、外邦人、猶太化的基督徒。後者是極端保守的猶太人,他們雖然接受耶穌為默西亞,等候耶穌第二次光榮的降來,肇建默西亞王國。而保祿的默西亞神學,則以耶穌的流血死亡救贖天下萬民;因此舊約已為耶穌的新約所取代;基督徒只有信賴基督而成義,不靠遵奉古法而得寵。

保祿迫於不得已,只好離開厄弗所,臨別時召集厄弗所的長老:「現在我為聖神所束縛,必須往耶路撒冷去…有鎖鍊和患難在等待我」(參閱宗二十22-28)。「百姓一齊來,拿住保祿…全耶路撒冷都亂了」,保祿被迫上訴羅馬皇帝(參閱宗二十一…)。

保祿來到羅馬

大事錄並沒有敘述保祿在羅馬受審,他似乎很自由,一到羅馬就受到弟兄們的迎接。「過了三天,保祿便召集猶太人的首領,向他們解釋他的案件…保祿從早到晚,給他們講解…有的人因他所說的話而相信了…」(宗二十八24)。

保祿在自己賃的房子裡住了整整二年,凡來見他的,他都接待(宗二十八30)。在他所接見的人中,有一個從婓理伯城派去給他送救濟款項的人,因為患了病,只好留在羅馬,等痊癒後才回去(斐二25-30)。還有一人叫傲乃息佛,是保祿在阿弗所時的老朋友,親自來羅馬慰問他(第後一16)。在這二年中,保祿未停止宣傳福音:「他宣傳天主的國,傳授主耶穌基督的事,都非常自由,沒有人禁止」(宗二十八31),這是公元61—63年間的事。

大事錄就這樣突然結束,既未提保祿受審,也未提審判的結果。但從保祿書信中若干零星片段來看,保祿在羅馬等候受審期間,不但自由,而且頗有收穫,連皇帝的士兵也有皈依者(斐一13—14;四22),同時他也念念不忘亞細亞的教會,給他們寫了若干封書信∼現存的就有四封(弗、哥、斐、費)。在羅馬受審的情形雖無文獻可考,但毫無疑問,奈洛皇帝判他無罪。這時猶太當局,恐怕根本就放棄了他們的要求,何況罪狀僅限於猶太宗教,羅馬皇帝不會加以青睞,甚至認為他們無理取鬧,不尊重羅馬權威,那就等於虎口拔牙,只好聽其自然了。

保祿的晚年

關於保祿的晚年,除了書信的隻字片語外,沒有其他文獻可考。後期有幾種推測:一、他獲釋後,就到小亞細亞一帶去巡視,然後再轉往西班牙去傳教。當他從西班牙返回羅馬時,正值奈洛發動教難,被捕殉道。二、初期教父(Clement; Eusebius)肯定保祿和伯鐸同在羅馬傳教;奈洛教難時,一同殉教。三、保祿在羅馬二年,等候受審,但原告未出庭,根據羅馬法律,二年期滿,原案自動撤銷,保祿因而獲釋,便留在羅馬宣講福音。羅馬大火後,奈洛發起教難,指控基督徒放火,保祿和伯鐸以及若干基督徒便同遭殺戮。但也有人推測保祿殉難的原因,可能是因他歸化了皇帝的家族,與大火無關。

傳統上保祿殉難的年代並不一致,是否與伯鐸同時,也無法證明。但教會的傳統,常把兩位宗徒的慶節放在同日,即六月二十九日。羅馬的保祿大殿和附近的三泉(Trefontane)為傳統的殉難地點。偽經保祿行傳和教父的紀錄都是二世紀後的文獻,大事錄僅報導保祿到羅馬後的二年軟禁。近代學者雖有很多專著,然均無法確實證明保祿末年的行蹤。

這些傳統彼此雖有出入,但絕不影響保祿在信仰上的地位。他雖非耶穌生前所親選的宗徒,但他的重要性超過其他宗徒。近代若干唯理派和自由派學者,竟推崇保祿為基督信仰的創建人;正統派的學者中,也有稱保祿為基督信仰的第二創建人者。無論哪一派,絕對無人否認保祿對基督信仰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