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莫斯科宗主教

羅 漁

義大利「天主教家庭週刊」社長喬迪諾神父最近率領了160位讀者赴俄羅斯,訪問了莫斯科宗主教亞勒克西二世,探討最近他們與教廷不和的三個因素:一、天主教在俄羅斯的擴張∼勸俄國人信天主教問題。二、烏克蘭教會問題。三、姊妹東正教未來的關係問題。

2002年2月,教宗把俄羅斯四個天主教代牧區升格為教省,將莫斯科代牧孔德特魯塞威克主教擢升為首府總主教,由他領導其它三個代牧區。因此,莫斯科宗主教亞勒克西二世對梵蒂岡大為不悅,六月二十五日發表了一篇備忘錄,指出上述三點是不睦的因素。幾小時後,便拒絕了教廷基督徒合一促進會主席卡斯伯樞機的訪問。

四月起,俄國當局接二連三地拒絕(非俄籍而)在俄境服務多年、返鄉而歸俄的傳教士入境,其中一位主教和兩位神父為波蘭籍,他們照管60萬教友。宗主教否認教廷發言人所謂:俄國對梵蒂岡態度變得嚴苛,簡直形同「宗教迫害」。下面是該刊記者訪問亞勒克西二世宗主教的擇要:

問:教廷早在二月就成立了天主教教省,為什麼遲至六月才發表備忘錄?

答:對天主教在俄擴張的事實,必須先作客觀而詳實的調查不可,當然需要一段時間。天主教的傳教士在俄羅斯佈道,好像這裡沒有教會、沒有文化的野蠻荒蕪之地,一切由梵蒂岡統籌指揮。這為我們是何等的難堪?他們應知道俄羅斯享有東正教傳統的地盤在千年以上,我們的批評都是有根據的,且有數字為憑。

問:在文獻中你們批評天主教的傳教士在牧靈方面並無很大的效果,對教友的數字也有誇大之嫌,那麼你們為什麼還感憂慮呢?

答:說實話,你們的司鐸雖然非常努力,但對我們並不構成多大的危脅。可是俄羅斯曾有千年以上的基督傳統,人民對東正教十分擁護虔信。假使你們仍遵守梵蒂岡第二屆大會的精神,視東正教為姐妹教會的話,就不應該視俄國好像沒有宗教一樣。

問:備忘錄又說,因為西歐與北美甚感聖召缺少,天主教設法在俄國尋找神職聖召,您認為真是這樣嗎?

答:經過仔細調查的確如此,並非來自偏見(天主教莫斯科教區修院中,有大小修生20多位);西歐與北美缺少聖召也是實情,第三世界的神職普遍在上述地方服務。因此,今日你們把眼光放在俄羅斯,在這裡尋找聖召。天主教常說,俄國被共黨統治後,竭力壓迫宗教,所以東正教友大減,很多俄國人失掉了信仰,需要天主教的傳教士來播種、收割。這種說詞我們也不能接受;俄國人信仰基督超過千年,人人忠於傳統、忠於東正教會。我們固然受過無情的迫害與整肅,但人民對東正教會仍忠貞不二。

問:天主教在貴國興辦了不少仁愛與慈善事業,一切都為擴張的藉口嗎?

答:我們承認天主教在俄羅斯創辦了一些慈善、仁愛等事業,減少了俄人的痛苦∼尤其在多年受無神論者的迫害之後。但你們的傳教士多在俄國極度貧窮、無力謀生的地方傳教,為孤兒和無家可歸的兒童們佈道。可是他們都是受過東正教洗禮的一群啊!最好和我們合作,解決孤兒們的生活問題,千萬不要讓他們變為天主教教徒。這是我們在備忘錄中的呼籲!

問:烏克蘭教會的現勢如何?你憂心嗎?為什麼?

答:東正教與希臘天主教的衝突距澈底解決的地步尚遠著呢!其西部東正教的地位尚未正常化,直到今天我們的教徒尚不能在原屬於我們教會的聖堂裡祈禱,他們倍受污辱與迫害,這是目前的情形。教宗曾赴烏克蘭訪問,但對烏克蘭教會並未帶來任何改善。天主教在準備歡迎教宗之際,根本無視於我們教會的存在。最近在該國東南境又成立一些新教區。而那裡數世紀以來,常是俄國東正教會的傳統地域,是忠於莫斯科宗主教的。可惜梵蒂岡的舉動是單方面的,對兩教的關係不但不增進,反而後退。此外,顯然在烏克蘭尚有成立天主教「宗主教區」之企圖,把中心移至基輔,這些措施對我們當然極不友善,準備隨時將我們犧牲掉。

問:為改善雙方關係,您有什麼希望?天主教會該做什麼呢?

答:同天主教會的關係,不只限於和梵蒂岡接觸。在最近十多年來,我們雙方曾有過輝煌的合作經驗:同天主教主教團、教區、本堂、隱修院、慈善事業與教民,他們的確誠懇地和我們東正教會對過話。很幸運的是,即使在困難時期也不曾改變。尤其你們義大利人,對莫斯科宗主教都十分尊重友好。這些接觸有助雙方在彼此的關係上,找到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而不是用高壓手段,或僅是單方面的決定。我們當應承認這些歷史是事實;面對第三個千年的來臨,基督徒在世界各地為基督作見證,我們也希望共襄盛舉。(擇自「天主教家庭週刊」)

附註:本文受訪者為俄國東正教之宗主教,針對與天主教之間關係的緊張發表言論,自有其特殊立場,因此讀者未必能對此議題窺得全貌。刊登本文之目的乃在於喚起讀者對宗教交談的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