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天監監正湯若望神父郵票(上)

孫多默

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S.J. 1592-1666)神父,字道未,耶穌會士,生於德國科倫。為了紀念他四百年生日,我國於民國八十一年十二月十日,曾以湯氏肖像發行了一枚五元面值的紀念郵票。

在科技方面,湯若望最大的貢獻是改革曆法。崇禎三年(1630)湯神父由徐光啟推薦入朝,參與曆局,譯書演算,於崇禎七年,曆局共譯曆書一百四十餘冊,編成百卷,十一部。此外,他也製造了許多渾天儀、望遠鏡等天文儀器。當然,發行郵票乃著眼於他在天文學上的供獻。他之所以能在明、清王朝交替中仍做客卿大官,也是因為他的科學貢獻。明朝崇禎十一年,帝御題「欽褒天學」敕賜湯若望。不久又賜「旌忠」和「崇義」金字匾額,各省教堂皆懸掛。

崇禎皇帝雖很欣賞湯若望所呈獻的「耶穌行蹟」聖像,且令人安放在御座的大殿中,瞻仰十日,後移入寶庫中,仍不時去瞻仰,而且屢讀聖像背面有關之福音章節,及「畫像簡略」,但並未受洗入教,更可惜的是他竟在景山自盡。可是他並不禁止太監和宮女們受洗。也有幾位宮女竟勸皇帝入教,雖未成功,但他果然也揚棄了僧道和偶像,願天主仁慈地判斷他。

湯若望因態度超然,未受改朝換代大動盪的影響,卻平安地轉入清朝服務,且做了一品大官,順治十四年,授湯公為通政使司通政史,晉一品,且封祖先三代;次年更加封為光祿大夫。天主教神父成為客卿,且晉級一品大吏,湯若望應為第一人。皇帝尊稱他為「瑪法」──師尊或尚父,賜號「通玄教師」,康熙朝,為避廟諱,改為「通微教師」。順治對湯若望的寵信,可謂達到了極點。

一六六四年(康熙三年),楊光先誤告湯氏推算曆法有誤,宣傳邪教。湯若望隨即被捕入獄,同時下獄的還有利類斯、安文思及南懹仁(Fr. Verbiest Ferdinand)【註:名為南懷仁的尚有三位:Fr. Michael Fernandez Oliver; Fr.Theophile Verbist ;Msgr. Gottfried von Laimbeckhoven】。湯公被判處論磔,即俗稱的凌遲。執刑前出現了慧星,發生了大地震,皇宮內火災,燒燬房屋四十餘間,信為天怒,証明神父無辜。太皇太后震怒,將判決書拋地足踏,下令開釋神父。

但令人惋惜的是,湯若望在審判時已高齡七十三,身患麻痺,竟被迫跪地如重犯,在獄中被折磨了一年,所以開釋後只活了一年,即與世長辭了,享年七十有五。

湯氏?後,康熙帝曾遣官致祭,其祭文如下:「皇帝諭祭原任通政使司通政司加二級又加一級,掌欽天監印務事,故湯若望之靈曰:鞠躬盡瘁,臣子之芳?。恤死報勤,國家之盛典。爾湯若望,來自西域,曉習天文,特昇象曆之司。爰錫通微教師之號。遽爾長逝,朕用悼篤。特加恩?,遣官致祭。鳴呼!聿垂不朽之榮!庶享匪躬之報,爾如有知,尚克歆享」。

這道御祭文是康熙八年十一月十八日用滿文和漢文寫的,後來刻在湯若望的墓碑上。湯若望被葬在順治賜給他的墓地裡。這墓地就在利瑪竇墓地的附近,是順治十一年皇帝頒詔所賜的。湯若望曾於此地以中西合壁格式,先建造了一座特敬聖母的小聖堂,時為順治十七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