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教育

二水心台

「求生」與「延續後代」似乎是所有生物的本能,但只有人類不以具備這兩種本能而滿足。人類異於其他動物,不只慾望特別多,也具有滿足慾望的能力。傳衍至今,為了滿足不斷增加與改變的慾望,人類能力發展得愈來愈多元而強大。人類的經驗藉著遺傳與教育逐代傳承,在累積與創新的能力循環過程中,人類快速地滿足各種慾望,又更快速地發展出新的慾望,週而復始,不斷「進化」,把舊的、不能滿足新慾望的能力逐漸廢棄、遺忘或深藏;長此以往,人類的生理、心理與精神結構跟著改變,逐漸脫離受造的原始,使恢復天主肖像的工程日益困難!

亞當、厄娃的故事訴說人類從幸福的「純樸」逐漸步入辛苦「文明」的過程,斑斑血淚;人類衣著逐漸端莊、美觀、暖和,器具日益方便、堅實、有效,但天災、人禍不斷,原本「赤身露體而不害羞」、「無為而治」的「本能世界」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創造發明」、「矯揉造作」、「教導培育」,相信「明天會更好」的「文明生活」;人類開始不自覺地相信「人定勝天」,藉著教育不斷「鼓舞」下一代:「有志竟成!」教育與信仰相輔相成,使得人類「進步」一日千里,也似乎「遠離樂園」一日千里!

在今日社會裡,「求生」與「延續後代」似乎都需倚靠教育傳承才能「學會」;「生命教育」、「兩性關係」竟然是今日教育的重點主題,昔日的「本能」變成今日的「知識」與「技能」;人類是進步還是退步?是進化還是退化?當我們洋洋得意地慶賀人類的發明與創新時,我們是否也有理由憂心忡忡地探討人類的迷失與遺憾呢?

信仰的最初內涵只是天主的祝福:「你們要生育繁殖,充滿大地,治理大地,管理海中的魚、天空的飛鳥、各種在地上爬行的生物。」但藉著教育傳承,人類逐漸把自然天成、順理成章的「祝福」,懂成有志竟成、奮力追求的「目標」或「理想」!於是乎,信仰的內涵逐漸豐富卻走樣,教育的功能逐漸有效卻沈重;教育工作在不知不覺中重複「矯枉過正」的作為。教育的矯揉做作常在「名正言順」的保護傘下喪失自我覺醒的能力。當人類誤把祝福當理想時,自然的生活頓時變為努力的奮鬥,原來必須發生的「本然」瞬間變成責無旁貸的「應然」。人類錯誤的信仰導致不必要的生命投資,純正的信仰卻使教育恢復輕鬆自然。其實教育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矯正錯誤的信仰。」所以,「信正行順」才是教育最基本的原則與風貌,而「名正言順」反而是引領人類誤入歧途的「迷信」!人類文明發生之後,教育變成人類追求幸福不得已的手段;人類彼此分享傳授「幸福秘笈」,卻常因信仰的錯誤而「誤人誤己」。為了避免枉費自己生命且耽誤他人青春,「看清信仰的本質與內容」是今日世界人類的當務之急。

每個人每天都為滿足自己與其他人的生活需求而努力不懈,但是否有時我們該停下來並問問自己:「我這樣勞苦有意義、有價值嗎?」當我們試圖尋找這個問題的答案時,否定的答案把我們帶入消沈、墮落,甚至自毀中,而肯定的答案卻鼓勵我們繼續打拼下去。教育可以引導人發現信仰的真諦而更積極生活,教育也可能誤導人庸碌過日而不知所為何來。耶穌說:「如果瞎子帶領瞎子,兩個都要跌進水溝裡。」他又說:「凡引領這些小子中的一個跌倒的,不如用驢拉的磨石套在他脖子上,把他丟到海裡,為他更好!」既然我們必須彼此為師,就讓我們先端正我們的信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