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時度勢成新事,新酒新瓶作新人

徐錦堯

人用粗糙的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否則,補上的新布,定會扯破舊衣服,

裂縫就更大了。也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囊裡;否則,新酒會脹破舊皮囊,酒和皮囊就都糟蹋了;新酒應該裝在新皮囊裡。(谷二21-22)

西方人說「舊瓶新酒」,中國人說「換湯不換藥」,意思都是一樣,都是指只有外形的變換,而無實質的、內在的、精神上的、本質上的更新和改變。

要變、要換,就要瓶和酒、湯和藥一起變、一起換。

引起耶穌「新酒、舊皮囊」言論的一個機緣,是今天福音中對「禁食」的爭論。有一次,若翰的門徒和法利塞人都在禁食,有人就問耶穌:「為什麼若翰的門徒和法利塞人的門徒都禁食,而你的門徒卻不禁食呢?」(谷二18)耶穌對他們說:「伴郎怎能在新郎還和他們一起時禁食呢?他們和新郎在一起時,不能禁食,但是將有一天,新郎要從他們當中被帶走,那時他們就要禁食了。」(谷二19-20)

耶穌並不反對禁食,相反地,祂自己在公開傳教前,便曾作過長時期的禁食、祈禱,來準備自己的身、心、靈,好去完成天父給祂的重任,並接受隨之而來的艱苦挑戰。瑪竇福音說:「祂四十天四十夜禁食,後來就餓了。」(瑪四2)

在舊約中,當人在痛苦時會禁食;在大難臨頭,或要哀求天主垂憐時,也會禁食。所以尼尼微人在得知大禍將至時,便全城禁食,因此獲得了天主的憐憫。若翰宣講的是悔改的洗禮,期待天主救恩的出現,所以自己禁食,也要求弟子禁食。

但耶穌卻是恩典的泉源。祂帶來救恩、宣講喜訊,這是一個令人高興和振奮的時代,人人應以喜樂的心,去慶祝、去感謝,甚至歡呼歌頌,所以禁食並不適宜在這種氣氛中實行。

今天的教會鼓勵教友在四旬期中禁食,但如果遇上春節,便不必禁食,也是基於同樣的理由。

耶穌是新郎,是天主和人類重訂愛情婚約的主角,門徒們都是伴郎,禁食在這種情景中顯然並不適宜,除非這位新郎已遭人迫害,「從他們當中被帶走,那時他們就要禁食了。」

我們行事為人,一定要懂得如何恰到好處,在適當的場合中作適當的事。孟子認為聖人有多種,像伯夷是聖人中的清高者,伊尹是聖人中的負責任者,柳下惠是聖人中的隨和者,而孔子則是「聖之時者也」,是聖人中的識時務者,因為他「可以速則速,可以久則久,可以處則處,可以仕則仕。」即是說,孔子能做到該走就馬上走,該幹就繼續幹,該告退就告退,該做官就做官。總之,應該做就去做;要按當時的具體情況,做到上不愧於天,下不愧於人,而又能完成自己的生命,活出生命的豐盛。

這也是耶穌所說的,安息日為人,而人非為安息日的精神。

要達到這目的,我們對人生要有整體的、全面的認識,對生命、理想和信仰要有足夠的堅持和執著。要裝上新酒,也要換上新皮囊;要換上一件全新的衣服,而非只是修修補補;要成為新人,而非單單改改某個毛病、作作某些善功。

耶穌要我們完全投入新約的精神中,要完全接受祂所教導的一切,回應祂的召叫,對祂完全的投順、降服、皈依。

這是一個新時代,需要新精神,穿上新服裝。總之,要煥然一新。

社會學上有「思想網路」這個概念,它告訴我們,我們每人不單在思想,而且是在一個「網路」中思想。我們每人都有一套獨特的思維方式、有一整套不同的思想內容。思想網絡相同的人,會較易互相共鳴,思想網絡不同的人,可以產生真理「越辯越不明」的現象。

耶穌和法利塞人各有不同的思想網路,所以法利塞人很難明瞭耶穌的話。今日屬於不同黨派的人,彼此無論如何溝通,也會發現彼此是溝而不通。中國在二十世紀的初期,喊出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口號,但並不成功,因為體和用根本就是一回事,沒有「體」,也就沒有「用」。

如果我們要皈依,我們就得全面的皈依,作出全人的改變,徹徹底底的追隨耶穌。祂往東,我們不往西,祂一召喚,我們就要投注全部的生命。注上新酒,也換個新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