蠍子辦告解

香湘

為教徒的我,一年內有兩個大節日最令人憂喜參半:聖誕節和復活節。喜的是救主的誕生和復活,憂的是要辦告解。

我明白辦告解的意義,只是鑑於下列理由作起來總是不力:

一、在美國這個「證據不足無罪論」的社會裡,不打自招對很多人來說實在有點不可思議。儘管辦告解對靈命有益,畢竟還是有口難言。

二、以個人經驗來說,在辦告解獲得赦免後,又重蹈覆轍的例子常有。似乎犯罪是人的權利,而赦免是天主的義務。這種本質不改,僅只是形式上的懺悔還真是有夠虛偽的,而自欺欺人式的告解老實說是了無意義的。

說到這裡令我想到一則小故事:

從前有一隻蠍子住在河邊,很想到對岸去,但不會游泳。正好有隻烏龜經過,蠍子想請烏龜載他到對面去,烏龜面有難色地說:「載你是沒有問題,不過聽說你有愛螫人的毛病…」「不會啦!我一定改。何況你載我過河,怎麼會螫你?相信我罷!」烏龜相信了他的話,就讓蠍子爬在背上。過了河才剛著地,蠍子就螫了烏龜一下。烏龜譴責蠍子失信,蠍子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本性難移呀!」

現實生活裡的我不也像這蠍子,悔改後又故態復萌嗎?心想,錯了就再辦告解罷!但不必著急,反正有的是機會!

今年六月十四日的一件事,完全改變了我這種錯誤的想法。當晚我到舊金山辦事,車子在十字路口停下。沒多久我這邊的綠燈亮了。正要踩油門時,有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慢一點,看清楚!」我左右觀看,兩邊的車子都停了下來,照道理是可以安全過街了。就在我再度前進時,同樣的聲音又響起,我唯有減低車速,就在往左邊瞄一眼時,忽見一部時速六十哩的車子闖紅燈飛馳而過,把我嚇得目瞪口呆!試想這樣的車速從左邊攔腰直闖過來的衝擊力是多麼地可怕!

這次經歷讓我切身體驗到人的脆弱,畢竟生命操之在天主手中。以往有持無恐的心態實在是太大膽的假設了。有誰能保證在這無常的人生裡,有的是機會為改過呢?

「你們的生命是什麼?你們原來不過是一股蒸汽,出現片刻,以後就消失了。你們倒不如這樣說:『上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就可以做這事或那事。』」(雅四14-15)

感謝上主的慈恩和憐憫,我得以避過一場劫難。如今的我,不僅對生命分外地珍惜,也同時徹悟到以往拖延辦告解,以及對天主說話不算話的罪過。

來自上主那小小的聲音保住了我的性命,至於靈命能否保住,就要看個人的修行了。「重生」的我肩負天主兒女的使命,力當改過向善,做到表裡如一,這樣才不辜負上主的「再造」之恩。感謝天主!(轉載聖城通訊1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