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香與獻花

許新民

上香

人不肯信耶穌,其中有個理由是:認為信了耶穌就不拜祖宗,而拜祖宗的具體表示就是「上香(拿香)」。至於上香的意義卻沒有深究。總之,上香是祖上遺傳下來的祭祖、敬祖、拜祖的方式,是對死去先人的懷念、追思、孝敬,給下一代樹立榜樣。如果祭祖時三牲禮品可以省,連上香也免了,就是不孝,這就嚴重了。何況西方可以對死去的人獻花,中國人信了耶穌,為什麼就不能上香呢?

上香當指燒著的香枝或香料,其原因大致有:一、所祭拜的神靈喜愛香的味道;二、燃燒的香有煙上飄,天上神就知道有人求告;三、古早時中國大陸農村迷信的解釋是:香枝代表金條,燒一支金條可以代替許多冥紙;四、比較容易叫人接受的原因是:當年修行的人在樹林中打坐,恐怕蚊蟲來咬,特別燃香驅蚊,以後成為宗教禮儀;五、聚會禮拜時,人多擁擠,燃香可以除體味表示敬虔;六、燃香既然成了宗教儀式,引伸出來燃香可以達信,表示誠心,代替牛羊為祭物;七、也許還有其他原因。

照聖經舊約,以色列人在會幕和聖殿獻祭的時候,有時獻火焚祭是將香料和祭品一同焚化,祭司從聖所裡面香壇上,拿一些香料放在火上,使香的煙雲遮蓋結約之櫃(法櫃)上的施恩座(出三十1;肋二1),做香的材料、方法、器具都有嚴格規定,因為清靜聖潔是歸於上主的(出三十34;38),其中香所代表的是「禱告」(詠一四一2;默五8,八3),而且禁戒百姓為自己作香,更不可向外邦神燒香,而先知依撒意亞在異象中所見聖殿的煙雲(依六4),是代表上主的臨在。

新約路加福音一10所記若翰(施洗約翰)的父親匝加利亞祭司在殿中燒香,眾百姓在外面禱告,表示猶太人繼承祖先遺傳,把香當作朝見上主的必備物品,不過這是福音書中唯一的一次記載,以後不論耶穌或門徒禱告時都沒提到燒香的事,到了宗徒時代,初期教會也沒有提,可能的原因是,耶穌在世的時候,教導門徒應隨時隨地禱告,教會初創時,不太注重禮儀。當時信主的人貧民居多,沒有錢買香,也不是每人都可燒香,也可能有安全的顧慮,因為初期教會,多半在家中聚會,燒香有被人檢舉的危險,這點是我個人的看法。至於保祿所提馨香的供物(弗五2;斐四18)只是比喻的話。

現在基督教為什麼禮拜或禱告時不燒香呢?除了不重儀文,只重心靈和誠實外∼因為上主就是靈,還有耶穌釘死十字架斷氣的時候,聖殿的幔子從上到下列為兩半,意思是,從此人可藉耶穌的救恩直到上主面前,不必再藉燒香了。目前天主教仍有燒香的禮儀,除表明禱告外,也是尊重本地文化傳統,盡量避免被誤為洋教∼文化侵略。

獻花

至於獻花,保祿和巴爾納伯首次旅行佈道,在呂斯特辣城醫治一個生來瘸腿的人後,有人大聲說:「神藉著人形降臨下來」,以致城外則烏斯廟的祭司牽著牛、拿著花圈要向他二人獻祭,當然被攔阻(宗十四13)。此外,格林多城運動會上,冠軍的獎品,可能是用鮮花做的冠冕(格前九25)。可見獻花是羅馬文化∼對神祇的祭祀、對人的尊敬,花也代表美好、和平、愛情、得勝、凱旋…等。現在被廣泛應用,成為尊敬、尊貴、榮耀、身份、地位的象徵,尤其在台灣,只要有什麼大會、大人物、社會名流、明星出現,就有獻花佩花。不過,獻花和上香有所不同:上香只對死去的人,而獻花不論死人活人都有分。

所以在追思禮拜時,擺上鮮花十字架等,表示對故人的懷念,是無可厚非的。特別在清明節掃墓時,在墳墓、骨灰罈前,獻上一束花,表示有人紀念死者,是件美事,但與求祖宗保佑完全不同。

基督宗教並非不祭祖、不拜祖、不敬祖。反之,特別注重對祖先的祭拜,比如:聖經中有大幅經文記述祖先的名字和事蹟。耶穌和使徒都一再強調孝敬父母。天主教的彌撒、基督教的禮拜,就是敬祖,因為上主就是人類的祖先。至於所獻的祭,就是信徒自己(羅十二1)。

實在說來,花必凋謝,香必消失,與其花費大量的金錢和心思,經由獻花、燒香紀念祖先或去世的親友,倒不如用實質的方法,譬如:為了祭獻上主、紀念祖先親友,除了虔誠禱告外,可以多做慈善事業、設立紀念性的獎助學金、參加志工服務社會,甚至婚喪喜慶時,解省一些經費用來扶弱濟貧,似乎更有意義。(作者為退休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