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光輝的永恆

公教報社論

們的善牧去了,邁向了上主為他準備的「光輝永恆」。

二十七年前,胡樞機在一個不大友好的情況下來到香港教區,並很快就遇上了十分棘手的「金禧事件」。一般的神職人員,只是神學、靈修的大師,猝然遇上這樣的「世俗」風暴,很可能措手不及,甚至從此一蹶不振。但樞機憑他的毅力安然地度過了。

八零年代至九七的香港回歸過程,在一個普遍恐共的環境中,不知讓多少人迷失方向,甚至沒頂。但樞機卻穩穩地在掌著這個教會的舵,帶領著眾多的天主子民,即使在八九年的時代大衝擊中,還是能勇敢地帶領我們「邁向光輝的十年」。

他在這個身分危機的時代,毫不含糊地告訴我們有三重身分,我們是「香港人、中國人、基督徒」,我們要以香港為家,以中國為根,以大同的世界為我們奮鬥的方向。他生前喜歡說: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紮根本地,放眼世界。他曾以「血濃於水」來形容我們與祖國人民的血脈相連,並以「水濃於血」來告訴我們:基督的恩寵必然會灌溉中華大地,讓中國人民都能接受天主的救恩。

他的最後遺囑,上週「致香港全體天主子民牧函」中的大標題是:「熱愛生命,珍惜天恩」。在他心中,這個「生命」並沒有界限,而是「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的一種宇宙性的大愛;而我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上天的恩賜,都值得我們珍惜。

胡樞機一向作風低調,平淡中流露寬仁,未找到適當的話之前,他情願不發言。他對生命懷有虔敬和尊重,堅持給予充份發展空間。這種胸懷,給過去二十多年的教區歷史,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作為教區主教,他關心既有的發展,更接納創新、鼓勵主動、自發。他輔導、引導,多於領導。他分享權力,分擔責任,信任合作者。歷任《公教報》總編輯能享有編輯自主,就是一個明證。與他一起,悠然自在,全沒壓迫感。在他領導下的香港教區,活力湧現,絕非偶然。所以,在樞機這二十七年的辛勤耕耘中,他為我們留下了一個多姿多采的教會,一個信仰一致,政治、文化和生活方式都多元的教會。他是我們的好牧者,也是我們背後最積極的支持者。他活出了大公會議對牧者的要求:「辨別神恩的真確性是治理教會者的責任,他們應特別不使神恩息滅,卻要考驗一切,擇善固執。」(教會憲章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