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特有的動物越來越少了

韓承良

是乾旱的地區,因為很少下雨,再加上它地勢高低不平,是個多山少平原的區域,也因此聖地有幾種動物是人們最為喜愛的。比如驢、駱駝、山羊、綿羊、羚羊,以及湖濱大批的鶴鳥等。這些曾經都是在聖地隨時可見、非常普遍的生物。可惜現在愈來愈少了。以色列政府雖然自從在1948年重返聖地後,極力挽回這種頹勢,但畢竟也漸漸覺得欲振乏力了。

聖地在很古時代已經有了驢子的存在,至少野驢曾經到處皆是(依三二14;耶二24)。驢漸漸被定居的以色列人加以馴服,因為驢十分有用,尤其他們剛進福地時,仍是半游牧民族,而驢生性善良,又能吃苦耐勞,曾經是聖地最好的交通工具(出四20;戶二二22等)。連婦女都要騎驢走路(民一14)。驢本來只是富有人家的財物(民一4),但漸漸普及全國,連窮人都養得起一頭驢子來代步(出二17)。富有人家甚至養著大批的驢子當做財富(民一4)。驢可替人搬運貨物(創四二28)、在田間工作(申二二18等)。生性善良的驢子是君王們的優先坐騎,尤其是白色的驢子更受重視。救世主耶穌亦曾騎驢進入耶路撒冷京城(匝九9;瑪二一2)。直到今天聖枝主日在耶路撒冷仍是全年最大的節日,以紀念耶穌騎驢榮進京的往事。但由於驢吃的飼料之故,被視為不潔的動物(出十三13)。

直到今天在耶路撒冷城中仍有一些驢子走在街上,為人民服務。數十年前,當筆者仍在耶京讀書的時候,一位久居並服務聖地的比利時方濟會神父,名叫默爾坦者,在耶京每見到一匹驢子走過來,必定要脫帽點頭表示敬意,因他認為那批驢子可能就是耶穌騎過的驢子的後代。

直到1980年代,耶京中的驢子還是很多,幾乎是運輸貨物的唯一工具。但在八零年後,政府利用小型貨車作為運輸工具,驢子已從耶京的街市上完全絕跡。

駱駝

在聖地見到的駱駝都是單峰駝,是十分刻苦耐勞的動物,尤其可以做長途跋涉,並負荷重擔和搬運貨物,又可供人坐騎。在聖經中駱駝不時出現(創二四10;三七26;多一10)。在新約中亦曾提及駱駝的存在(瑪三4;瑪一九24等)。因為聖地有不少沙漠地區,而駱駝可在沙漠中暢行無阻,故此甚受人們的愛戴,尤其是久居曠野的貝杜因人最喜愛的動物(民六3;七12;撒上十五3等)。從耶京至南方瑪撒達之間,靠近死海的路上,經常可以見到駱駝的蹤跡。可惜駱駝也如同驢子一樣,在聖地日漸消失,所見到的大都是替遊客服務的駱駝,尤其前往西乃山的遊客,喜歡乘坐這種高大的動物。駱駝能夠載著五百公斤的重量,一天走上四十五公里的路程,為從前經常搬遷的游牧民族的確是不可缺少的助手。駱駝的存在使人想起不少聖經上的記載,如亞巴郎的僕人乘駱駝從聖地到敘利亞,去為自己的少主依撒格尋妻,找到了黎貝加(創二四10,16)。可惜由於人們生活環境的變遷,駱駝的影跡在聖地已十分少見了。

綿羊和山羊

前往聖地朝聖的人,一定會從耶路撒冷前往耶里哥去,在這段路途的兩旁,經常可以看到許多的羊群,有綿羊也有山羊,大都是屬於貝杜因人的財產。由於那裡是猶太曠野,沒有樹木和草地,因此人們搭蓋了不少帳棚,當白天中午太陽曬得太厲害的時候,這些羊群就安境地在帳幕中休息,等日落西山後才出來吃草。其實聖地除了春天有青草可食外,其他的時期都變成乾旱的不毛之地,毫無青草可吃,而那些可憐的羊群只能吃些乾枯了的野草和草根。由於聖地是多山多石的地區,這些羊群走起路來,都是一個跟一個地走,也因此造成了一條條細長的小路。我國常說的「羊腸小道」,在聖地猶太曠野中才能真正地看得出來。

綿羊是老實忠厚的動物,甚至有點傻呆的樣子,尤其綿羊的嗅覺很不靈敏,因此需有人帶領才能找到有水草的地方,因此非常依賴牧童。但山羊的嗅覺則比較靈敏,因此山羊常在綿羊前面開路,方能容易找到青草。耶穌講了那一百隻綿羊失去了一隻,而牧童竟然放下九十九隻,而去尋找迷失了的那一隻。那一定指的是呆呆傻傻、溫和善良的綿羊(路十五4)。在末日審判的時候,天使要將人類比做綿羊和山羊分開,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被祝福的是右邊的綿羊,而受斥責的卻是左邊的山羊(瑪二五32等)。

山羊和綿羊原是與以色列人民相依為命的動物,但今天在聖地,除了曠野中的貝杜因人外,再也沒有任何人畜養羊群維持生活了。

羚羊

羚羊在聖地本來是很普遍的動物,由於羚羊膽小怕人,故此多生長在山上,很少在平地上見到羚羊。起初無人管理,羚羊被人任意捕殺,在聖地幾呼絕跡。後來以色列人治理聖地,才盡力保護這種稀有動物,並以重罰嚇阻民眾捕殺羚羊,因而大見成效。當人們早晨或傍晚路經約旦河谷地區,前往瑪撒達時,在馬路上可以看到不少的羚羊,成群結隊地走下山來,安詳地在山谷中的水泉飲水,也不再怕人了,這種畫面尤其在死海附近的恩革狄更容易看到。

筆者帶隊朝聖二十餘年來,經常帶路的一位司機是阿拉伯人,名叫阿伯爾,他是一位多才多藝的聰明人,每次總是帶我們觀看成群結隊的羚羊,浩浩蕩蕩下山的美景:近百隻的羚羊,在巨大公羚羊的帶領之下,由高山下來飲水,那種景象真令人興奮,羚羊似乎知道政府極力保護牠們,大搖大擺地走在路上,有時太過大膽,竟會被汽車撞死,在這種情況下,司機必須立即報警,等警察調查登記後才能離開,否則要受重罰。

聖地的另一種奇景是,每年兩次季候鳥的遷移,成群的鶴每年的秋天從歐洲展翅南飛,經過聖地,到非洲過冬;到了春天牠們再從非洲路經聖地,飛回歐洲,以避非洲的酷夏。這些成千上萬的季侯鳥每當遷移的時候,都要經過聖地,而胡肋地區成了牠們必經之地,一定會在那裡落腳休息,再繼續牠們的行程,這時鶴在胡肋湖的上方盤旋飛翔,蔚為奇觀。但為以色列的航空公司卻造成相當大的麻煩,因為很容易發生飛機失事慘劇。這個胡肋湖周圍只有五公里,政府將其中大量的水抽乾,使之變為棉田,但因地區低窪,仍然有許多水產動物存留期間,尤其有各式各樣的青蛙和草魚之類的生物,正好成了季候鳥的食物,足以補充牠們長途跋涉的大量消耗。據統計,這些季候鳥每年竟達五十萬隻之多!

厄拉特(Eilat)的魚類:厄拉特是以色列南方的一個港口,位於阿卡巴海灣,歷來都是紅海的海港重地。紅海的魚類多采多姿,可惜朝聖者很少來這裡參觀海港和魚類,因為地點偏僻,除非到西乃山朝聖,才經過厄拉特,順便參觀這裡特有的在海底十公尺下的水族館,欣賞到各種魚類,包括紅海種類繁多的魚類,環境非常清潔美觀,是其他地方見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