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親職教育研習之後

夏金波

職教育這個名詞大約在民國四十七、八年間,已在中國文化學院(今文化大學)的「中國一周」的期刊上讀到了。本刊512期,筆者曾提及1950年代,教宗碧岳十二世向晉見他的父母們,屢作親職教育類的講話。1957年筆者讀神學時,神學院提倡閱讀近代教會文獻運動,筆者選讀教宗親職教育的訓誥,並編譯了幾本小冊子,由台中光啟出版。

「重塑家庭」的專家鄭玉英教授,也許見到了那幾本小冊,美言親職教育這名詞,由筆者創始提出,實在當之有愧!

教宗的訓誥,給筆者最深刻的印象是,對天下父母婉惜的一句話:任何行業都需要專業的訓練,才有獲得專業的知識和能力,但只有當父母的例外,他們像是與生俱來就知道教育子女。原來教宗加上一句話:父母蒙上天賦有生育和教育子女的權利與義務,而教育子女的知能,卻須後天研習而獲得、加以培養而增進的!

筆者從事三四十年中學輔導工作,深知須要父母的協助與合作,才能圓滿達成任務。筆者的確閱讀過不少有關親職教育的文章和專書,但還沒有把親職教育這課題,做過統整的思考或系統的反省。直到八十八學年度,筆者服務的學校,舉辦親職教育講座,及親職效能訓練工作兩個活動,理論和方法兼重,其目的是為提供學生家長教育和輔導子女,幫助他們和孩子一起成長。

只要開始,並不太晚,筆者鼓起勇氣,只要有餘暇,便和家長們同桌同座,參與這兩種活動。研習完畢,也如同一般家長,對當天的研習作一回顧,填寫回饋表,當場繳交。之後,再利用空檔,根據講義和筆記作一檢討,有時還為文記下與會後的感悟。久而久之,並不覺得厭煩,反而得到不少較廣層面的感悟,亦即,天下沒有一位家庭問題專家學者,能發明或研究出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親職教育模式,提供父母們作為根據,使他們都能因此而勝任愉快!

另一方面,筆者也悟出:每個講座和工作坊,都能充實與會的家長和老師,透過親職教育的理論和知識,增強輔導學子的能力和技巧。但,我們不可因此而心滿意足,卻更要把所得的新知識和新方法,融入各自的親職教育的知庫內,使之成為一個系統,同時,把所得的新方法或技巧,整合在已有的工具箱內,使日後的工作更有效率。

在筆者的書櫃裡,大約有二十多種親職教育的書,它們各有各的理論和經驗結晶,今就近手邊數本介紹於下,以便讀者去借讀或備置:

《培養快樂的孩子》是從大自然中尋找素材,來教導作者周邊的子姪輩,再結合心理和教育的理論和方法,建議父母和孩子相處的指引。桂冠圖書公司出版。

《與孩子過招∼妙招十七式》,作者是個忠實的基督徒,今擇錄一段簡介:「孩子的反應自然而直接,可以讓大人『悟』,如果大人錯失學習良機,可能親子關係便易僵化。閱讀此書,不難發現,在作者與孩子相處的過程中,以『智慧』與孩子『交往』,孩子亦以『尊重』回應。

《如何跟孩子有效地溝通》一書,以父母、師長周遭常碰到的實際生活原則,用「對話」的戲劇性效果,加上「對錯」相互對照的活撥漫畫,說明該如何處理,以及如何運用新的技巧,幫助孩子處理功課、學習問題,使孩子樂於學習。本書由世茂出版社印行。

《讓孩子成為自己》一書,是為培養孩子的主見,勇敢地活出他自己的人生,把做人的主權還給孩子:他要開始練習「犯錯」,而試著自己去彌補;要開始練習做決定,試著自己去蒙受決定的後果;他要開始練習愛人與被愛,並同時在被尊重的環境裡尊重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