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粒小金橘

余稼軒

一年聖誕節,我和一位神父頂著寒冷的冬風,乘船到上海最偏遠的一個小島∼長興,去送彌撒。

聖誕節早晨彌撒後,一位老媽媽在寒風中向我走來,手中拿著一個小小的金橘,用濃厚的鄉音對我說:「修士,給你吃一個金橘!」我望著她那雙枯瘦的雙手,及那個瘦小的金橘∼那個黃中帶青的小金橘,靜靜地躺在老媽媽歷盡滄桑的手掌中,好像是她慈祥的目光,溫柔地注視著我,充滿愛心與關懷…我爽快地拿起那顆金橘,當著她的面把它吃了,心中感覺這金橘是那樣的香甜…

老媽媽笑了,笑得非常開心。

我原本不愛吃水果,尤其是還沒熟透的澀澀金橘,我雖可以拒吃,但我不能拒絕一份愛、一份真誠,尤其是一位老教友對修道人的關心與愛護。

我想,那個金橘應該是我吃過的最甜最美的一粒金橘,我心中會永遠珍藏這一份關愛、這一份純真、這一份溫馨、這一份最美麗的聖誕禮物。(信德1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