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而待物

徐錦堯

纔誕生的猶太人君王在哪裡?我們在東方見到了他的星,特來朝拜他。…他們走進屋內,看見嬰兒和他的母親瑪利亞,遂俯伏朝拜了他,打開自己的寶匣,給他奉獻了禮物,即黃金、乳香和沒藥。(瑪二2;11)

主顯節即從前所謂的「三王來朝瞻禮」。本來聖經說的是「有幾個賢士從東方來」,他們未必是王,也未必是三人∼當然也有可能是三人,而且都是王!

他們見到異星,便特來朝拜降生的救世主。他們拿出黃金、乳香和沒藥,來奉獻給他。

對於這三樣禮品,傳統的解釋是:黃金是最貴重的金屬,代表他們承認耶穌是君王;乳香是用來作祭獻的一種工具,而且香煙的上昇,象徵人的祈禱上昇到天主的座前,代表他們承認耶穌是天主;沒藥適用來殮葬死人的,代表他們承認耶穌是真人,一個可以為人而受苦受難的真人。

承認、朝拜、奉獻,原是基督徒敬禮的三部曲,也是「三事一體」的行動。即是說,我們一定要三樣都作全了;全作了,才算是真正而完整的信仰。

如果我們認識天主和承認祂是我們的主天主,就一定會朝拜、欽崇、侍奉祂。如果我們朝拜、欽崇天主,就一定會把我們的一切都奉獻給祂;奉獻我們自己,也奉獻那些屬於我們的一切∼尤其是我們的時間、金錢、才能和愛心;我們為天主而奉獻自己,為天主而生活,也為天主而奮鬥。

他們見到異星,便特來朝拜。

其實,看到異星的人,一定不只這幾位,但來的卻只有這幾位。為什麼?因為有些人可能一聲都不抬頭望天,或者只是望一望便顧左右而去,或者是望到而不採取行動。

我們很少專注地望。你曾注視過天空嗎?你曾試過用至少一分鐘的時間,去定睛注視一朵花、一片雲、一座山、一根草嗎?你曾欣賞過你所愛的人,包括你的父母、朋友、師長的面容嗎?你曾注意過在路上和你擦身而過的人的舉止和神情嗎?你曾進入過「萬物靜觀皆自得」的境界嗎?

你可曾知道天主也在萬物之中,耶穌就在祂最小的兄弟姊妹身上嗎?

聖若望的話非常值得我們警惕:「那普照每人的真光,正在進入這世界:祂已在世界上,世界原是藉祂祂造成的;但世界卻不認識祂。祂來到自己的領域,自己的人卻沒有接受祂。」(若一9-10)我們沒有接受天主,因為我們可能並未意識到祂的臨在。

愛的第一個條件是意識。當一個學生在球場上玩得興高采烈時,他可能並不留意到在球場邊就有另一個同學孤零零地站在那裡,想玩又沒有人和他玩。那第一位同學不可能愛他、關心他,和他一起玩耍,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孤零零的人就在他的身旁。他沒有注意、缺乏意識。

在主顯節中,救主本來是顯現給外邦人,即我們這些非選民的人。但許多人沒有接受這位降生的天主。外教人沒有接受,我們這些信了的人有沒有接受,有沒有真的接受了呢?

領受了洗禮,參與了禮儀、祈禱、讀經,就等於信了、接受了嗎?

莊子教我們在聆聽時「毋聽之以耳」,要「聽之以心」;耳朵會聽錯,所以要用心聽才能領會。但他立刻補充說「毋聽之以心」,要「聽之以氣」,因為心也會出問題,我們也會有心猿意馬、心浮氣躁的時候;我們的心靈也會是閉塞的。這時我們便要「聽之以氣」。

「氣」是什麼呢?氣不是指氣功的氣!莊子對「氣」的解釋是「虛而待物」。「虛」是指懷著一個空虛的心靈,是虛懷若谷,是破除成見、破除一切偏執和執著;「待」是靜靜的、主動的、熱切的期待。「虛而待物」就是虛懷若谷的心靜靜的等待。有了這種內心的質素,我們才可以進入別人的生命中,明白別人的說話,感受別人的心情。

這種「虛而待物」的精神,正是我們接觸天主的重要條件。否則,我們接觸到的,可能只是我們自己幻想、創造出來的「天主」。

在這主顯節的時期,你願意接受基督嗎?讓我們用「虛而待物」的心境,去熱切的靜待基督的來臨和眷顧。(主日八分半/乙年主顯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