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被釘死的「異」見和應有的體認

楊鍾祥

本年夏,小女邀敝人於舊金山附近家中度假,因小女與婿均知敝人注重有關宗教信仰問題,其所提供刊物中,在前年新聞週刊裡有一主題,封面為「耶穌為何被處死」。閱後發現這些表達意見者雖均被稱為學者、教授等,但依所述多係無信仰者,對聖經之研究與觀察,多不能進入密含。

基本觀念

文中不止一人認為,雖然許多世紀以來,聖經激起了虔敬與熱誠,但也產生了較暗的感觸。理由是反猶太主義的橫行。原因是,嫉妒成性的猶太份子,殘殺了(建立教會的)基督,因而保持對猶太人之「偏見」。

反猶並無神秘特性與方式。有很多時期,在教會的最高層,形成一種縱恿或鼓勵。許多世紀以來,天主教在耶穌受難日的祈禱文中,還包括了「為不義的猶太人」的禱詞。直到六零年代中期之梵二大會中,始正式譴責「殺害天主deicide」的觀念;也只有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2000年,曾為基督的教會對猶太人的報復表示歉意。

有些人懷疑,雖然有良知的自責,但因聖經瀰漫了許多條文,責備猶太人是基督和教會的敵人,因而導致第一世紀末期基督徒與猶太人之衝突。

聖經學者的敘述

一、新約學者克樂桑,在其1995年出版之《誰殺了耶穌》書中表示:「當基督徒處於邊緣及「被褫奪公權」時代,對耶穌的受難,猶太人和羅馬人都難辭其咎,大家均無異議。但一旦羅馬人成為基督徒後,這個說法就有了極重要的改變。克氏居然斷定羅馬人對基督的迫害,是因為以其為一個政治顛覆份子。他說:「自加利里亞開始,耶穌即對羅馬做正面攻擊;祂把天主的王國置於凱撒之上,因此才會被殺害。」

關於誰負責釘死基督,他的說法是:「當政府處決罪犯時,當然要負責∼比拉多和蓋法責無旁貸。他們之所以採取行動,是因認為基督對宗教現況及羅馬法律及秩序構成了威脅。」

二、芝加哥北園大學宗教研究教授麥克乃特表示:「聖經的作者並無意對耶穌的死因加以慎重的歷史說明。他們的目的是告訴人們有關耶穌身世的報導,包括與猶太及羅馬領袖的衝突。雖然那些衝突的特性並未完全說明,聖經的作者已給予我們足夠的證據顯示耶穌死亡的複雜因素。

三、達拉斯神學院巴克教授說:「耶穌基本上係一猶太先知,呼籲宗教的革新,因而影響了宗教的現況和司祭的地位,難免受到嫉恨。」

四、波士頓大學教授弗萊莉克森認為,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係依羅馬當時特為處決政治叛亂者所保持的方式。

五、學者布朗表示:「耶穌強烈的表達,令有關人士不悅…耶穌是依天主發言人的權威,挑戰久已建立的教導,自易觸犯當時的宗教領袖。」

該週刊編者之見解

猶太當局訴諸基督死亡的範圍是一個繁複的爭論。聖經上描述猶太領袖的反對並非一致,至少有兩位高級人物(阿黎瑪雅特人若瑟和尼岢得摩)同情耶穌。但實際上基督在耶路撒冷有很多敵人:祂曾指控法利賽人是偽善、向撒杜賽人的神學挑戰、支持猶太教律的非傳統解釋、尤其預言聖殿的破壞更是司祭和羅馬人都難忍的威脅。

但耶穌究竟說了什麼,才激起此一控訴呢?聖經所描述的乃一預言而非威脅:「你們看見這些偉大的建築嗎?將來這裡決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上而不被拆毀的。」有些學者認為,事實上耶穌並未預言如瑪谷所述(係於公元七十年羅馬人破壞聖殿後所寫),旨在證明耶穌乃一先知。(但也有人持反對意見,認為當年聖殿破壞時,曾殘留了一些牆壁。若係事後編造的預言,應是非常精確的。)

弗萊莉克森認為,逾越節到耶路撒冷來的群眾,並非耶穌的親近人士,他們聽到耶穌王國已迫近的消息,以興奮的心情,在達味城紀念其人民獲得自由和得救之假日外,還會有意外的期待。而這種熱誠(帶來的嫉恨),反而導致耶穌的死亡。比拉多並未認為耶穌會搆成真正的政治威脅,他擔心的反而是聚集在耶路撒冷的彌賽亞信眾,認為天主將站在民眾的一邊,擊退羅馬人,重建達味在耶城的王座。因此,當群眾高呼耶穌彌賽亞時,比拉多立即採取行動,無情地鎮壓此一可能發生的叛亂。

至於隨同耶穌進入耶城的門徒們,原期望此一驚人事件,可導致天主王國的降臨,但卻意外地導致耶穌的被釘死∼不預期的事件發生了,然而他們相信天主將耶穌自死亡中興起,由於此一信心的激動,開始宣揚天主王國的來臨。由於復活的耶穌第二次來臨,在他們有生之年一定促成一壯烈的轟動(聖神降臨)。

信徒應有的體驗

敝人認為,就信徒而言,如果當時政治人物的作風,和猶太宗教的因素,不致促使基督被釘死,那就等於基督空白降生了。也就是說,基督降生的結果是預知的。至於誰有罪、誰無罪,是另外一回事。若他們係根據自己的良知行事,雖有錯,亦可能無罪;若係根據個人的利益,自難逃罪責。

促成基督被釘死的人,第一是蓋法,第二是比拉多,第三是當場叫囂的群眾。

派人逮捕基督的是蓋法,他的動機是因耶穌高超的言論,而威脅到他的地位。至於比拉多,有些學者認為耶穌威脅到羅馬的統治,但這與聖經記載不符。因為他認為耶穌無罪,不願為耶穌的被釘死負血債,才當眾洗自己的手,足見他並不認為耶穌有罪。但這也證明他是一個無魄力、缺乏正義感的人:豈可依洗手脫離血債,滿足無理亂吵的群眾?

四年後,羅馬派駐敘利亞的特使,以比拉多和蓋法未能在耶路撒冷維持良好的秩序,均予撤職。這可能是在現世先有的懲處。

耶穌進城時,群眾曾手持櫚枝,將衣服舖地,高呼賀撒納,熱烈歡迎耶穌。怎麼過了幾天就變成「釘死祂」?這可能與耶穌首次進入聖殿時,見到殿內像一市場,因此推翻錢桌、逐出獸類,因而得罪了不少人。而叫囂和逮捕耶穌的民眾,可能以這些人為主。

至於同情耶穌的民眾,沒有在比拉多審判耶穌時與惡眾對抗,是否因為他們人數較少,寡不敵眾?或因惡眾有蓋法作後台,肆無忌憚?

耶穌被捕後,門徒們都躲了起來,是因毅力或信心不足?他們原希望耶穌此次進城能一炮而紅,結果卻以悲劇收場。幸而耶穌復活後,多次顯現給他們,使他們得以自保,待聖神降臨後,一躍判若兩人。

一般學者只承認耶穌是一先知。但我們先看伯鐸,這位未曾受什麼教育的漁夫,爾後寫了文情並茂的書信之外,居然跑到當時獨霸西方帝國之首都宣揚福音,被釘死時表示不能與基督同型死法,要求倒釘。若他未曾親歷基督的奇蹟,如何會有如此堅毅的忠忱?第二是法利賽人保祿,起初迫害基督徒,但在達馬士革途中被擊落馬下,由基督訓示歸化後,一反以往言行,先是遍布小亞細亞,旋即進軍羅馬,作開啟福傳大業的先鋒。如基督僅一先知,當然不可能賦與其如此偉大的毅力和威力。

總之,基督降生的結果是預知的,否則不會此時降生。外行人是無法窺其堂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