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大陸舉行首台彌撒五百週年

羅 漁

多明尼加共和國樞機勞伯茲(Lopez Rodriguez)以教宗特使身份,於今年8月14日在宏都拉斯特魯伊勞城(Trujillo)外海軍基地主持了大禮彌撒,為了紀念五百年前在上述地點舉行的第一台彌撒。這天參加共祭者有宏都拉斯樞機羅特里國茲(Rodriguez)和30多位中、南美洲的主教們;美國德州巴紹教區主教奧高阿(A.Ochoa)代表美國教會參與盛典;比鄰的宏都拉斯總統馬都勞(Maduro)與薩爾瓦多總統弗勞列斯(Flores)都虔誠地共襄盛舉。根據傳說,當哥倫布於1502年第四次航行到新大陸時,在加勒比海畔一片草地上,亦即今日的宏都拉斯特魯伊勞城外海軍基地上舉行了這台首祭,這天正是8月14日。

「今天是500週年紀念日,此一慶典有特別的意義,這天來望彌撒的教友特別多,約有兩萬之譜。」宏都拉斯樞機羅特里國茲繼續說:「舉行彌撒能增強宏都拉斯教會的活力,這個國家是新大陸最窮苦的地方。在最近數年來,望彌撒的教友逐漸減少,這個慶典將會增進天主教友的熱衷,守好主日進教堂的好習慣。隆重的彌撒及天主的聖言,可以滋養教友的心靈,使大家更團結、像一家人似的,信德會更活潑,做個名符其實的基督徒!」。

早在1992年,當紀念哥倫布發現新大陸500週年慶舉行彌撒際時,部分原住民曾表示不滿,抗議西歐人入侵,爭奪了他們的一切。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宏都拉斯政府為總統和二百多位貴賓保留了特別的位置,上有天棚,免受日曬之苦;側有高6英尺的隔板,以免受到民眾的打擾。祭台後的海軍基地準備了豐富的早餐,在彌撒前供貴賓享用。一般教友則須購買不太便宜的餐點,蹲在祭台四週的草地上食用。

對慶祝的模式在教會內曾有兩種意見:一派主張從簡,避免浪費。一派則要隆重的慶祝,後者包括有宏都拉斯樞機羅特里國茲:「隆重慶祝的意見佔上峰,由於它實際可行而又以牧靈為目標。」慶祝籌備委員會主席加利克斯神父(Calix)說:「彌撒僅是慶祝的一部分;地方教會願利用這個佳機振興教會,或加快改革的步伐…。回顧過去的歷史,可以發現我們的根源,綜合歷史可以幫助我們理解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國家。彌撒如吸鐵石一般,也引來了不少原住民對政府與教會的抗議;公立學校的老師們也向政府吵鬧一番,站在通往基地的街道兩側,高舉標語,把他們的願望標出,要政府儘快答應他們的要求。」

原住民與黑人利用這個機會,向政府和教會要求一連串的變更和請求。「天主教會必須為500年以來,為非洲黑人的後裔傳福音而造成殉道的事實向我們道歉。」這是名為「人種團體發展組織」的要求,他們屬於急進派黑人組織。

當彌撒正在進行時,有黑人給教友們分發宣傳品,帶武器的士兵立刻把宣傳品沒收,約有400份。另有一夥農夫也來抗議,他們要求農地重劃,他們和黑人站在一起,高聲唱歌,也抗議士兵沒收黑人的宣傳品為不當。

「他們只能拿走我們的宣傳品,但不能拿去我們的舌頭。」一位農人領袖對美國天主教新聞社記者這樣說。

教會的領導人當然希望有個熱鬧而安靜的慶祝。6月間,原住民的領袖曾給主教團呈遞他們的請願書,報怨教會不尊重他們文化。8月初,教會的領導曾召集約5.000天主教原住民的代表,把他們的願望筆之於書,共有6頁。這天彌撒後,他們把這份請願書呈獻給總統馬都勞。

這份請願書殷望政府加速滿足他們一系列的有關經濟發展與尊重人權等願望,也呼籲教會的領袖們不要常引聖經威脅他們,摧毀原住民固有的風俗文化。

勞伯茲樞機與羅特里國茲樞機設法把抗議聲降低。「現在我們可以把辯論放下。我們可以在聖堂內向原住民求原諒,就如1992年那樣。目前我們該當提供一些不同的理由。假使我們繼續再往後看,這個國家從不會離開「後開發」的困境。」羅特里國茲樞機這樣對天主教新聞社說。

勞伯茲樞機則說:「批評教會未曾尊重原住民的風俗文化是不公的。不可以說教會在此有什麼過錯,因為那類控訴不是真實的,僅是道聽途說而已,那是因為他們不熟悉拉丁美洲歷史的緣故。」

「原住民的問題不是由教會所引起,教會應當在適當的時刻答復他們。」勞伯茲樞機又說:「今天有一夥人專門玩弄原住民,欺騙原住民。他們好像不願忘記這個事實,即他們是從西班牙和葡萄牙接受了天主教的信仰啊!」

中南美教會的領袖們咸信:當哥倫布於1502年第四次航到新大陸時,也就是到達宏都拉斯特魯伊勞城水域時,舉行了首台彌撒,時在那年8月14日。史稱當時哥倫布在船長號艦上正患病,不能起床,由哥氏的弟弟巴茂(Bartolome )率領眾水手登岸參加了第一台彌撒。舉祭的神父是巴塞洛納城的亞歷山大方濟會士,他是乘哥氏的威札那號船(Vizcaina)赴新大陸傳教的,不屬於哥氏的一夥。

可是據宏都拉斯國家自立大學歷史教授馬爾迪乃先生(Martinez)所知,哥氏的水手們只在加勒比海濱作了祈禱,至論是否舉行過彌撒?尚沒顯明的記載,僅有間接的傳述而已。

但是宏都拉斯教會的領袖卻寧願相信另一位本地考古學家列耶斯(Reyes)的考證,他撰述的《哥倫布在宏都拉斯》一書,曾肯定這個事實,並引哥氏次子赫爾南道(Hernando)後日回憶其父所述,用拉丁文寫出這部膾炙人口的《哥倫布傳》(Historia Christopheri Columbi,10.vol.)所言為憑。

當天數萬信眾由四面八方乘大型遊覽車而來,就在加勒比海畔作了祈禱,也參與了大禮彌撒,這裡正是500年前,他們的祖先曾在這同一草地上作了同樣的神功。感謝這500年間,上主所賜新大陸的種種祝福與庇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