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登郵票殿堂的天主教人士

孫多默

據今日郵政月刊六月和八月份的報導,民國九十一年第三季郵票發行計畫第五項,預定九月二十日發行二枚一組的紀念郵票:其中一枚的圖案以教廷第一位使華代表剛恆毅樞機主教肖像為主圖。剛樞機Celso Costantini是義大利人,於1922年為新教宗碧岳十一世,派來中國擔任宗座首任代表。

欣聞剛樞機繼去年于斌樞機之後,出現在中華民國的郵票上,真是喜出望外。雖然今年初即聞知可能發行剛公的郵票,但之前,就有人透過郵局准許發行個人郵票的機會,請郵局以剛樞機的肖像,印製了十大張十元的郵票。現得知郵局將正式發行剛樞機的紀念郵票,真像大夢初醒。關於剛公之傳略事蹟,恆毅月刊既然出專刊報導,在此就免敘了。

天主教在中國,一直是少數的族群,但屆至現在,已經有了五位天主教人士出現在郵票上,計有:徐光啟、利瑪竇、湯若望、于斌、剛恆毅,另外還有一枚孟高維諾總主教的無面值紀念信封一種。

除郵票外,郵局也印發有面值和無面值的信封、明信片、郵簡等。其中有的是紀念性的。孟高維諾的信封,即為無面值紀念信封。雖然郵局發行的一片一紙,都有人收集。但收集封、片的人究竟不多。因此,像孟高維諾的紀念信封,不但一般人不會注意,就連集郵的人也不會注意。我回國的第二年,正逢發行此信封,就買了數百枚,隨時也就用掉了,因為這樣可以介紹我國的第一位總主教。

由於集片、封、郵簡的人很少,所以,時過境遷,年代一久,若想找一枚,實如海底撈針。因此,老的片、封卻非常昂貴。孟氏的紀念封,誰知若干年後,教友和集郵的人增多,尋覓的人一多,可能就成了夢寐以求的搶手貨了。清朝時的片、封已成罕物,就是因為當時的人未曾留意,才奇貨可居。1982年大陸發行了一枚「納米比亞」紀念郵資信封,面值八分,代號為JF.1.(1─1)1982,現在郵商竟標價人民幣260元,合台幣1040元。為什麼呢?因為當時人們沒有注意,俟後以一系列的發行下去,這不起眼的信封,竟成了龍頭。

利瑪竇也許教友們常聽說,至於徐光啟、湯若望都是明朝時代的人,一般人都弄不清他們是誰。剛恆毅樞機和于斌樞機,知之者尚多,但仍需介紹。至於田樞機和雷鳴遠神父,雖然郵局沒有正式紀念他們,但有人給他們出了「個人」郵票。想以後為文,一一略微介紹,至少使教友門對他們不感太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