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與輔導

夏金波

台北總教區今年九月十日的神職月退省中,筆者應邀作「生命教育與輔導」的講話。輔仁中學洪山川校長贈送「天主的手」聖像助陣,使講話成了多媒體活動,特此向洪神父致謝。

生命教育

我人一投入母胎內,便遵循生物成長的公律,踏上生命發育成長的旅程。等到呱呱墮地和受洗之後,嬰兒運用本性和超性的種種能力,朝著身心靈多方面繼續不斷地發展,以至長大成人,人格成熟,靈修成聖。

再來是,對生命教育的釋義。教育一字,英文education,來自拉丁文動詞educere,有「抽、拔、引出」諸意義。我們可據以說明,教育是誘導人去發動本性的和超性的各種能力,在德、智、體、群、美、聖之領域裡去發展,活出生命的意義,完成人生的使命,達到人生的目標。

生命教育的途徑

一、既然我人的生命,由同一天性的父母的生命傳遞而來,讓生命彼此培育生命,是最好不過的了。因此,身教和言教,是一體的兩面,相輔相成。

二、體認天主從無始之始就愛我,要我分享祂的美善而造我,又遣發聖子耶穌犧牲生命而救我贖我,將來還要賜我和祂永遠在天堂享福。請參閱「天主的手」一文內的聖經章節(源自聖經辭典256號),以激發自己熱愛生命,並幫助他人熱愛生命。

三、瞻仰並效法教內教外熱愛生命的勇者。古聖若伯受苦遭難百折不撓,把自己託付給天主;一條腿的劉建仁神父,在台北榮總,從事職能輔導將近五十年;天生患有進行性肌肉萎縮症的朱仲祥先生,透過「個案關懷」協助殘障朋友;美東一小鎮有位媽媽生了一個沒有雙手雙腿的兒子,身體像個肉球。婦產科醫生建議放棄這個孩子,但身為基督徒的母親卻說:「上帝既然給了我這個孩子,我就要把他養下來,因為顯然祂有責任讓我承擔。」三十年後,那位婦產科醫生的女兒,得了免疫型的病,四處都找不到治療的方法,坐困愁城。後來有人介紹一位發明治療該症的專家,果然妙手回春,讓愛女保住了性命。最讓人訝異的事,這位起死回生的專家醫生,沒有雙手和雙腳,居然就是那個三十年前「身體像個肉球」的嬰兒!老醫生這才相信,任何生命,都有他存在的價值。那個沒有手腳的孩子存在的意義是,救了許多不治之症的病患∼也包括自己的愛女(中國時報)。

生命的輔導

輔導是協助教育達到目的的幫手。如果一所學校實行全人教育,那麼輔導工作的範疇,廣及德、智、體、群、美、聖六個領域。在第一節內,我們曾肯定生命的範圍,涉及整個生命的面向,才能達到身心靈全人的成熟。因此,把生命輔導說成全人輔導,是順理成章的事。

在生命教育工作的脈絡裡,生命輔導實際上,在牧靈、社工和學校的場合下,顧名思義,直接指當事人有關生命的困擾問題。他們的問題,重則是指殘害生命,如企圖自殺或謀殺他人,輕則是指惡質化生命,如個人吸毒或打傷他人。

生命輔導的歷程和一般的輔導雷同。一、了解案主困擾問題的成因;二、案主對問題的感受(態度);三、舉一二值得案主借鏡的生命鬥士,例如朱仲祥先生,講述他生命的坎坷遭遇,以及他從親身經驗的心路歷程中,枚舉數則他的感悟,供他參考;四、幫助案主訂出重生的對策;五、後續輔導。

結語

聖若望福音記載:耶穌在善牧比喻中,自己喻為善牧,把眾人喻為羊隻。祂語重心長地宣告:「我來卻是為叫他們(羊群)獲得生命,且獲得豐富的生命。」我們的善牧為了照顧羊群,捨掉自己的生命,亦即,祂心甘情願地替我人贖罪,在十字架上犧牲性命,做了贖罪血祭。(參閱若十1-8)

我們自慶自幸,有耶穌善牧做我們生命教、輔工作者的大師,讓我們亦步亦趨,以耶穌善牧的心腸,對待我們受教、受輔的羊群罷!